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奶爸学园 > 章节目录 365、遇到困难就找张老板(2/2)
    白建平是着凉了,湿气透身。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在路上淋了雨,回到家没有换衣服,忙了将近两个小时,又躺在摇椅上睡了一觉。穿着没有干透的衣服睡觉是身体的大忌,没有病也会有病。

    当他察觉时,已经晚了,头重脚轻,喉咙沙哑,鼻音很重。

    他洗了一个热水澡,换上干燥的衣服,把羽绒服重新找出来裹上,躺在摇椅上,手边放了保温杯,装了满满的开水。

    着凉了喝点酒有好处,但是想到小白在,便放弃了。

    白天在工地上,他给大家带了一瓶大熊酒,自己没喝一口。

    以前马兰花在家,他会偶尔喝一些,如今家里只有他和小白,他一直没喝过了。

    又不能喝酒,白建平便躺在摇椅上,打开电视看,脑袋特别沉重,整个人昏昏沉沉,醒醒睡睡,没有半点好转的迹象。

    正半睡半醒中,忽然听到有铃声响起,是他的手机在响。

    白建平摸了摸口袋,没摸到,手机铃声是从卫生间里传来的。

    他这才想起,手机放在原来的衣服里了,而原来的衣服刚刚堆在浴室。

    他扶着桌子站起来,找到手机,来电显示是“亲爱的老马”。

    原来标注只是“老马”,后来被老马发现,大发雷霆,念在多年夫妻的份上,给他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于是白建平改为了“亲爱的老马”。

    老马两个字是逃不掉了? 但是好歹有亲爱的三个字作为前缀。

    亲爱的老马第一句话就是:“老白? 小白回家莫得?”

    “哪里有这么早噻。”

    “你嗓子啷个了?感冒了?”

    “啷个可能,是电话的问题吧。”

    “哦? 浦江那头冷不咧?”

    “天天下雨? 老子身上都要长毛了。”

    “你是龟仙人你身上不长毛的?”

    “……”

    “家里的被子和小白的衣服要经常晒太阳,不然会发霉的。”

    “晓得唠。”

    “你在小红马?”

    “我在家。”

    “爪子还在家?都快10点了? 你还不去接小白?”

    白建平抬头看了看挂在墙壁上的时钟,真的啊? 已经是晚上九点五十了? 自己怎么躺了这么久?感觉就十几分钟。

    白建平一边和马兰花打电话,一边出门去接小白。

    电话里,他绝口不提自己感冒了,很可能还有些发烧。

    他怕亲爱的老马听出来? 便故意找茬惹她不耐烦? 然后被挂了电话。

    潮湿昏暗的楼道里灯没亮起来,白建平想起这里的感应灯坏了,小白刚在这里摔了一跤。

    他到楼下的小店买了一个灯泡,回来家里,搬来凳子? 踩在上面把灯泡换了。

    楼道里亮起了明亮的灯光。

    从凳子上下来的时候,他差点没摔倒? 头昏眼花,有些天旋地转? 扶着墙缓了缓。

    他把凳子搬回家,见楼下昏黄的路灯下? 雨线密密麻麻的。

    又开始下雨了。

    他撑了一把伞? 再备了一把小伞? 来到小红马把小白接回家。

    蹦蹦跳跳爬楼梯的小白发现了楼道里重新亮起的感应灯,高兴地问舅舅是不是他换的,大大的夸了他一顿。

    白建平眉开眼笑:“哈哈这是我的强项噻。”

    “这也是我的强项噻。”小白不甘人后。

    回到家里,白建平问小白要不要洗脚脚,小白说不要,她毫无睡意,爬上自家的破沙发,抱着小熊猫布偶,好奇地看电视。电视里正在模特走秀,真神奇,她从没看过这样的,这些大姐姐不穿衣服诶。

    小不点挤在沙发角落里,看看半躺在摇椅上的舅舅,再看看电视,心里在小报告,要找机会给舅妈说,嚯嚯嚯。

    过了好一会儿,不穿衣服的小姐姐没了,电视上开始播放广告,她看的没意思,喊舅舅调台,她要看《风车车和假老练》。

    但是舅舅没有回应,她奇怪,跳下沙发,来到摇椅身边,见到舅舅睡着了。

    “舅舅~~~”小白小声喊道,“你要睡告告了嘛。”

    白建平睡眼朦胧,头更重了,脸色绯红,想说什么,但是声音沙哑。

    “你爪子了?舅舅。”

    小白踮起小脚,伸出小手放在他额头,“不好唠,你僧病啦舅舅,啷个办咧?”

    小家伙围着摇椅转了一圈两圈,想到张老板,说:“我去喊张老板。”

    她跑到家门口,换上小鞋子,要出门去。

    躺在摇椅上的白建平连忙说不要去喊张老板,睡一觉就会好的。

    小白大声说:“你都要死唠你还唆唆,唆啥子嘛,你莫要动嗷,小白去喊张老板。”

    白建平打起精神,站了起来,说:“别去~算了噻,外头在下雨,好冷,你莫要淋雨,会生病的。”

    小白不搭理他,“哼,我才不会咧”,跑去找张老板。

    “小白~~”白建平喊道,但是小白已经跑出去了。这个瓜娃子伞也不带,外头在下雨呢。

    白建平强打精神,拿着伞跟出去,不放心小家伙,可惜他现在精神不佳,追不上。

    明明有电话,为爪子还要跑出去。

    小白风风火火从楼道里跑出来,跑在小巷子里,一到晚上就来精神的狗子们闻风而动,兴奋地跟了上来。

    小红马学园门口,榴榴正在她妈妈的带领下回家,忽然见到小白跑了来,带着一群狗子,瞬间就来了精神,八卦之心熊熊燃烧。

    “6666~~小白你怎么回来啦~~~”

    她瞬间启动,甩开了朱小静,追着小白跑去了小红马。

    那些狗子都停留在学园门口,没有进去。它们仿佛知道这里有界限,是不能擅自进去的。

    门卫老李出来了,看看眼前的狗子,再看看正要钻进大楼的两个小朋友,疑惑地自语:“小白怎么又跑回来了。”

    张叹已经睡了,急促的敲门声把他惊醒,两个小朋友在门外大声嚷嚷。

    他开灯开门,只见门口站着气喘吁吁的小白,和假装气喘吁吁的榴榴。

    “怎么了小白?”张叹问道,把小家伙们迎进家门,但是小白不进去,榴榴见状,也退了出来。

    “我舅舅僧病了。”小白说。

    “我舅舅很严重。”榴榴跟着说。

    “他要死唠。”小白说。

    “我好害怕鸭~”榴榴怕怕的。

    “张老板,你能去看看我舅舅吗?”小白弱弱地请求道。

    “张老板我们快走叭。”榴榴说。

    张叹被小朋友的话吓一跳,想到白建平那么精干的身体,怎么会突然就不行了呢,连忙换下睡衣,带着小白和榴榴下楼离开。

    他大长腿一跨,两个小朋友立刻跟不上。

    榴榴追在身后喊:“张老板张老板,你抱抱我叭~~”

    张叹回身一把把她抱起,再大手一捞,把小白也捞起来,大步流星地赶去小白家。

    经过朱小静时,榴榴看着她哈哈大笑,得意地说她要跟张老板跑啦,她不回家啦,她要去救人。

    但是旋即,她就发现自己被塞到了妈妈的手里。

    张叹抱着一脸懵圈还没明白为什么要抱她的的小白走了。

    榴榴在身后大喊:“等等我鸭,等等我~~带上榴榴叭,榴榴要去帮小白救舅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