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奶爸学园 > 章节目录 352、小香瓜程程(1/2)
    “小白长大了,袜子和衣服小了……”

    “啥子?”听到这里,马兰花终于打起了精神,关切地问道,“小白的衣服小了?”

    “小了嗷,是张老板发现的,鞋子刚好合适,你当初买大了一码嘛。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瓜娃子啷个样子了嘛,快给老子看看。”

    “看个锤子,她睡着了。”

    “喊她起来噻,这个年纪有几个睡得着嗷?”

    “我不去,我怕死得很。”

    “老白你好不得劲儿嗷。”

    “你唆啥子我都不去,这不是我的强项噻。”

    “锤子。”

    ……

    两人互怼了一阵,白建平挂电话,嘀嘀咕咕回房睡觉,黑暗中,小白已经睡着了,瓜娃子睡的喷香呢。

    白建平心想,他要是真听老马的话,喊小白起来给她看,他不得被小白记恨一个月?!

    他躺在床上,看着黑漆漆的天花板,平时一沾床就睡的他,竟然毫无睡意。

    黑暗中也不知道几点了,但肯定是后半夜,他在床上碾转反侧好久,想到明天还要上班,他不禁告诉自己快睡快睡,不然明天起不来。

    “不晓得小强怎么样了,小杨快生了吧……像小白就好了~”

    想着想着,白建平迷迷糊糊,终于睡了。

    两天过后,《隐秘的角落》终于正式杀青。

    白建平带上小白,再次参加了一场杀青宴。

    算来,他们已经参加了两次杀青宴了,人生海海,际遇真奇妙,几个月前他们一个在工地上搬砖? 一个被关在家里喂小猫小狗? 现在却成了一位燕燕,哦不对? 是两位? 家里的小朋友也是燕燕,而且腕儿大得很? 比他大。

    杀青宴上,张叹说他们俩能给剧组带来好运? 是吉祥物。当初《小戏骨》请了小白客串? 结果火了;后来小白又参加《女人三十》,《女人三十》也火了;现在参演《隐秘的角落》,想必也能大火。

    大家一开始不明所以,听了张叹的解释? 纷纷笑着附和? 并希望老白家的两位继续保有新剧。

    白建平谦虚不已,姿态摆的相当低,但是小白很爽快地答应了,并说这是她的强项,交给她就是了。

    白建平瞪着瓜娃子? 也太敢说了,拦都拦不住? 要是剧扑街,瓜娃子是不是也跟着扑街?

    吃了杀青宴? 小白兴匆匆地跟着张老板去了小红马。

    “瓜娃子?瓜娃子在吗?瓜娃子快粗来,给你们好吃的。”

    小白捧着从杀青宴上打包带来的美食? 一边跟着张叹入园? 一边嚷嚷叫。

    话音还没落下呢? 只见灯火通明的教室里,一个小身影飞了出来。

    “小白~~~我好想你鸭~~~~”

    因为《隐秘的角落》杀青了,白建平难得有了几天休息时间。

    自从年后进入剧组后,他几乎没有休息过。只要剧组不放假,他就不能放假。

    这一天,他没有到楼下买早餐,而是自己做了,招呼小白吃过后,送她去了幼儿园。

    目送小白进了幼儿园后,白建平转身离开,忽然身边响起一个可爱的小奶音。

    “小白的舅舅~hiahia~”

    白建平认出了这个小豆丁,是小红马的谭喜儿小朋友,一个特别爱笑的娃娃。

    他笑道:“你好啊喜儿小朋友。”

    “不好呢,爷爷。”

    “嗯,嗯???”

    叫我啥子?爷爷?锤子!

    谭喜儿小朋友的眼神和表情告诉他,她不是有意的,她是认真的,这更让他难过。

    “怎么了?”白建平鼻孔重重地呼了口气,问道。

    “喜儿摔了一跤呢,好疼吖。”喜儿举起小手,撸起小袖子,让白建平看看,最好吹一吹仙气。

    面对小朋友希冀的眼神,白建平给她吹了吹,竟然起到了奇效,谭喜儿小朋友hiahia大笑说不疼了好了,和他拜拜,蹦蹦跳跳进了幼儿园。

    谭锦儿和白建平告别,去酒店上班。

    白建平下意识地往附近的地铁站口走去,旋即想起今天不用去剧组,剧组的工作已经结束了。

    他今天有另外的任务,那就是给小白买衣服。

    小白上幼儿园没来,好在他聪明,带来了小白的旧衣服,比照着买就行,错不了。

    小孩子的衣服真多啊,他只进了一家店,就买全了,其他店不用去了,直接回家。

    在路上,他买了两瓶大熊酒和猪头肉,放了小白的衣服后,晃晃荡荡去附近不远处的工地,看望他的那帮老兄弟们。

    ——

    浦江被称为不夜城,不仅仅是指这里的夜生活丰富多彩,同时也指这里的商务区经常通宵达旦,深夜到CBD转一圈,灯火通明,这里的人似乎没有下班的概念。

    生活节奏太快,所有人都在拼。

    晚上十点多,加班的人不少开始陆陆续续回家,孟广新还在盯着电脑屏幕奋战代码。

    他身材发福,饮食不规律和作息不规律已经摧毁了他的身材,当年的小年轻如今不知不觉成了油腻中年男。因为长期盯着电脑屏幕,脸上容易出油,黑头斑斑,这让他几乎绝了女人缘。

    但他不在意,离婚后,他的生活重心和生命的意义,都在女儿身上。

    只要一想到乖巧可爱的程程,身心疲惫的他立刻又充满了斗志。

    “孟哥,走啦,好晚了,明天再来。”

    “孟哥,我走啦,拜拜。”

    “快11点了,撤了撤了。”

    ……

    身边的同事陆续离开,最后只剩下孟广新和另一位同事。

    电脑里的闹钟跳出来,提醒孟广新要去小红马接程程了。

    他长舒一口气,起身伸了一个懒腰,到卫生间洗了把脸,和另一位还在奋战的同事告了声别,乘坐电梯离开。

    马上就要岗位竞聘了,还要再加把劲才行,电梯里孟广新想着。

    一路上他想的依然是工作上的事,直到从西长大街拐进了黄家村,脑海里才被程程全部占据。

    程程在晚上11点准时醒了,从小床上坐起小身子,揉揉大眼睛,看向寝室门口,没过多久,门外走进来小柳老师。

    小柳老师径自走到她面前,见她已经醒了,闻着小香瓜的香味,笑着告诉她,她爸爸来接她了。

    程程轻轻嗯了一声,自己爬下小床。刚睡醒的她,声音软软的萌萌的,像只小奶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