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奶爸学园 > 章节目录 347、报警(2/2)
    小红马学园,二楼寝室。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灯光暗淡,只有地灯和起夜灯淡淡地亮着,方便小老师们照顾小朋友们休息。

    寝室里经过了一阵热闹的喧嚣后,渐渐安静下来,在小老师们的强力镇压下,瓜娃子一个个开始入睡。

    罗子康又是第一个睡着的。

    因为他那轻轻的呼噜声准时响了起来。

    黑暗中,一个小奶音响起:“小柳老师,小满老师,罗子康在打呼~~~~”

    是榴榴。

    她一说话,寝室里不同的方位接二连三响起声音。

    “罗子康像我的爸爸会打呼。”

    “他为什么会打呼。”

    “好奇怪吖~”

    “会打呼诶,我爸爸也会。”

    “呼呼噜噜噜噜噜~~~~”

    小柳老师走到榴榴床边,让她不要学罗子康打呼噜。

    榴榴睁着大眼睛说:“我才没有学罗子康,我学的是我的爸爸。”

    “你不是说你没有爸爸吗?”

    榴榴想了想,乖乖地说有,因为她爸爸打了她。

    小柳老师忍着笑让她别说话了,也别学爸爸打呼噜,接着一一点名其他说话的小朋友。

    “喜儿你有话要说?”

    小柳老师问道,喜儿一直高高地举起小手,这是要发言的征兆啊。

    “小柳老师,罗子康是不是在做噩梦?”喜儿认真地问。

    小柳老师:“没有吧,你怎么会怎么想呢?”

    喜儿说:“呼噜噜是小猪呢。”

    她说,罗子康打呼噜像小猪,是不是他在梦里变成了小猪,他现在肯定很害怕。她们要保护他。

    小柳老师没空跟她扯七扯八,告诉她罗子康等会儿醒来一定不会变成小猪,请她放心,然后要求立即马上闭上眼睛,快点睡觉。

    喜儿闭上眼睛,忽然又问:“为什么森林里的巫婆要捉走小公主?”

    她话音一落,寝室里立刻响起尖叫声。

    小柳老师赶紧让她不要问了,也不要说话了,大晚上的为什么要讲吓怕的故事。

    这个故事是今晚程程讲给大家听的,吓到了好一片小朋友,比如榴榴,平时皮得很,此刻却很老实,整个人钻进了被窝里,藏的严严实实,这样森林里的巫婆就不会来捉她了。

    只有喜儿不怕。

    喜儿刚想hiahia笑,忽然见到小床边站着严肃的小柳老师,立刻捂住小嘴巴,嗖的一下? 也钻进了被窝里? 睡告告。

    晚上11点多,谭锦儿把喜儿接走。

    小豆丁睡眼惺忪? 被姐姐抱在怀里带走,舒服地挤了挤,继续眯着眼睛睡觉。

    等到家时? 她又不想睡了? 精力爆棚,兴奋地给谭锦儿讲述今天小红马发生的有趣的事情,末了,再次发问? 森林里的巫婆为什么要捉走小公主。

    “???”谭锦儿没听明白,喜儿便把程程讲的故事? 磕磕绊绊地复述了一遍。

    如果说程程的故事时精装版的,那么喜儿的就是乞丐版? 故事的三要素都不全,好在谭锦儿习惯了? 她听懂了? 这么小的一群小豆丁? 竟然听惊悚故事,程程好大胆吖。

    喜儿问姐姐,为什么别的小朋友都害怕,她却不害怕。

    终于,她发现了自己的一个强项,那就是她不害怕恐怖故事,这可把小喜儿乐的,追着给姐姐讲吓人的故事,因为她发现了,姐姐很害怕。

    没错,谭锦儿害怕鬼故事,这似乎跟胆大胆小无关,她只要听到鬼故事,很快就会眼泪汪汪,代入感极强,共情能力极强。

    哪怕是一个很弱很弱的鬼故事,也能吓的她一惊一乍的。以前上学时,同桌的男同学发现了她的这个弱点,经常有事没事吓她。

    她真是讨厌死那个男同桌。

    后来,高三毕业时,她收到了同桌的一封信,才知道他是想吸引她,这是他喜欢她的一种方式。

    哎,男生真是难以理解的生物,喜欢一个人就要吓一个人吗?她当时看起来像是玩闹吗?她是真的很害怕嘛。

    现在,小喜儿也发现了她的这个弱点,嘻嘻哈哈追着她嗷呜嗷呜。

    谭锦儿虽然害怕鬼故事,但是“嗷呜”算什么?小老虎来了?还是什么小萌物来了?她不仅不害怕,她甚至想抓起来吃了。

    “好啦好啦,我们不玩了好不好?你不是想睡觉吗?你快去睡觉。”谭锦儿抱起脚边的小喜儿,把她放床上,让她钻到被子里去。冬春最冷的时候已经过去了,为了省电,家里已经不开空调。

    喜儿缠着姐姐要一起睡,但是谭锦儿还想看看书呢。年前她在书店买了一些辅导书,正在学习中,而且今天受了刺激,她迫切想要学习英语。

    虽然不学英语对她现在的工作不会有很大的影响,但学了对她的职业生涯肯定大有帮助。

    本站手机APP: 咪咪阅读

    她总不能一直做前台,她才19岁,未来可期。

    哪怕不为自己,也要为喜儿奋斗呀。

    喜儿听了姐姐的话,乖乖地钻进了被子了,表示自己睡,不打扰姐姐了。

    谭锦儿摸了摸她的小脑袋,俯身亲了亲额头,把房间里的灯关了,只留下一盏台灯,灯光调暗。

    为了不影响喜儿睡觉,她拿着书,到客厅里看书。

    夜里很静,现在已经将近11点半,她打算看半个小时,12点睡觉。

    十几分钟后,门外忽然响起一个男人的吼叫声,哐当砰的一声,有东西被砸在地上碎了一地的声音。

    谭锦儿被吓一跳,提心吊胆地看着大门。大门是防盗门,有些年代了,不过应该是安全的。

    她不放心,悄悄走过去,确认反锁了,刚松口气,忽然砰的一声,防盗门被砸了一下,把她吓的差点叫出来。

    “开门!!快开门——”门外响起暴躁的男人的声音。

    谭锦儿当然不可能开门,门被砸的砰砰响,她甚至不敢说话,退到一边,靠墙站着,提防着门外的醉汉。

    这栋楼里住户鱼龙混杂,她知道隔壁住着一个30岁左右的男人,经常喝醉,一喝就醉,然后撒酒疯,十分吓人,没少被楼里的住户投诉。

    门外安静了一阵,就当谭锦儿以为对方今晚撒完酒疯了,正准备去房间里看看喜儿,忽然防盗门又被砸响了,哐哐作响,让她担心门会被砸开。

    而且更吓人的是,门外的醉汉在喊她的名字,谭锦儿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