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奶爸学园 > 章节目录 367、没有死(2/2)
    小白冲出房间,要去帮她的死对头罗子康。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他们之间有矛盾,但那是娃娃之间的,如今小白见小光头“受欺负”,顿时气不打一处来,路见不平一声吼,拔了小水枪就要冲过去救人,也不管自己行不行。

    那么小的一个小人儿,不仅人救不出来,而且极有可能把自己搭进去。

    张叹听到动静,从卫生间出来,“小白你干嘛去??”

    小白一边跑一边嚷嚷道:“有个屁儿黑在欺负罗子康,气得我鬼火冒。”

    张叹不明白情况,但这时候肯定不能让小白一个人跑出去,也连忙跟上。两人在院子里看到了罗子康,他正在和一个30多岁的男人拉拉扯扯,哭闹着呢。

    张叹大步一跨,把想要冲上去的小白挡在身后,问那人:“怎么回事?你是谁?”

    他没见过眼前这人。

    正拉着罗子康要走的男人闻言,尴尬地笑了笑说:“我是……”

    “我不认识你!放开我,张老板快救我——”罗子康大喊,用力挣脱,真让他跑了出来,一溜烟躲到了张叹身后,旋即又被小白藏在了身后。

    “我是罗子康的爸爸。”眼前的男人解释道,脸色尴尬极了,自己的儿子当着外人说不认识自己,而且不愿意跟他走,看来还没人家的关系好。

    张叹闻言,仔细打量眼前的人,眉眼之间,确实有些像,但他没完全相信,而是看向一旁的老李,老李朝他点了点头,肯定了对方的话。

    张叹警惕心放松了不少,语气也柔和了,问道:“怎么这么晚才来接罗子康?”

    罗子康的爸爸含糊道:“有点事,呵呵。”

    罗子康在小白身后伸出小光头大喊:“我要爷爷!我不要跟你走~~”

    以前都是他爷爷来接他,今天爷爷没来,所以拖到现在换成了他爸爸来。

    张叹也是只见过罗子康的爷爷? 没见到他爸爸,这是第一次,所以没能认出来。

    罗子康的爸爸对罗子康说:“爷爷今天身体不好? 我来接你回家。”

    罗子康听闻爷爷身体不好,顿时犹豫要不要跟他走。

    他和他爷爷的感情很深? 和爸爸有芥蒂,至于他后妈? 他更加没有认同感,所以在罗子康的世界里,爷爷是最亲近的人。

    小柳老师也出来了? 把罗子康带到一旁? 耳语了一阵。

    还是女老师更有亲和力? 罗子康被说动了,不情不愿地跟他爸爸走了。

    小白站在张叹脚边目送他离开? 昂起小脸蛋,疑惑地问张叹,罗子康的爸爸怎么这样子。

    她没说这样子是哪样子? 但估计是不好的样子,看起来她对罗子康的爸爸印象不好。

    夜深人静,小白和小柳老师回宿舍休息了,张叹也回房,墙壁上的时钟显示已经是凌晨1点半? 小红马陷入了黑暗静谧中。

    第二天? 张叹特地起了个大早,因为担心小白会惦记她舅舅,说不定一大早就嚷嚷要去找呢。

    然而他还是起晚了,小白和小柳老师都不在宿舍。小柳老师留了字条,说她们去看望舅舅了。

    张叹看了看手表,才早上7点,不晚了吧这个时间点。昨晚将近两点睡,睡眠时间不到5个小时,已经很勤快了,但没想到还有比他更勤快的。

    当一个人心有挂念时,总是动力十足。

    张叹想了想,在黄家村散步,不知不觉来到了小白家楼下,正好见到楼下围着一群狗子,正在捡地上的食物吃,一只只尾巴摇的飞快,嗨皮极了。

    张叹抬头一看,正好看到一个大大的笑脸。

    “嚯嚯嚯~~~张老板,你啷个来了咧?”

    是小白趴在窗户前,手里拿着半个包子。

    “emmmm~~刚好走到了这里,你在干嘛呢?”

    “喂狗狗吖。”

    说着,她捏下一块包子,扔到楼下,狗子们兴奋地跳起来抢食。

    “你要吃吗?”小白扬了扬手里的小半个包子,问道。

    张叹心说你这么瞧不起我吗,喂狗的包子给我吃???你是认真的吗?

    要是榴榴说这话,他百分百肯定是故意的,但眼前这不是小白吗,小白脸上笑容纯真,不像是有意膈应他。

    算了,大人不记小人过。

    “不了不了,我吃过了。你舅舅身体怎么样了?”

    “莫有死呢,嚯嚯嚯,他好好的。”

    童言无忌,童言无忌,张叹心说,窗户口出现了“没有死”的白建平。

    “张老板,我病已经好了,谢谢,上来坐一坐噻。”白建平邀请道。

    “上来噻,张老板,上来耍耍噻。”小白热情地招呼。

    耍耍就耍耍,我会怕你吗。

    张叹来到小白家,没见到小柳老师,得知小柳老师刚走了,巷子四通八达,恰好没和他遇到。

    “给你吃噻。”

    小白第一时间塞给张叹一个热鸡蛋。

    他老喜欢送张叹鸡蛋,这是从奶奶和马兰花那里学的。以前在乡下,人们家里没有丰盛的食物,鸡蛋是最能拿出手的,所以渐渐有了这样的习俗,有客人来访时,人们便端出自家的土鸡蛋招待。

    “谢谢你。”张叹说。

    小白嚯嚯笑:“谢谢你噻。”

    张叹询问白建平身体感觉怎么样,得知已经好了,只是还有些咳嗽而已,问题不大。

    话虽这么说,张叹见他脸色还有些苍白,建议道:“要不等会儿我来送小白去幼儿园吧,你在家休息。”

    没一会儿,张叹带着小白下楼,小家伙走在楼道里蹑手蹑脚。

    “你干嘛呢?”张叹奇怪地问。

    小白压着嗓子说:“张~老~板~灯会亮呢。”

    “灯会亮?”张叹抬头看了看,好像是感应灯,“会亮就会亮呗,有问题吗?”

    “现在是白天诶。”小白说,背着小书包哒哒哒一阵轻快的小碎步,人已经溜了。

    把小白送到了幼儿园门口,叮嘱她好好上学,不用担心舅舅,忽然身边响起一阵hiahiahia的笑声,谭喜儿小朋友从石头缝里蹦了出来。

    “张老板,我的大马,你好吖~~~”

    她一把抱住张叹的大腿,兴奋地朝她姐姐喊:“姐姐你快看,我帮你抓到张老板啦~~hiahiahia~~~~”

    推荐下,真心不错,值得装个,毕竟可以缓存看书,离线朗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