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奶爸学园 > 章节目录 375、有人想买小红马
    榴榴小大人似的安慰妈妈,帮妈妈责怪爸爸,并且提议家里养一只小狗狗来替代爸爸。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妈妈,我们养一只小狗叭。”

    “……养小狗干嘛?”

    “我们不要爸爸了,我们要小狗。”

    朱小静照顾一个榴榴都吃紧,哪里有精力照顾小狗呢,尽管榴榴再三保证小狗由她来照顾,但小孩子的话做不得准,而且榴榴是典型的三分钟热度,新鲜感一过,她就会小狗没有兴趣,到时候她要照顾一人一狗,她不敢想象那样的画面,所以她没有同意。

    榴榴养小狗,也不是替代爸爸,而是她自己想要一只小狗,馋了好一阵子了,朱小静一直没松口,这回这小家伙可真会抓住机会。

    见妈妈没答应,榴榴拐个弯说:“妈妈,那你给榴榴生一只小狗叭。”

    朱小静:“……”

    她把眼泪憋回去,眼前这哪里是小棉袄!这还是那个没心没肺傻乎乎的榴榴嘛,刚才的安慰肯定是她的错觉。

    明天还要早起上班,朱小静亲自押着榴榴上床睡觉,闭上眼睛,脑海里思绪纷飞,不断告诉自己不要紧,一切都会过去的。

    ……

    谭锦儿最近十分困扰,因为常住酒店的那位郭魁先生表现的越来越明显。

    “他在追你。”昨天下班时,小颜严肃地告诉她。

    不用她说,前台的同事都看出来了。

    谭锦儿早早就发现了苗头,那位郭先生不断给她送礼物,尽管被拒绝,但总是锲而不舍。求爱过程中的男人,都是没脸没皮的。

    他花钱如流水,人人都知道他是大款,在某些人看来,谭锦儿分明是交了好运? 是麻雀飞上枝头变凤凰? 但谭锦儿不相信这样的好事会落在自己头上,她觉得自己只是个平凡女孩? 脚踏实地更好? 不敢幻想有白马王子从天而降让自己过上上等社会的生活。

    自己和妹妹的命运,不能指望别人? 只能依靠自己的双手。

    再说了,爱情又不是比身份看身家? 她期待的爱情是相濡以沫、相互扶持的甜甜的那种。

    小颜为她多方打听? 但是没人了解这位郭魁先生,所以自然无从知晓他是否已婚。

    看他的手上,没有佩戴结婚戒指,但这做不了准。

    “就怕他是位海王。”小颜担忧地说? “这种年轻帅气有钱人? 要么早早结了婚,要么迟迟不愿结婚,贪玩,留恋美色。不知道郭魁是哪一种。”

    “我才不管他是哪一种呢,我又不喜欢他。”

    谭锦儿对郭魁完全是对待酒店客人的态度? 既没有明显的恶感,也没有超过界限的好感。

    她只是十分吃惊? 对方怎么会突然对她发起汹涌的追求攻势,他们以前根本不认识? 没有过交流,毫不了解对方? 这样的关系怎么就谈爱了?

    她找到对方? 直言对方的行为给她的工作带来了很大的困扰? 对方抱歉之后,确实没有在工作期间打扰她,而是改为了下班后邀约。

    这天下午下班后,谭锦儿匆匆离开酒店,刚出门就遇到开着豪车的郭魁,询问她是否有空,一起吃个晚饭。

    谭锦儿找了借口应付过去,来到幼儿园接喜儿放学。

    她不知道的是,郭魁就在路边观察她们,甚至看到她把喜儿送到了小红马学园。

    酒店里许多人都知道谭锦儿有个妹妹,两人相依为命,这不难打听,郭魁很快就知道了这些信息。

    谭锦儿油盐不进,这让郭魁认真起来,察觉到谭锦儿的弱点是妹妹后,找到了张叹的电话。

    “买我的学园?”

    远在北平的张叹很快接到一位自称郭魁的电话,说想要购买小红马学园。

    张叹去年刚回浦江时,曾经有意卖掉小红马,出售信息挂在了网上,甚至有好几波人现场来看过,但是后来他取消了,决定留下来自己经营。

    对他来说小红马是负资产,但对许多家庭和小孩子而言,这里是乐园和避风港,比如小白。

    因为小红马要贴钱经营,所以在最初的时候,张叹确实有些困难,但现在已经不存在这个问题。他赚的钱足够正常维持小红马的经营,虽然还是要贴钱,但这点支出不算什么。

    郭魁就是从网上找到了当初的出售信息,拨打了张叹的电话。

    他为了追求谭锦儿,也是煞费苦心,竟然想出购买小红马的方法,以此接近喜儿,讨好谭锦儿。

    “你知道价格吗?”张叹好奇地问道。

    “价钱好说,我调查过附近的幼儿园,面积比你的学园稍大,而且设施和经营管理都比你的好,如果我所料不差,你的学园应该是亏本吧。”

    “呵呵。”

    “我可以出500万买下,当然,如果你觉得价钱不到位,我们还可以谈。”

    张叹吃了一惊,500万?后面再圈两个零才差不多。

    “你搞错了吧,500万就想买下我的学园?你知道光那块地皮就值好几个亿吗?”

    “……”

    “还在不?”

    “你说,地,地皮?”

    “对啊,地皮,这块地是我的,你不会以为只是卖学园吧,学园下面的这块地也包含在内。”

    “我,我还真没想到。”

    郭魁无语,他以为只是买下这座学园而已,花个几百万讨得美人心,他出的起,但如果包含地皮价钱上亿,他第一想法就是算了,太不划算。

    北平,苏澜坐在张叹对面,趁他打电话之际,美目好奇地打量他。

    和男人喜欢看美女颜值一样,女人也贪恋男人的颜值。

    苏澜越偷看越喜欢,以前只是觉得张叹帅,谈恋爱之后她越来越get到他的帅点,觉得他360度无死角,让自己沉迷。

    张叹打完电话了,苏澜赶紧收回火辣辣的目光,询问道:“什么上亿?”

    张叹收起手机:“有人想买小红马。”

    “你想卖掉?”

    “去年有过这想法,但已经不准备卖了。”

    “嗯,我就觉得你不会卖的。”

    “怎么会这么觉得?”

    “那是你外公外婆给你留下的啊。”

    今天早上张叹赴约去吃了早餐后,再次脱离队伍,和苏澜出来逛街,中途累了,找了家奶茶店坐下休息,然后张叹就接到郭魁的电话。

    他以为这只是一件小插曲,没有放心上,休息了会儿,和苏澜继续逛街。苏澜要给榴榴买份礼物,每次她去小红马,都会给榴榴准备礼物,再买上一大堆零食,送给其他的小朋友。

    苏澜苦恼榴榴到底喜欢什么样的礼物,上一次她送了一个娃娃,榴榴表现出三分钟热度,抱着玩了阵,给它看了病,就放到一边,没兴趣了。

    张叹想到那个小家伙最近沉迷于给小朋友们看病,就说要不给她买一个医疗箱吧,既然要coss,那就配齐装备。

    “医疗箱?”苏澜惊奇不已,小朋友竟然还有这种爱好。

    张叹笑着给她解释,苏澜笑的不行,问:“那榴榴有给你看病吗?检查出了什么没?”

    “那种小庸医我怎么放心让她看。”

    苏澜笑道:“你是害怕被榴榴检查出有一颗海王之心吧。”

    张叹垮着脸,苏澜主动牵着他的手,笑着说一起去找小朋友的医疗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