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奶爸学园 > 章节目录 354、猜猜我有多爱你(1/2)
    一个人带着孩子生活在大城市不容易,孟广新不是不关注程程的心理健康,而是事情一多,工作一忙,很多事情就只能做到顾头不顾尾。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男人不比女人,女人心细,而男人比较粗线条,他们的想法简单直接,甚至粗暴,认为自己最要做的是在外努力拼搏挣钱养家,给家人良好的物质生活,而往往忽视了精神层面。

    所以城市里很多男女离婚,男的总是满腹委屈和怨言,认为自己辛辛苦苦不要命的努力,却换来的是家人的不理解。

    谁能说孟广新对程程不够爱呢,小豆丁简直是他的生命和奋斗的唯一动力。他这么辛苦努力,为的只是让程程过上更好的生活,一切的出发点都是好的。

    但是他也犯了许多挣钱养家的男人的错误,忽视了对程程的更细心的关心。

    和谢医生一通谈话下来,孟广新意识到了自己的失误,这个周末他抛下工作,一心一意陪伴程程。

    他明显感受到程程的笑容更多了。

    但是随着新一周工作开始,他又陷入了繁忙的事务中不得脱身,又渐渐重复老路。

    有一天,孟广新去幼儿园接程程放学时,班级的小老师告诉他,程程讲故事很厉害,正好班上准备举行一次讲故事比赛,想要邀请程程参加。

    孟广新心想这是好事,没问程程还就同意了。

    “程程,你爸爸对你很有信心,你可以的,加油哦。”小老师俯身对程程说。

    程程的小脸蛋绷的紧紧的,有些慌张。

    她胆子小,人一多,她就说不出话,结结巴巴,磕磕巴巴,说话都不顺溜,何况是讲故事。

    在小红马学园就是如此,只有在给小白、喜儿、榴榴几个熟悉的小朋友讲故事时,她才能如鱼得水,但是人一旦多,一旦有了别的比较陌生的小朋友加入,她就慌的不行。

    小老师之前问过她? 她摇头,弱弱地说自己怕怕,但是没想到爸爸帮她答应了。

    她沉默着跟随爸爸回到家? 匆匆吃了晚饭,又被爸爸送到了小红马? 全程爸爸都没有和她说起讲故事比赛的事情。

    但她一想到这个就心慌,特别需要爸爸的鼓励和帮助。

    她有自闭倾向? 不善于主动表达和倾吐? 而孟广新这阵子忙着竞聘的事,无暇对女儿照顾的细致入微。

    在巨大的焦躁不安中? 程程迎来了班级的讲故事比赛? 她被小老师邀请站到讲台上? 面对好多好多小朋友,她慌了,说不出话来。

    讲故事活灵活现的故事大王不见了,有的只是一个孤立无援的孟程程。

    她被摆在视线的焦点? 手足无措,一个字没讲。

    晚上来到小红马学园? 程程心事重重,到处找小白。

    小白是她最好的朋友,她有什么事都喜欢跟她讲。

    小白在和一群小朋友画画,很认真的样子。

    她站在小白身后? 小身子前倾,伸出小脑袋瞅了瞅,是一个长了翅膀的巴掌大的小精灵在月光下飞翔,还没有完全画好,但是小白画的真好。

    “嚯嚯嚯~~好看吗?”小白回头问程程。

    程程点点小脑袋:“好看,小白你真厉害。”

    “嚯嚯嚯嚯~~~”

    小白笑的像只偷吃了的小仓鼠,继续伏案画画。

    程程看了会儿,默默走了,一个人来到阅读区,转了一圈,寻找布偶娃娃,但是没有了,都被小朋友们抱走了。

    她便踮起小脚,从书架上拿了一本绘本,名字她看不懂,不认识,但是她依然宝贝似的,捧着来到角落里坐下,准备一个人看绘本。

    她的目光瞥到书架转角的地方有一个东西落在地上,哒哒哒跑过去捡起来,是一只衣服破了的长耳朵小兔子玩偶。

    小兔子玩偶不仅衣服破了,而且左边的耳朵也坏了,露出里面的PP棉。

    难怪被扔在地上没有小朋友要,原来是一只坏了的小兔子。

    程程心疼地把她抱在怀里,来到角落里坐下,细心地擦掉小兔子身上的灰尘。

    她甚至不忍心用手拍,怕拍疼了小兔子。

    她又整理她的破衣裳,打量她的破耳朵,轻轻抚摸,开动脑筋怎么帮助她,同时为她心疼的几乎要落泪。

    手里有了娃娃,就可以讲故事了,程程所在角落来,一个人对着一只破损的小兔子娃娃讲故事。

    白天吓得说不出一个字的孟程程,摇身一变,又成了故事大王。

    她是小白画中的月光下的小精灵,无人的时候,是她最灵动的时候。

    她要给怀里的小兔子讲点稀奇的,看着绘本,连猜带蒙,可巧了,这个绘本故事也是关于小兔子的,叫《猜猜我有多爱你》,讲的是小兔子和兔子妈妈的对话。

    讲着讲着,程程抱着小兔子玩偶开始默默流眼泪。她想妈妈了。

    越哭就越想妈妈,越想妈妈心里的委屈就越发的汹涌而出。

    想到白天的窘迫,想到想对爸爸说却没有说出来的话,想到很多很多……小小的心装不下太多,小小的心只装着爸爸和久违蒙面的妈妈,装着全世界所有的小动物,装着一箩筐的故事,装着一个小白。

    阅读区的角落里,孟程程小朋友小声啜泣着。

    白天她那么难堪,那么害怕,都没哭,但是现在,她一个人面对一个破损的娃娃和一本看不太懂的绘本,她却哭了。

    每个人天生自带坚强,外力不容易打破这层坚强,她们往往是从内部被攻破的。

    程程哭泣着,没有注意到有人在靠近,灯光下,这人的脑瓜子发光,是光头罗子康。

    罗子康发现了程程,奇怪地盯着她,没有停下脚步,高冷地走了。

    他不喜欢比他小的小女孩,因为他不喜欢家里那个比他小的,不是他妈妈生的却说是他妹妹的小女孩。

    他更加讨厌小白,而程程是小白那一边的,所以罗子康也不喜欢。

    尽管他发现程程在哭,但是他高傲地冷哼一声,不管不顾,径自走了,似乎很不屑小女孩哭哭唧唧。

    罗子康走了,没一会儿,他又恰好经过这里,嫌弃地扔了两张纸巾在程程面前,一句话没说,保持他那好笑的高傲,走了。

    哒哒哒~~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小白跑来了,东张西望寻找。

    “程程~~~~”

    小白看到角落里哭泣的程程,大喊了一声,跑过去,小大人似的搂着她的小肩膀。

    “程程你爪子了?莫哭莫哭嗷~”

    夏天炎热的时候,老人们说,只要对着远方吹口哨,风就会吹来。

    泪水也是如此,当有人对着它“吹口哨”时,它们便来得汹涌澎湃。

    面对小白的安慰,程程扑在小白怀里,两只小手紧紧抓住她的衣服,哭的小身子都在颤抖。

    小白慌慌张张,没见过这种阵仗。她想了想,才想到应该伸出手,抱住程程,像奶奶一样,轻轻拍打她的小肩膀,同时嘴里柔声哼唱:

    “斗虫虫,咬手手。蛾儿蛾儿,飞~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