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奶爸学园 > 章节目录 328、丁警官成了?(1/2)
    张叹从苏澜手里接过奖杯,面向台下合了影,一同下台。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苏澜今天穿了高跟,下台阶的时候,张叹伸手扶着她下来的,现场立刻有屌丝发出羡慕嫉妒恨的喧哗声。

    回到座位上,小白稀奇地盯着张叹手里的奖杯瞧:“一个杯杯哩。”

    张叹这才有空仔细打量这个小杯子,竟然不是金的!只是表面镀了金粉而已。

    他见小白挺好奇的,递给她:“你要看吗?给你。”

    白建平紧张地说:“别摔了。”

    “这是我的强项噻。”

    小白回了一句,让舅舅把心放回肚子里,伸出双手,忽然又缩回去,撸了撸袖子,露出白嫩嫩的小胳膊,笑嘻嘻地双手接过奖杯,小心翼翼地捧着,跟捧着个宝宝似的。宝宝可以使劲亲亲,而奖杯则是这里摸摸那里摸摸,当被白建平催促还回来时,发现手上沾了不少金粉。

    “爪子回事嘛?我霉起锅巴灰哟。”小朋友嘀嘀咕咕,自己从包包里找纸擦手。

    晚会依旧继续,奖项一个个颁发,最佳电视剧被《女人三十》拿下,最佳导演被张同顺拿下。

    张叹感觉怪怪的,这两个奖项好像是自家关起门来,大猫小猫三两只完的过家家。

    不是说《女人三十》质量不行,也不是质疑张同顺的导演功力,而是参评的作品是不是少了点?过去一年,制片厂影视部门制作了多少部作品?张叹没有数过,但肯定不会超过10部吧。

    影视部门本来实力就不怎么行,去年除了《女人三十》,能拿出手的作品屈指可数。

    所以最终《女人三十》和张同顺获奖,完全在众人的意料中,属于有喜无惊。

    晚会顺利落幕,张叹在众人的祝贺声中离开。

    现在是晚上九点半,他想和苏澜独处,但是苏澜和陈飞雅在一起呢。

    张叹发现陈飞雅怎么这么多话呢,说个没完,唠唠叨叨。

    他的表情出卖了内心,苏澜没忍住窃笑。

    张叹再着急也没用,人家陈飞雅就是不放苏澜走,她已经在计划和苏澜怎么度过今晚。

    张叹无奈,只能先行离开,好在苏澜明天傍晚才走,还有一天时间留给他们。

    制片厂外,白建平带着小白已经先走了。

    小白挎着她的黄色包包,跟在白建平脚边,小小只,总让白建平不放心,担心一个不留神,小人儿就不见了。

    他拿出老马给的一截红绳,要给小白系上。

    小白怒道铲铲,把他打跑了。

    白建平不是马兰花,没有那么强势,见小白如此抵触,便收起了红绳。

    “那让我牵着你的爪爪噻。”

    “哼~~”小白傲娇不已,把小手背着身后,不搭理他,小碎步走在他前头,忽然想起自己的爪爪有点危险,连忙改为放在身前,问:“啷个不等张老板咧?”

    “人家有女朋友,我们不要当灯泡。”白建平说,“让我牵着你的爪爪好不好?不然就系绳子。”

    “我不!我是女娃娃,你是男娃娃,我们不一样噻。”

    “锤子,我是你舅舅,你个小毛孩纸。”

    小白低头打量自己的小白鞋,嚯嚯笑道:“我的孩子好乖嗷。”

    “憨憨儿。”白建平嘀咕一声,把小白看得紧,好说歹说,最终也没能牵到她的爪爪,只牵到了她的包包。

    步行街上很热闹,虽然天气冷,但是大都市里从来不缺摩登男女。

    白建平见街边各种特色小店鳞次栉比,不少少男少女排队购买,空气中飘香,问东张西望的小白:“你饿不咯?”

    “我不饿,但是我想吃吃。”

    “那你想吃啥子嘛。”

    “我想吃……勒个~~”小白指向卖奶油泡芙的小店。

    “那给你买点。”

    “舅舅你好好嗷,我好喜欢你噻。”

    “你不唆话我心情会更好点。”

    “爪子咧?我在夸你咧。”

    “你连爪爪都不让我牵,还说好喜欢我,你才5岁啷个就会说谎咧?”

    “……我还是个娃娃,我不晓得这么多嘛。”

    这时候,张叹的电话打过来,询问他们在哪里,如果没走的话,一起坐车回去吧。

    小白蛮懂似的,立刻说:“张老板的女胖友把他赶走唠,张老板好阔怜嗷,我们请他吃手榴弹~~”

    “锤子手榴弹!这是奶油泡芙。”

    “电视里的手榴弹就是勒个样子嘛。”

    “你一个娃娃整天想啥子嘛。”

    “我在长大嘛。”

    ……

    另一边,张叹走后,苏澜也彻底收起了小心思,一心一意陪陈飞雅。

    “刚才给你拍了张照片,发你。”陈飞雅说。

    苏澜打开手机一看,照片上两个人,她和张叹。

    陈飞雅忽然冒出一句:“你们俩站在一起挺般配的。”

    苏澜吓一跳,心里突突的跳。

    她和张叹的关系保持的很隐秘,她这边,除了杨珠知道,没有另外的知道。她不相信陈飞雅知道,最多是猜测。

    “呵呵,他是挺帅的,但人家可是海王呢。”

    陈飞雅盯着她看了看,没察觉到异样,笑着接话道:“海王是海王,但现在似乎变好了。”

    苏澜笑而不语,没有接话。

    陈飞雅又问:“明天你什么时候回北平?我们一起吧,路上有个伴。”

    苏澜没有回答,而是先反问:“你什么时候回去?”

    “不是上午就走吗?”

    “我订了晚上的机票。”

    “啊?走的这么急?凌晨的?要不我和你一起吧。”

    “不是,我是明天晚上的机票,不是今晚的。”

    “你还有事?”

    “确实还有事。”

    “什么事啊?要不然我等你?”

    “别别别,你现在是大忙人,我可不敢耽误你宝贵的时间。”

    ——

    张叹载着小白和白建平回到家。

    都已经快十点了,小白还坚持要来小红马,说她要和瓜娃子们吹垮垮,分享“手榴弹”。

    他把车直接开到小红马,停在门口,放下小白和白建平,然后才停挥停车场。

    等他重新回到小红马时,恰好看到丁佳敏带着小米离开,两人有说有笑,尤其是丁佳敏,平日里比较少见她笑的这么灿烂。

    可能是职业的关系,丁佳敏平时笑容不多,但不是严肃的那种。她表情淡淡,既不显得亲近,也不会让人觉得疏远。

    但这一刻,张叹还隔着一段距离,就听到了她的笑声传来,可真稀奇。

    小米似乎也受到了感染,也响起了稚嫩的笑声。

    见到张叹迎面走来,丁佳敏呆了一下,立刻收起了脸上的笑容,表情又淡淡的,挂起职业微笑,朝他打招呼:“张老板,这么晚才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