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奶爸学园 > 章节目录 364、放学路上(1/2)
    白建平接小白从幼儿园回家,天上在下小雨,他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撑在小白头顶,以防她淋湿了衣服感冒。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要我抱你走不?”白建平见路上有积水,问小白。

    “啥子?”小白诧异地停下脚步,昂着小脑袋问他。

    “我唆,要我抱你莫得?”

    “抱我?嚯嚯嚯~~舅舅你想得美嗷。”

    白建平嘀咕了一句瓜娃子,好心要抱她,竟然被无情嘲讽。

    “那你走快点噻。”

    忽然喜儿跑了出来,hiahiahia大笑着一个蹦跶,跳进了人行道上的水坑里,吧嗒吧嗒踩了好几脚。

    “hiahiahia,好好玩啊小白,我……”

    话没说完,衣领子被谭锦儿拉住了,把她捉了走,打横抱起来,夹在身侧,带走。经过小白时,谭锦儿特地说:“小白你别听喜儿的。”

    被打横夹着走的喜儿也说:“小白,你不要不听喜儿的,hiahiahia,好好玩哦。”

    小白目送喜儿被捉了走,看了一眼身后的舅舅,抬起小脚,在水坑里踩了好几脚,好好玩。

    “鹅鹅鹅哈哈~~”小白大笑,背着小书包往前冲,吧嗒一下,跳进了水坑里,积水四溅,兴奋不已。

    “小白,不能玩水。”

    “我莫有玩水水。”

    说完,小白又蹦跶起来,落下,水花四溅。

    “那你现在是在住啥子?!!!”

    “水水在玩我。”

    “爬开~~~”

    小白不为所动,继续站在水坑里踩水。她今天穿了一双黄色的小雨靴,不然白建平就没现在这么好说话了。

    “瓜娃子!”白建平见小白根本不搭理他,把他视若无睹,觉得不行,在小朋友面前毫无威严,学老马的腔腔调调? “再不听话我要你晓得我的手段。”

    小白终于有反应了? 看向他,问道:“爪子咧?要我的屁屁儿开花是不是嘛?”

    白建平想说的话被小白抢了? 没错? 他正想说这句,这是老马的撒手锏? 以前一说这话,基本就等于最后通牒? 小白深知其厉害性? 听到这句话就知道到了马兰花的底线,不能再下去了,不然屁屁儿真的开花。

    但是,现在似乎不管用。

    “晓得你还玩水水??”

    “嚯嚯嚯? 好好玩嗷。”

    吧嗒一下? 又跳了一个水坑。

    “你给我住手。”

    小白连忙把小手背着身后,乖乖地说:“我的手手莫要动噻。”

    白建平呆了呆,“不要跳水坑。”

    小白眼睛转啊转,决定不听舅舅的,因为……

    “哈哈哈鹅鹅鹅~~跳水坑坑好好玩嗷。”

    白建平见这个小家伙要脱缰了? 准备捉住她,揍她一顿。

    可是小白察觉到了危险? 哈哈大笑着跑掉了。小家伙特别的灵活,蛇形走位? 精力爆棚,愣是没被白建平追上。

    白建平追了一会儿? 不追了? 一方面自己累? 另一方面人行道上乱跑不安全,不好把小白追急了,可以变通一下,比如回到家,把她关起来揍,看她能翻出什么浪花,难不成还能变身,如果小白真能变身,那他就认了。

    放学路上,小白一路踩水坑,玩的停不下来。白建平已经完全放弃,不远不近地跟着。不是他不想过去抓,而是小家伙虽然乐在其中,但是总能第一时间发现他的靠近,然后一溜烟蹿远,拉开距离后,继续踩下一个水坑。

    就这么一路踩到了小红马学园门口,她被门卫老李喊住,说话过程中,被悄然摸过来的白建平抓住。

    这回没法踩水坑了,小白被牵着小手,看着一路的水坑遗憾不已。

    城中村里的小巷子水坑更多,不能踩真是浪费啊。

    白建平用外套给小白擦拭脸上和头发上的水珠。

    小白嚷嚷叫:“我的西瓜头头要乱唠,住啥子嘛。”

    “莫要动,莫要动!我给你擦头发,你头发都被淋湿了,你会生病的。”

    “我的西瓜头头不阔爱啦。”

    “哪个敢说你不阔爱嘛,我锤他。”

    “罗子康唆。”

    “好冷嗷,我们快点回家。”

    “舅舅~~”

    “啥子?”

    “今天幼儿园来了一个小盆友,他哭的好惨嗷。”

    “啊?为爪子咧?”

    “他不想上幼儿园,他躺在地上,拉着他的爷爷嗷嗷叫。”

    “哦?叫啥子咧?”

    小白是个燕燕,立刻发挥自己的强项,一把抱住白建平的大腿,把他吓一跳,嚷嚷道:“住啥子住啥子??抱我的腿住啥子??莫要咬嗷你。”

    小白抱着他的大腿安慰道:“舅舅你怕啥子嘛,我给你演噻。”

    白建平嘀咕几句,大意是把老子吓一跳,还以为你个小屁儿黑因为我抓了你你就要咬我呢。

    “在下雨嗷,请快点你的表演噻。”

    小白一秒入戏,直接开演:“嗷呜嗷呜呜呜呜呜~~~爷爷,爷爷你莫走噻,你莫走~~~求求你莫要丢下我嗷……爷爷,你可怜可怜我叭……我是个好娃娃,我只是不想上幼儿园嘛~~……”

    演的真好啊,白建平心中大赞,白天刚在工地上嘚瑟了一番,如今再看自家的小白,觉得这小家伙天生就是吃燕燕这碗饭的,演的活灵活现,但就是有一个问题,难道这个不想上幼儿园的小家伙也是川娃子?说的话也是一口川普。

    “啷个样嘛,舅舅,要得不?”

    演完了,小白希冀地询问。

    “要得要得,走,快点回家。”

    小白有点不满,感觉舅舅有些敷衍,要是张老板在这里,一定会大大的夸她一顿。

    回到小楼,昏暗的楼道里散发一股霉味,地面潮湿,小白跑在前头,摔了一跤。

    白建平把她捡起来,让她站好,打量头顶的感应灯,灯泡没亮起来。

    忽然小白大叫一声,“啊——”

    白建平被吓一跳,“住啥子你,吓老子一跳。”

    “我试试我们的灯灯嘛,为爪子不亮起来咧?”

    “坏了叭,我来换一个。”

    回到家里,白建平发现家里没有备用的灯泡了,便把这事先放下,招呼小白去洗澡。

    这个瓜娃子一路上玩水,裤子湿了,身上和脑袋上也淋了雨。他担心她生病,烧了水,照应她洗了澡,给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接着见时间不早了,到厨房做饭,吃晚饭送小白去小红马。

    回到家里,他本想躺在摇椅上看会儿电视休息休息,但见餐桌上碗筷还没洗,便先把这个干完了,躺回摇椅上,晃啊晃啊,眯着睡着了,醒来时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他感觉喉咙堵着东西,咳嗽了一下,很痒,引发一阵剧烈的咳嗽,站起来想找点热水喝,发现脚步有些轻浮,头重脚轻。

    他这才察觉,自己可能是感冒了。

    这么一想,他终于发现全身不舒服,身上的衣服黏糊糊的,傍晚淋了雨一直没有换下来,光顾着小白洗澡和吃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