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奶爸学园 > 章节目录 350、美食最乡思(1/2)
    张叹今天上午在《隐秘的角落》剧组,剧组即将杀青,拍摄工作正在扫尾。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下午他再次约见孙怀伟,这回对方不是一个人来的,同行的还有一个年纪50多的男人,介绍说是一位知名编剧,孙怀伟还问张叹听过没听过,张叹只能笑着说幸会幸会,压根没听过。

    这位“知名”编剧全程拿腔作调,在张叹和孙怀伟讨论剧本时不断插话。若不是孙怀伟很虚心听取他的意见,张叹早怼过去了。

    他看出来了,孙怀伟今天请对方来,是来给他挑刺的。

    他预感项目要黄,果不其然,在孙怀伟再次提出要怎么改怎么改后,他爽快地收走了剧本,不谈了,到此结束。

    他说不谈了,孙怀伟反倒有些急了,先是说还可以再谈谈,见张叹态度坚决,就想把这个剧本买下来,出价五万块,并表示给王珍面子,可以再加1万。

    张叹又不缺这点钱,坚决拒绝,他熬夜写的故事,给小白当纸飞飞撕了也不让他改的面目全非。

    扫兴回到小红马,瞅了一眼教室,好几个小朋友围着程程在听故事,他悄悄上楼,听到头顶传来hiahiahia的大笑声,以及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抬头一看,只见台阶上坐着两个小朋友,一个正在啃鸡块吃,吃的满嘴流油,另一个笑的前俯后仰,脚丫子激动的在地上乱蹬。

    吃的满嘴流油的那个是沈榴榴小朋友,而笑的天崩地裂的那个,毫无疑问是喜儿小朋友。

    榴榴一边吃一边观察喜儿,等她笑的稍微停歇后,说道:“小蚂蚁躲在小草后面,伸出小脚小兔子经过问她在干嘛。小蚂蚁说,嘘,大象要来啦,我要绊它鸭的一跤……”

    “他鸭的?”

    “对,它鸭的。”

    “hiahiahia~~~喜儿听不懂。”

    “是在夸人呢。”

    “夸人的?”

    “是的呀,绊它鸭的一跤。”

    “hiahiahia~~~”

    喜儿再次被逗的笑的停不下来,榴榴趁机伸出小手,在喜儿捧着的食盒里捏了一片肉肉。

    这一幕恰好被喜儿看到? 榴榴呆了呆,强笑。

    “hiahia? 好吃吗?”喜儿问。

    榴榴点头说超级好吃? 喜儿让她多吃一点,她们要多吃饭才能快点长大吖。

    “咦,张老板来啦。”

    喜儿看到张叹来了? 抹了抹眼角笑出来的眼泪? 第一时间把捧着的食盒递给他? 说:“姐姐请你吃的,请你它鸭的吃的。”

    张叹:“……”

    榴榴站在一旁,吓一哆嗦,飞快地瞥了一眼张老板,不说话? 不吭声? 不敢? 怕怕? 赶紧跑。

    她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沿着墙壁打算悄悄离开。

    “榴榴你去哪里?”张叹喊住她。

    榴榴打算溜溜。

    “我小肚肚疼。”

    张叹看向喜儿? 意思是问她榴榴是不是在撒谎?刚刚和你坐一起吃东西的时候明明生龙活虎,鬼精鬼精。

    然而喜儿是个憨憨儿? 会错了意。她以为张老板是在问她是不是往菜里下了毒。

    “没有? 没有~~真的没有,我发四。”

    小喜儿把头摇的拨浪鼓似的,这是中了小白的毒,动不动就往下毒联想。

    旋即,小喜儿诚恳地承认,她流了口水,可能流到碗里了。

    “没事没事,这都不是事,我不是怀疑你。”张叹安慰道。

    喜儿一听,高兴了。榴榴一听,垮着脸,瞪着喜儿,为啥子不早说?!!!她吃的那么开心呢!

    张叹把两个小朋友带到家里,把食盒放餐桌上,再带榴榴去洗手,出来时,喜儿热情地招呼喊他们快点来吃姐姐做的菜吖,超级好吃。

    张叹和榴榴不约而同地对视一眼,极有默契地表示吃饱了,还是喊小白小米程程来吃吧。

    “我去喊。”榴榴很适合充当带路党,兴匆匆地跑去喊人。

    喜儿再三确认张老板真的吃饱了吗,得知真的吃饱了后,她也屁颠屁颠地准备跑去叫人。

    “你自己不吃点吗?你自己吃嘛。”张叹对她说,刚刚明明说自己流了口水,说明很馋嘛。

    “hiahia,叫小白来一起吃。”

    她一溜烟跑了出去,留下一串欢快的笑声。

    很快,喜儿和榴榴带着小朋友来了。

    小白来了,小米来了,程程低着头也来了,小英子也来了。

    “快来,快来嘛。”榴榴站在门口,朝外面招手。

    喊谁呢?张叹过去往外一看,看到犹豫不决的罗子康。

    榴榴飞快地回头瞄了他一眼,呵呵笑,张叹也呵呵笑,朝门外想撤的罗子康说:“来者是客,罗子康快来快来,喜儿的姐姐做了好多好吃的。”

    喜儿在餐厅大声嚷嚷都快来吃吖。

    榴榴也在门口大声邀请:“罗子康快来鸭,快来鸭,好吃的。”

    在两个屁儿黑的邀请下,罗子康终于来了。

    还好张叹买了足够多的小拖鞋,不然接待不了这么多小朋友。

    他邀请小朋友们都来到餐厅,把餐厅的灯都打开,仿若白昼,给小朋友一次性手套,戴上后都来尝尝小白姐姐做的美食。

    张叹本来不想吃的,但是锦儿做的菜看起来很有食欲。

    食盒里有两道菜,喜儿都端了出来。

    其中一道是薄薄的肉片,看起来像是牛肉。

    张叹捏了一片,灯光照耀下,薄薄的肉片几乎是透明的,色泽红亮、薄到透光、一抿酥香。

    这肉片还没吃,光这视觉就让人充满了食欲。

    张叹想到一道菜,灯影牛肉。

    这道菜应该就是灯影牛肉吧。

    他不禁赞叹谭锦儿的心灵手巧,这道菜要做好,不仅需要特别好的厨艺,而且刀工也相当的考究,不然切不出这么薄到透光的牛肉片。

    另一道菜是栗子鸡,喷香,小白最爱吃。

    只是吃着吃着,她忽然离开餐厅,一个人坐到客厅的小椅子里,双手托着腮帮子,看着地板发呆。

    “怎么了?不喜欢吃吗?”张叹悄声跟来,在她身边坐下,柔声问道。

    小白摇摇头,继续托腮发呆。

    “想奶奶了吗?”

    张叹猜中了,小白想奶奶了。

    过年的时候,她和奶奶以及墩子到家里的后山上捡栗子,回来奶奶给她们煮了糖栗子,还有一部分就是做了栗子鸡,喷香,比喜儿姐姐做的更香。

    中华的饮食不仅仅是饮食,更是满满的乡思。

    美食最乡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