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奶爸学园 > 章节目录 357、老鹰抓小鸡(2/2)
    《隐秘的角落》杀青后,花了一个礼拜的时间完成了全部剪辑。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电视剧剪辑是一向繁重的任务,一个礼拜的时间远远不够。《隐秘的角落》是边拍边剪,所以才能保证杀青后一周全部剪辑完。

    剪辑是按照张叹的意见,总共剪出了12集,每一集基本都有一个完整的剧情布置,往往是揭开了一个旧的悬念,结尾又铺下了新悬念,吊着观众的胃口。

    成片拷贝了三份,张叹、刘金路和制片人盛潇潇各一份,大家可以带回去审片。

    电视剧不同于电影,电影审片是主创人员齐聚一堂看一遍,电视剧不同,电视剧太长了,不可能一起审片,只能像张叹这样,拿走拷贝,在确定的时间内自己审片。

    张叹带了成片回去,白天宅在家里看了一天,没看完,晚上接着看,并喊来独立审片员——白椿花小朋友。

    椿花小朋友不知道啥子事呢。她正在和一群瓜娃子玩老鹰捉小鸡,她扮演老母鸡,老鹰是“凶恶”的榴榴。

    榴榴已经被她摆了好几道,身为一只“老鹰”,实在有失颜面,被一只老母鸡欺负来欺负去,欺负的没脾气。

    好在小白被张老板叫走了。

    小白一开始不想走,但是榴榴一个劲鼓动,说张老板是好老板,他一定是受了伤,被猎人伯伯打了一枪,快去救他的命鸭。

    她找到学园里医疗箱,从中找到了一个OK绷,塞给小白,让她快去帮帮张老板。

    小白拿着OK绷跑去救张老板的命,榴榴则看着小鸡仔们嚯嚯嚯大笑,率先扑向了没少嘲笑她的喜儿,引来一群惊声尖叫。

    张叹家里。

    “我没中枪,真的,不骗你~~”

    “哎呀这里哪来的猎人伯伯,没有的,榴榴骗你的。”

    “不信你等会儿自己去问榴榴。”

    ……

    尽管张叹不断申辩他没有被猎人伯伯打伤,但是依然倔强地把带来的OK绷贴在了他左手的大拇指上。

    “嚯嚯嚯~~”

    小白满意地帮他贴好,还拍了拍他? 安慰说:“张老板不要怕? 有小白噻,小白会保护你的? 嚯嚯嚯啊哈~~”

    张叹心里叹气? 这个瓜兮兮的瓜娃子。

    “想要你演的戏么?”他问。

    “啥子嘛?”

    “你演的戏,你不是演了戏吗?”

    小白快忘了? 想了想,才想起来? 是有这么一回事? 她是个燕燕呢。

    张叹让她坐沙发上,把投影打开,播放《隐秘的角落》第一集。

    “小熊饮料给你。”

    小白盯着小熊,但是摇头说不要。

    “怎么不要呢?你不是很喜欢喝吗?”

    “老子不好意思嘛。”

    “……”

    这话说的到底是嚣张呢? 还是真的不好意思?

    好在张叹想到川话里“老子”并不是他所理解的那种老子? 而是相当于“我”,稍微释怀。

    “别不好意思,这是感谢你的,你看完了电视剧,给我提点意见。”张叹说? 把小熊塞给小白。

    小白看着怀里的小熊饮料,爪子这样嘛? 老子都唆了不要不要。

    没一会儿,小白抱着小熊饮料? 咬着吸管,喝着小熊? 看着自己参演的电视剧? 美滋滋。

    当电视剧里出现小白自己时? 瓜娃子还不好意思呢。张叹称赞她演的好,小白难得没说这是她的强项,而是不怎么自信地询问是真的吗,不是拍她的马屁吧。

    哒哒哒~

    有人敲门。

    小白机灵地跑去开门。

    “hiahiahia~~”

    听到这笑声,张叹不看人都知道来人是喜儿。

    “瓜娃子住啥子?”小白拦在门口问。

    “小白快来救我吖,榴榴要吃了我呢,嘤嘤嘤,我好可怜吖。”

    “爪子咧?”

    “榴榴是老鹰,我是小鸡呢。”

    “程程咧?”

    “程程被吃啦。”

    “铲铲~~吃老子的程程,榴榴那个批娃儿,不经耍哟。”

    小白大怒,回头叮嘱张老板不要撕了手上的绷带,因为会死的,然后风风火火地跟着喜儿下楼教训沈榴榴那个屁儿黑。

    小白一走,张叹立刻把手上的OK绷撕了,贴在手上不舒服。

    他看了会儿电视,忽然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是逃难的榴榴来了。

    榴榴惨兮兮的,请求张老板收留她,让她躲一躲,它鸭的小白要把她这只大老鹰打扁了。

    “那你进来吧。”张叹看她可怜,堂堂一只老鹰,输的如此没有脾气,可怜啊,而且,这怎么说也是他和苏澜的小媒人,能帮一把帮一把。

    哎呀,帮不了,一把都帮不了。

    小白带人追杀过来了。

    张叹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看她们在眼前呼啸着来呼啸着去,左左右右、前前后后。

    可怜的榴榴,一个人被小白带着喜儿、小米和程程追杀。

    榴榴啊啊大叫,仿佛大老鹰在被拔毛。

    这是她的诀窍,和罗子康作斗争很管用。

    为了保命,罗子康只要碰了一下她,她就会啊啊惨叫,吸引小老师们的注意。

    此刻她走投无路,张老板是唯一的希望。

    “对不起鸭,对不起鸭张老板。”

    榴榴忽然扑向张叹,坦诚她说过很多他的坏话,现在她才发现张老板是个好人,她知道错了,请求张老板原谅她叭。

    张叹:“……”

    这是闹哪一出呢?是在演戏还是真的在忏悔?

    其实他早就知道沈榴榴这个小喇叭没少说他的好话,但也没少说他的坏话,这是个典型的瓜娃子、屁儿黑。

    很快,他知道榴榴是抱着什么目的了,这是把他当做挡箭牌呢。

    看在苏苏的份上,张叹决定伸以援手。

    “好啊,竟然是你这个小家伙,过来,好好跟我说说是怎么一回事。”

    张叹把榴榴带到身边,保护起来。

    榴榴躲在他身后,大眼睛溜溜转,进一步坦诚她干过的坏事。

    张叹这才知道,原来他家门上的那只小猪是眼前这个瓜娃子画的,他也知道了为什么有一天他家门口撒了一抔沙子,是她,是她,还是她!

    “hiahiahia,榴榴是个小坏蛋,她好坏吖~”喜儿听了说道。

    小白举起挖沙子用的铲子,指着躲在张叹身边的榴榴说:“那个批娃儿你粗来噻,我要把你埋唠~~~”

    小米没有吓唬榴榴。

    她只是用正义的眼神盯着她,不让她跑了。

    刚刚追的最紧的就是小米警官呢。

    至于程程,她一直在复述大家的话。

    喜儿说她好坏吖,她也说好坏吖。小白说我要把你埋唠,她也说把你埋唠。

    榴榴以为张老板会保护她,但是没有。

    张叹得知了那么多蹊跷的坏事都是榴榴干的后,把她推出去说:“别怕,小白不会打你的,她只是逗你玩的,别怕,去吧,身为一只老鹰,你要学会自我飞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