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奶爸学园 > 章节目录 369、它鸭的我可以的(2/2)
    谭锦儿帮小颜写好了一封迎客信,递给她看,问道:“你看看可以吗?”

    小颜欣喜地打量,啧啧称赞道:“可以可以,非常可以,写的真好看,锦儿你的字和你的人一样,可可爱爱。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没有脑袋?”

    谭锦儿突然冒出这一句,是因为正好想到部长说她是木头人,呆呆傻傻。

    她觉得自己不傻吖,喜儿才傻。

    “我可没说哦,我去放房间啦。”

    小颜喜滋滋地捧着手写信,放到客人的房间里。

    中午刚过饭点,小颜今天重点招待的客人郭魁先生到了。他大高个,衣着讲究,头发打理的整整齐齐,发蜡涂了不少。看面相不超过30岁,但是办理住房登记时,发现他实际已经35了。

    小颜恰好在忙,谭锦儿便帮着招待了一会儿,随后和小颜一起,带他来到客房。

    “这是您的房间。”小颜说道,谭锦儿帮着把郭魁的行李箱推进套房。

    郭魁环顾了一圈,看到床头柜上放有一封信,封面上写着:致郭魁先生。

    拆开来看完后,他笑着说谢谢,写的很好,字很漂亮。

    小颜刚高兴一下,就听对方又说:“估计不是颜小姐写的吧,我猜是谭小姐写的。”

    这人心很细,从一些细微处就发现了真相。刚刚在住房登记时,小颜给他办理手续,对方肯定注意到了她的手写字,和这封信上的字迹完全不一样。他虽然没见过谭锦儿的字,但是比较好猜。

    ……

    谭锦儿和小颜从套房出来,走远后,小颜才吐吐舌头,小声说:“好厉害吖,一眼就看出来了? 难怪能挣这么多钱。”

    “你怎么知道人家很能挣钱?”

    “能住行政江景套房的人? 肯定不缺钱吧,住一晚就要3000多呢? 快我们半个月工资了? 嘤嘤嘤,我们真是两个小可怜。”

    “嗯。”

    “就是太那个了。”

    “哪个?”

    “哪里有当着女生的面说不是我写的? 就算猜到了也不要说出来嘛,都不考虑一下我的感受呢? 不解风情? 哼。”

    “好像是。”

    小颜忽然盯着谭锦儿瞧,说:“锦儿你要小心啦。”

    “啊?”

    “我想明白了,他哪里是不解风情,我看他分明是在讨好你。我不相信他这种有钱人不懂人情世故? 完全没必要点出来的事情? 他偏偏当着我们的面说,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他想讨好谁,踩一个捧一个嘛。”

    “有你说的这么玄乎吗?”

    “锦儿你就是太天真了,这些年纪大的有钱大叔? 外表看上去温文尔雅的样子,其实一个个城府极深? 不是我们这种小白兔能弄明白的。以前你没来的时候,就有一个前台? 长的好漂亮,追的男孩子可以排到西长安街上和东长安街的交叉路口了? 但是最后你知道她跟谁好了吗?”

    “跟谁好了?”

    “入住酒店的一位客人? 40岁左右的大叔? 人家有家室呢,但那个女生就是奋不顾身,我们劝都劝不住,后来果然被甩了。”

    “在酒店确实要面临不少的诱惑。”

    “咦~这话不像是你说的呀。”

    “我又不傻。”

    ——

    张叹再次和导演刘如民见面,双方对剧本进行了最后的确认。

    “祝刘导电影大卖。”张叹笑道,和他握手。

    “谢谢,万里长征才走第一步,还有的忙啊。”

    “以后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提,剧本是我写的,我比谁都希望这个故事能讲完。”

    “谢谢,以后还真要麻烦你。”

    《八佰》的剧本正式交给刘如民,之后怎么玩就是他们的事了,张叹不参与。

    他依然是这部剧的编剧,但不进组,不参与日常拍摄,也就是说,至此,这部剧和他关系不大。

    刘如民一次性支付编剧费给他,之后怎么拍是他们的事,他有知询权,但没有决定权。

    张叹在制片厂的酬劳是底薪加项目票房提成,但是在外面,他暂时享受不到这样的待遇,尤其在电影市场,他作为一个纯新人,想要参与票房分成,那太难了。

    如果《八佰》能火,证明张叹在电影市场有号召力,那么或许可以和制片方谈分成待遇。

    这次刘如民给了200万的编剧费,等于买断了这个剧本。至于这个故事拍出来能不能火,那就看刘如民的了,和张叹没有直接的利益关系。

    张叹能写的剧本太多,不可能每写一个都自己参与进去,那岂不是要累死,当然,最主要的是,他对这个项目兴趣不大,当初是应孙怀伟的要求才写的,最终孙怀伟挑三拣四没看上,本以为要压箱底,没想到刘金路介绍的刘如民看上了。

    领了钱,张叹想到园子里的瓜娃子,到商场采购了一批零食装车里,带到小红马。

    榴榴是属狗子的,第一时间在门口晃了一下,望了他一眼,没在意,走了,下一秒就变了回来,哈哈哈跑过来说要帮张老板的忙,殷勤无比。

    新年愿望是吃好吃的绝不迟到的榴榴真的进步很大,至今为止还没迟到过一次。

    张叹把手里的一袋零食交给她,由她呼哧呼哧扛着、拖着、抱着、拉着……

    张叹已经到了大楼走廊里,榴榴还在院子里和那袋零食较劲。

    “要不要我来?”张叹问。

    榴榴把头摇的拨浪鼓似的,“不要,榴榴可以的,我是坚强的小石榴,它鸭的我可以的。”

    虽然重,虽然累,但是小石榴很坚强,愣是弄到了教室里,站在张叹脚边,故意气喘吁吁吧声音放大两倍让他听到,显示自己好努力,好辛苦,待会儿不能亏待她哦。

    已经有小朋友注意到了,纷纷靠拢过来,榴榴环顾一圈,没看到她的小伙伴,着急不已,四处张望,看到喜儿,跳起脚来喊:“快来鸭,喜儿快来鸭~~~”

    喜儿没听到,她气得不轻,犹豫了一下,撒开脚丫子跑去把她拉过来,再顺手把程程也拉过来,挤进人群中,占据有利位置,洋洋得意。

    但是没看到小白和小米,不过没关系,小白那个瓜娃子是张老板的,张老板可喜欢她了,有好吃的总叫她,它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