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奶爸学园 > 章节目录 335、曾经的家
    张叹从三楼上到四楼,转过楼道的弯,看到一个小姑娘趴在过道边,露出半个小脑袋打量他,乌溜溜的大眼睛瞪着,满是警惕。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小姑娘看到真有人上来,先是操着川普问道:“你是哪个嘛?”

    忽然瞪大眼睛,惊疑了一声,蹦跶出来,大笑道:“啷个张老板你来了咧?”

    她回头朝走廊里喊道:“瓜娃子们,不要怕噻,是张老板来唠,嚯嚯嚯~~”

    一阵脚步声哒哒哒响起,接着出现两个手牵手相互给予安全感的小朋友,一个是小米,一个是喜儿。

    喜儿hiahia笑着问张老板怎么来了呢。

    张叹见三个都在,一个不少,大大的松了口气,说:“还问我怎么来了,我问你们,你们是怎么到这里来的?”

    小白和小米对视一眼,没说话,喜儿则迫不及待地说是小米要来找妈妈。

    “找到了吗?”

    小米失望地摇头。

    张叹拿出手机,给白建平打电话,又给谭锦儿、丁佳敏、辛晓光他们打电话,告知人已经找到了,让他们到小红马学园汇合,他马上把人带过去。

    打完电话,张叹把三个小豆丁带走,并询问她们找妈妈怎么找到这里来了,妈妈不可能在这里吧。

    小白说,喜儿口渴啦,她们来家里找水喝,但是到了后发现打不开门。

    张叹看了一眼喜儿,小家伙笑呵呵的,时不时舔一下嘴唇。

    他到巷子里的便利店,买了三瓶小熊饮料给她们。

    喜儿是真渴了,张叹刚递给她,她就迫不及待地双手捧着,谢谢都来不及说,咕噜咕噜猛喝,快把一瓶小熊喝光了。

    见张叹看着她,喜儿hiahiahia笑道:“我好渴吖,小熊真好喝,我好喜欢喝小熊,但是喜儿没有钱买小熊。”

    张叹摸摸她的小脑袋,问:“这下不怕尿床了?”

    “hiahiahiahia~~~”喜儿大笑,一点不觉得尴尬,只觉得张老板好逗哦。

    张叹带她们回到小红马。

    小红马学园门口站着一群人,老远见到张叹带着小朋友过来,立刻有人跑了出来。

    “姐姐~~~”

    喜儿看到谭锦儿,蹦跶着跑过去。

    小米见到丁佳敏,低着头,犯了错似的。

    小白则站在张叹脚边镇定自若,见到白建平出现,还惊讶地问他爪子来唠。

    白建平冷冷地说:“晚点我再把你的屁屁儿打开花。”

    小白惊讶地说:“舅舅你啷个学舅妈唆话咧。”

    “我要把你的屁屁儿打开花。”白建平强调,有点像你不要过来哈,我会还手的。

    “住啥子嘛?我只是个娃娃,为爪子打娃娃嘛,张老板你看,我舅舅是个屁儿黑咧。”

    白建平:“……”

    小朋友找到了,大家都散了,只留下大人和三个小豆丁。

    因为时间已经不早了,都12点多了,张叹便提议大家一起吃了午饭再走。

    地点就在黄家村里,选了一家小餐馆,是张叹来过好几次的“心福口福”餐馆,这里的水煮糖心蛋很不错,当然,其他菜也很不错。

    三个小朋友饿了。往常幼儿园11点半就开始吃午饭,今天比往常晚了一个多小时。

    等她们三个先垫了肚子后,众人才开始慢慢询问她们为什么要溜出来,溜出来干嘛。

    小白和小米一开始还有些犹豫,考虑要不要说,怎么说,说多少。

    但是她们很快发现想这些没用,因为身边有喜儿呢!

    喜儿是有问必答,全部如实招来,原原本本,事无巨细,听的小白和小米目瞪口呆。

    喜儿这种态度,要是放在别人身上,就是识时务,“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完美正面代表。

    但她是喜儿啊。

    她甚至不觉得她有做错什么,更别提什么坦白从宽了。

    反而她很自豪呢。

    今天,她陪小米来探险找妈妈,她是在做好事吖,难道不要夸夸她吗。

    众人被她搞的有些无语,瓜娃子太天真了吧,像个憨憨儿。

    小白和喜儿都需要好好教育一番,不管如何,偷偷溜出幼儿园都是不对的。

    真正麻烦的是小米。

    这个小朋友自从见到丁佳敏后就低着头,沉默寡言。

    吃完午饭,丁佳敏和她独处谈心。

    张叹则和白建平、谭锦儿,带着小白和喜儿在店外的巷子里晒太阳。

    小白和白建平在拌嘴,谭锦儿在频频看时间,张叹猜测她可能要赶时间去酒店上班,便帮忙照看喜儿,等会儿一并送去幼儿园。

    谭锦儿感谢他,临走前再次叮嘱喜儿要听话,不能逃跑。

    没多久,丁佳敏和小米出来了,两个人都红着眼睛。

    丁佳敏已经知道小米的心事,她想找妈妈,但又不是真的找妈妈,毕竟她的妈妈不知所踪,别说她,她们警察花了那么多时间都没找到,仿佛石沉大海。

    小米是想找到她和妈妈曾经住的地方,那地方就在黄家村,只是小米不记得在哪个位置了,她忘了,同时快要忘了的,还有妈妈的样子。

    她不是要找回妈妈,而是要找回妈妈的样子,她不想忘了妈妈的样子,她很怕忘了。

    小白没有妈妈,但是起码知道妈妈长什么样,而她,快连妈妈的样子都忘了。

    她和她的妈妈曾经住在黄家村,但她不记得具体在哪里了。

    张叹沉吟片刻后说:“我有个办法,就是挺麻烦,一时半会找不到,估计要几天。”

    小米希冀地看着他,他继续说:“我们可以去找村高官,请他帮帮忙,把这个任务发布下去,村里的各个支队,各个小组都传达到,只要小米的妈妈曾经在这里租住过,那么肯定和房东接触了,会有记录留下来,应该能找到的,只是要花一些时间。”

    这是个迫不得已的办法,费时费力,还要欠人情,但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好办法呢?

    张叹见丁佳敏沉吟不语,让她宽心,说他认识村高官,这个小忙对方肯定乐意帮的。

    谁知丁佳敏摇了摇头说:“不用这么麻烦,我知道小米家在哪里。”

    几人惊讶不已。

    丁佳敏解释说:“找小米妈妈的时候我们调查过,所以知道她家的住址,不过……”

    她停顿了一下,似乎不想说下去,但面对小米希冀的眼神,还是说道:“那地方破败了,后来没住过人。”

    小米主动牵着她的手,虽然没说,但是眼神和表情已经出卖了她,她要去看看。不管怎么破败,那里是她曾经的家,她要去看看那个地方。

    丁佳敏带着大家七转八转,转的白建平都不认识路了,只有从小在这里长大的张叹知道,他们从黄家村的东面来到了南面,绕了大半圈。

    一行人最终停在一栋两层高的砖瓦房前,丁佳敏说二楼就是,但是建议小孩子不要上去,因为上面太脏了,也不安全。这栋楼几乎可以算是危楼。

    小白和喜儿留在楼下,由白建平照看,张叹和丁佳敏以及小米上去。

    楼道里发霉了,一股臭味扑鼻而来。浦江这段时间阴雨绵绵,这里没人住,发霉才正常。

    二楼有两间房,都是一室一厅,分布在楼梯口两侧,左边的这间就是小米曾经的家,右边的常年没人住。

    房间的门没有关,敞开着,里面霉迹斑斑,地上散落着各种垃圾,以及荒废许久的桌椅和席梦思。玻璃窗上的玻璃碎了,窗帘是一块黄色的有狗狗图案的旧布,松松垮垮地吊在窗户上,一头落在地上。在窗户边的墙角,有一只破烂的白色的小鞋子落在那里。

    张叹走了两步,感觉脚下踩到什么,抬脚一看,也是一只小鞋子,白色的,和墙角的那只是一对。

    小米挣脱丁佳敏的手,跑过去捡起来,捧在怀里,眼泪大颗大颗的往下掉。

    她想起来了,这是她曾经穿过的小鞋子。

    还有窗户上的那块狗狗窗帘,她也想起来了。那是她和妈妈一起在街上买的,是她挑的,因为她好喜欢狗狗。

    她终于对这里有了印象,曾经的那些画面逐渐浮现脑海。以前她和妈妈就是住在这里,只是那时候比现在好看多了。那时候,这里是她的乐园和港湾。

    眼前破败的一幕,看的小米放声大哭。

    在她短短的人生中,时间第一次以这样一种残忍的方式展现在她面前,并非只有人到晚年才能发出“物是人非”的感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