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奶爸学园 > 章节目录 345、谭锦儿的日常(2/2)
    小孩子们蹬着溜溜车,欢声笑语在前面蹦跶,张叹等人骑着自行车跟在身后不远处,一边闲聊一边关注她们,同时还有江滨看着呢,这让众人放心不少。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江滨给人感觉很踏实。

    小娃娃们兴奋地蹬了一阵溜溜车,第一波兴奋劲过去后,速度慢下来,开始边蹬车边聊天。

    榴榴这个小喇叭开播了,蹬着溜溜车和江滨齐头并进,歪着脑袋问他:“滨滨,你长大了愿意和小英子结婚吗?”

    喜儿就在她身边,离的最近,闻言瞪大眼睛,震惊不已,看看榴榴,又看看江滨,一脸的难以相信。

    她虽然是个小傻瓜,但是结婚还是有所了解的。

    江滨无语,看了一眼前方的小白和小米,她们正在聊天,没注意这边的对话,这让他放心不少,对榴榴说:“说了不要叫我彬彬。”

    榴榴继续说:“滨滨哥哥,你不喜欢小英子吗?”

    喜儿插嘴:“我好喜欢小英子,hiahia~”

    “我又没问你。”

    “我喜欢小英子吖。”

    “没问你。”

    “小英子那么可爱。”

    “喜儿你不要说话,滨滨哥哥你不喜欢小英子吗?哈,我要告诉她。”

    江滨连忙说:“喜欢喜欢,她那么可爱。”

    榴榴立刻哈哈大笑说小英子不喜欢他,小英子不打算和他结婚。

    同样的问题她昨天问过小英子。

    江滨无语,这个小豆丁故意给他挖坑。

    还是喜儿给江滨解围,说她很喜欢江滨哥哥。

    “那你长大了和滨滨哥哥结婚叭。”榴榴说。

    喜儿皱着眉头,很认真地想,好一会儿才摇头说不行,因为她只能跟家里人结婚,爸爸和妈妈结婚,哥哥和姐姐结婚,奶奶和爷爷结婚。

    榴榴听了,竟然觉得很有道理,就这么放过了喜儿,连带着也放过了江滨。

    就这么放过了。

    放过了。

    一起欢快地追上小白和小米,对江滨不感兴趣了。因为如果是爸爸只能和妈妈结婚,那么江滨和小英子就没有可能,没有可能那还说个啥鸭!

    江滨由此断定,这俩都是小白说的憨憨儿? 宝里宝气。

    欢乐的时光总是过的很快? 眨眼到了中午,一行人离开森林公园? 到附近的餐馆吃了午饭? 各自离开。

    小白跟着张叹回小红马,喜儿跟屁虫似的跟着她? 要一起去小红马玩,她姐姐要回酒店上班? 没法照顾她。

    “那喜儿跟我们走吧? 好不好?”张叹问。

    喜儿眨着大眼睛,昂着小脑袋对他脆声说:“好,谢谢张老板。”

    张叹笑道:“不用谢,能和你一起玩我也很开心。”

    “hiahiahia~”

    小白问小米:“小米咧?我们一起去小红马玩叭。”

    小米为难地看向丁佳敏? 她今天和小敏姐姐约了一起去执勤呢? 她是小敏姐姐的小帮手。

    小白有点失望小米离开,但旋即被喜儿这个小盆友抱住了,hiahia笑着说小白还有她吖,她是个好娃娃,很会陪小盆友玩的。

    榴榴倒是很想来? 但是被她爸爸妈妈带走了。她不仅白天来不了小红马,晚上也来不了? 明天也是,要直到她爸爸走了才行。

    榴榴失望地大喊:“为森么鸭?介是为森么鸭?我为森么有个爸爸鸭~~~~我要喜儿? 我要小白,我要小米? 我要瓜娃子? 我要滨滨……”

    她被她爸爸抱着渐行渐远? 嚷嚷声也渐渐消失在耳边。

    现在只剩下江滨了。江滨弱弱地问张老板,他能不能也去小红马,他保证自己一定不会给张老板添麻烦,他会老老实实坐在教室里看绘本,他还可以照顾小白和喜儿。

    他爸爸在上班,他无处可去。

    小白立刻帮江滨说话,说江滨哥哥可以给她读绘本,还悄悄拍了拍喜儿,喜儿立刻跟风:“读绘本,嗯,读绘本,吃月亮的妈妈。”

    小白纠正她:“是吃月亮的小兔叽。”

    喜儿乐呵呵地笑道:“hiahiahiahia~~我想到妈妈了呢,hiahia~~”

    张叹看出了江滨的忐忑,笑着说:“当然没问题,我正愁不知道怎么照顾喜儿和小白呢,你来了真好。”

    江滨忐忑的心终于放松了,灿烂地笑起来。

    谭锦儿匆匆赶回酒店,几乎是踩着点到,前台的小颜小声急促地说:“刚刚部长来了一趟没看到你,你快点换好衣服,我估计她很快又会来查你的岗。”

    “啊,好。”

    谭锦儿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了这位新来的部长,总是找她的各种茬。她到更衣室换了工作服出来,抬头一看,吓一跳,部长就站在前台前,正面无表情地看着她。

    “部长您好。”

    谭锦儿微微鞠躬,站在工作岗位上,低头工作,好一会儿部长没有说话,要不是能感受到压迫感,她肯定以为部长已经走了。

    “算你走运,踩着秒针来。”部长说道,不待她回答,踩着高跟鞋走了。

    小颜深深地舒了口气:“紧张的我手心都冒汗了,锦儿你是不是得罪了部长?她怎么和你杠上了?”

    谭锦儿吐出一口闷气,“我也不知道啊,应该没有吧,我以前没见过她。”

    小颜转而问道:“我干妹妹今天玩的开心吗?”

    说到喜儿,谭锦儿情不自禁露出笑容:“开心极了,就属她笑的最多最大声,小肚子都笑疼了。”

    仿佛耳边还在响着喜儿的hiahia笑声,今天就没停过。

    “张老板也去了吧?”小颜又问。

    “去了,是他组织的。”

    “他真好。”

    “嗯?”

    “又帅又有爱心。”

    “你别犯花痴,人家有女朋友的。”

    “唉~~~”

    两人没时间聊天,现在是中午1点多快2点了,客人退房的特别多。

    刚好有一位客人要退房,退房前需要在押金单上签字核对,然后退还押金。

    谭锦儿正在帮着办理,她找出那张押金单,呆了呆,转头瞥了一眼小颜,但小颜也正忙着。

    “有问题吗?”客人问道。

    谭锦儿微笑道:“没有。这是您的押金单,请核对并在上面签字。”

    “嗯。”

    对方接过押金单,忽然一脸懵逼,抬头看向谭锦儿,谭锦儿极力保持微笑,不让自己变成哈哈大笑,但她快要忍不住了。

    “这是我的吗?”对方懵圈地问道。

    “是您的,您看字迹。”

    对方又问:“那是要写我的名字对吧?”

    谭锦儿忍着笑说:“麻烦您签下押金单上一样的名字。”

    客人绷着脸,快速签好字,拖着行李箱逃也似的走了。

    “怎么回事?”

    小颜凑上来打量押金单,只见押金单上写着“王八蛋”三个字。她躲在柜台后捂嘴窃笑,小声说:“我想起来了,这位是我昨天办理入住的,当时他喝醉了,好重的酒味,是我喊小李把他搀扶到酒店房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