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奶爸学园 > 章节目录 380、春夏之交(3/3)
    张叹得知郭魁依然在纠缠谭锦儿后,决定给他一个深刻的教训。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一方面,他担心郭魁这种人会对谭锦儿不利,另一方面,他发现郭魁这人实在是渣的很,和他“谈恋爱”的女生不是没有,而是有好几个,而且是同时在。

    在他追求谭锦儿的同时,在不同的城市就有另外三个。

    张叹本不想对郭魁做的太狠,但这人不知进退,不仅体现在谭锦儿这件事上,而且他发现这人在打小红马的注意。

    上一次托人调查郭魁后,张叹就知道这人生活作风有问题,但当时只是知道这么一回事,具体是怎么有问题,他不知道,没有更详细的调查,直到要给他一棒槌时,他才继续托人深入调查,拿到了一个G的照片。

    张叹不知道郭魁在经济上有没有问题,他只是定点调查了作风问题,谁让他自命不凡游戏花丛呢。

    张叹把收到的照片压缩打包,通过邮件发给了郭魁的老婆,邮件里一个字没说,照片已经说明了一切。

    这天郭魁正在酒店房间听取手下关于小红马地块的进一步调查,忽然手机收到短信,打开一看,信息内容让他莫名其妙,心中隐隐不好。

    “我发了一些照片给你老婆,你马上要遭殃了。张叹。”

    “TMD张叹要干嘛!”看到落款,郭魁当时就慌了。张叹知道他一些事,他是真害怕张叹乱来。他不怀疑张叹怎么会知道他老婆的邮箱,TMD都能知道他老婆最近压到了脚。

    他立刻把手下赶走,关上房门后,立刻拨打张叹的手机,但是手机正忙,没有接,他还要再打? 这时他老婆的电话打进来了!

    看到老婆的电话? 他心里抖了抖,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烈? 旋即安慰自己? 张叹没准是吓唬他的,照片?什么照片?他有什么不能见人的照片?难道是他在外地的那几个小女朋友?不可能!张叹不可能知道!

    这样安慰自己后? 他强作镇定,接通了老婆的电话? 听到的第一句他就松了口气? 他老婆没有怒不可解,而是和往常一样,声音温柔地关心他的身体,只是在最后说希望他今天回去? 家里有点事要他在场。

    “今天吗?怎么这么急啊?我这边正在谈一桩收购? 到了关键时刻。”

    “钱是赚不完的,你快回来,我和孩子在家等你,我爸也会来。”

    这话一说,郭魁心里咯噔一下? 大感不妙,但任他怎么追问? 那边都不回答,只说有事? 必须回来,然后挂了。

    郭魁是万分不想回去? 但是不能不回去? 他生意能做到这么大? 得亏了老婆家的支持。

    结束和老婆的电话,郭魁在房间里急的团团转,忽然停住,老婆问不到,但是可以问张叹啊,那个二世祖到底发了什么照片给他老婆!

    他疯狂拨打张叹的电话,甚至打算过去找他,好在电话打通了。

    “你给我老婆发了什么照片?”郭魁迫不及待地问道。

    张叹在电话里没有回答,而是警告道:“我劝你不要再耍你手段,不然就不是闹家庭纠纷了,我已经给你留了一线。”

    “你说明白点。”

    “不要再纠缠谭锦儿,小红马这块地也不是你能染指的,收了你那点小心思,即便我卖你你也要有能耐接得下来。”

    “……好,我不再纠缠谭锦儿,也不收购小红马地块了,但是你告诉我,你给我老婆发了什么照片?”

    “没什么,就你的那些小女朋友而已,你也不要怪我,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你应该预料到早晚有这一天的,与其提心吊胆过日子,不如挑明了,没准你以后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先祝福你吧。”

    “喂!喂!!喂!!!”

    郭魁对着电话吼,但是电话已经挂了,他气的大骂,手机摔在墙壁上,碎了。

    屁的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以他对他老婆的性格了解,一旦知道了这事,日子就没法过了。

    尽管担惊受怕,但是郭魁依然准时回到了堔城的家,他老婆,他丈人都在,神情严肃地就等他。

    他老婆把一份文件丢在他面前,面无表情地说:“签了吧,咱爸们都同意。”

    “什么?”郭魁捡起来一看,离婚协议!

    他老婆寒声说道:“孩子我送我妈那了,你这种状态没资格抚养孩子……”

    郭魁打断道:“凭什么要求我净身出户?”

    他老婆凝视他好一会儿,自嘲地笑了笑,她看上的男人原来就这副德行,最关心的不是孩子的抚养权,半句争取的话都没说,而是一心记挂净身出户这件事。

    “你婚内出轨,这要求有错吗?”

    “我不同意,我的财产很多是婚前资产,这属于我个人的,法律是不会支持你的。”

    “你可能忘了,三年前你出轨过一次,当时给我写过保证书,如果再出轨,净身出户,这是有法律约束力的。”

    郭魁瞬间如遭雷击。

    许多人自信甚至狂傲,依仗的不是内心的强大,而是钱权和地位,一旦这些东西没了,他们立刻就会暴露出内心的懦弱。

    郭魁就是这种。

    他被逼净身出户,遭张叹摆了一道,但真让他去找张叹算账,他却没有那个胆量,他综合自己的遭遇知道,张叹这孙子有些能耐,不然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把他调查的这么详细。

    他真想把手下的人大骂一顿,什么靠山就是当村高官的老爹,屁!

    但他只能在家里无能狂怒,因为他的那些手下已经不是他的手下,公司已经不是他的了。

    晚上,小红马学园。

    张叹站在院子里,和准备回家的谭锦儿和喜儿告别。

    “拜拜,不用担心郭魁了,他不会再来找你,放心吧。”

    “谢谢你张老板,我都不知道怎么感谢你,明天,明天我请你吃午饭吧。”

    “不用麻烦了,明天我在公司。”

    “哦。”

    “姐姐,你请我吃午饭叭,hiahiahia,我好喜欢你做的饭饭吖。”

    “小傻瓜,姐姐天天请你吃饭呢。”

    “hiahia,我是小傻瓜,姐姐是大傻瓜,hia~~”

    张叹目送她们离开,见老李半躺在院子里的一把竹摇椅上,也走过去,在一把椅子上坐下。

    “来一杯?”老李说,给张叹倒了一本茶,“茶不是好茶,很普通的,你可能喝不惯,但很多人喜欢,接地气,这就是生活。”

    张叹看向他,怎么感觉老李话有所指呢,他呡了一口,确实不算很好的茶,口感不够细腻饱满,但是他喝得来。

    他端着茶杯,抬头仰望星空,看到了遥挂远方的北斗星,斗柄指向东南方向,意识到快春夏之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