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奶爸学园 > 章节目录 351、小白长大了(2/2)
    张叹和小白在客厅里聊天,榴榴慢吞吞的也来了,无精打采地瞥了他们一眼,爬上沙发,仰面躺着,把鼓鼓的小肚子朝天搁着。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她吃的太撑了,吃不下了。

    “也太好了叭~~”这个小家伙这时候还不忘夸奖。尽管知道菜里有喜儿流的口水,但还是忍不住,吃了还想吃,直到小肚子实在吃不下了,眼不见为净,来到客厅躺着,想想别的,转移注意力。

    小朋友们一起奋战,终于把两道菜都吃完了,张叹去收拾餐盒,见到喜儿正在舔手指头吃。

    “hiahiahia,吃完了呢。”喜儿喜滋滋地说。

    张叹收起餐盒,到厨房擦洗,同时夸奖喜儿:“你姐姐做的菜太好吃了,大家都好喜欢吃。”

    喜儿闻言,喜滋滋地跟在他身后,小尾巴似的跟到了厨房,巴拉巴拉当着张老板的面,把她姐姐狠狠地夸了一顿。

    但是,她说,以后没有这么好吃的了哦,因为这个菜她们家也很少吃吖。

    张叹闻言,当即发出邀请:“明天中午喊你姐姐来我家吃饭,我做好吃的给你们吃。”

    “张老板,喜儿能来吗?姐姐来了不带喜儿来,喜儿不会做饭吖,我会饿肚肚。”

    “你当然要来,一起来,小白也来。”

    “hiahia~~”喜儿热情地帮张叹邀请小朋友,说小米也来吧,榴榴也来吧,还有程程,还有小英子,还有罗子康,还有江滨哥哥……

    这个小豆丁想把小红马学园的小孩子都请来,真是会借花献佛。

    不过? 张叹知道? 喜儿并非是借花献佛,她是真的喜欢分享。

    小朋友们在家里坐了会儿? 看了会儿电视? 小英子招呼大家去楼下玩,把人都带走了。

    “小白你等一下。”

    张叹喊住落在最后的小白。

    “住啥子?”

    “你过来嘛。”

    张叹拿出一包小袜子给她? “穿上试试。”

    小白没有第一时间穿上,而是低头打量自己的小脚丫子? 没错? 她的脚丫子又从袜子里钻出来了。

    小朋友好动,脚指头老是把袜子戳穿,马兰花不在身边,白建平粗心大意? 根本不会照顾的这么细致。

    张叹给小白脱下脚上的破袜子? 看她穿上新的。

    “嚯嚯嚯~~我好乖嗷。”

    小白自得不已,夸自己可爱漂亮呢。(PS:川话里好乖就是好漂亮可爱的意思)

    “张老板,你啷个不唆话咧。”

    “我在想,天啊,怎么这么可爱。”

    “哈鹅鹅鹅哈~~~”

    “咦?”

    “啷个了啷个了?”

    “你的小拖鞋好像有点小了? 是不是?”

    小白打量她的小熊拖鞋,脚后跟出来了。

    “我的孩子小了呢? 这是啷个回事咧?”

    张叹呆了半晌才反应过来,孩子就是鞋子的意思。

    尽管以前听过很多遍? 但每次听到这种称呼,他都表示好难接受。

    “啷个回事咧张老板?”小白问。

    “因为你长大了呀? 你以前小? 脚也小? 穿小熊拖鞋正合适,但是你长大了,你脚脚也长大了,小拖鞋容不下了。”

    小白惊喜不已,再三询问自己是不是真的长大了,她怎么没发现呢。

    张叹以前也没发现,这不是看到小拖鞋才惊觉吗。

    小白当然会长大,但是以这种具象的方式展现出来,还是充满了惊喜,仿佛看到一朵小花在长大。

    有了小拖鞋的发现,很快,张叹又发现小白的衣服也有些小了。

    “难道你穿鞋子的时候,脚不疼吗?”张叹问小白。

    小白摇头。

    张叹不信,让她穿上试试。

    小拖鞋都小了,鞋子也应该小了才对,穿上肯定会磨脚。

    但是没有!小白的小鞋子穿着正合适。

    “爪子嘛,小白莫有长大吗?”小白失望不已。

    张叹想了想,知道了,因为马兰花给小白买鞋子时,总是会买大一码,这样小白就能多穿一阵子。

    小孩子长个子的时候,买衣服鞋子很快的,经常没穿多久又要全部换一套。

    晚上白建平来接小白时,张叹特地提醒他,白建平稀罕地低头打量小白,小白抬头挺胸,很了不起的样子。

    回家的路上,穿过幽幽亮着灯的小巷子,白建平在感叹小白长大了。

    “你啷个就长大了呢,小白你长的太快了吧。”

    “嚯嚯嚯,舅舅你爪子意思嘛,小白长大了你为爪子不高兴咧?”

    白建平笑而不语。他小时候的时候,也像小白这样,总希望自己快点长大,长大了希望能回到过去。

    成长就像一座围城,外面的人想进去,里面的人想出来,因为有一堵墙隔着,所以总以为对面更美好。

    回到家里,照顾小白洗了脸和脚,叮嘱她上床睡觉,白建平回到客厅,半躺在摇椅上,电视关了,他侧头看了看墙壁上的钟,已经快晚上11点,他给马兰花打了个电话。

    电话一接通,马兰花就问:“小白睡了吗?”

    “刚睡了。”白建平说,他有些无奈,老马每次和他打电话,第一句话从来和他无关,都是关于小白的。只有关心完小白后,才有心情和他聊两句。

    唉,白建平心里叹息,想他风一样的男子,如今成了奶爸,这是他最最不愿意做的事情。

    他生性乐观,向往自由自在,虽然生活不如意,但是贵在自得其乐。

    这点和马兰花相反,马兰花是有一颗操不完的心。

    如今,白建平自在不起来了,上班为的是工作,下班为的是小白,他已经很久没有躺在摇椅上舒服地看一晚电视了,煮花生也好久没吃到了。市面上有很多卖的,他买过,和老马做的差远了,吃了一回没兴趣光顾第二回。

    他也不敢喝酒了。按理说老马不在身边,他更可以自由自在想喝就喝,但每当他想喝时,就想到小白,想到万一他喝醉了,没有老马在,他把小白吓到了怎么办。

    每当想到这里,他就只能放弃,到城中村里买一点炒豆子,嚼着吃,抵挡那股强烈的饮酒欲望。

    这些,白建平从来没和谁说过,包括马兰花。

    他很配合地和马兰花聊了一阵小白,接着才说起小白之外的生活。

    剧组要杀青了……

    隔壁的邻居搬家了……

    房东今天来了,说房租要涨价,屁儿黑……

    楼下包子店的老板雇了一个小伙子当帮手……

    昨晚一只母猫在楼下巷子里叫了一晚上,听说生了崽,是五胞胎……

    浦江这几天天晴了,但是天气预报说接下来又有一个多礼拜的阴雨天气……

    被套和枕套听你的话昨天都洗了,晒了……

    电视台的那部抗日神剧结束了……

    外面的煮花生太难吃了……

    锤子!在楼下买的炒豆子吃到了沙子,差点把他的牙崩掉……

    ……

    都是一些鸡毛蒜皮的日常小事,但是白建平唠唠叨叨,说的特别投入。

    以前他常听老马讲这些,没少嫌弃她唠叨,但是现在,他变成了她曾经的样子。

    他自己没有意识到,他是在想把自己看到的、听到的、身边发生的每一件事,不论大小,都告诉老马。

    这一点,相濡以沫几十年的老夫老妻,和热恋中的年轻男女没有区别,因为感情是不分年龄和年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