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科幻小说 > 丧尸绝城 > 章节目录 第2章 菜鸟按摩……
    这按摩室不大,灯光幽暗柔和,墙壁上还挂着几幅叶子楣的全裸画,引人想入非非,除此之外,室外有个洗手间,看来洗澡应该就在那儿,而室内就是一张按摩床,瞧了一眼,床单雪白,看上去很干净,看来这店虽小,但还蛮注意这些问题的,随时都要更换床单。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那混球说东西就在床底下压着,我得赶紧找到,不然明天周一上课,我可就麻烦大了!”

    二话不说,李阳迅速双脚跪倒在地,弯下腰,将床单掀起,拿着打火机在床底下照着,然后就是探头伸了进去。

    “嗯?”

    按摩床本身不大,床底下自然也不大,李阳将整个床底看了几圈:“怎么回事?东西没有啊!”

    皱了皱眉,不甘心的干脆把整个身子都钻到了床底下,但是摸了几次,除了满手的灰,什么都没有。

    “我草他妈的,那混球敢耍我?”李阳一激动,却是忘记了自己现在在床底,一仰头,顿时‘砰’的一声,撞了个七荤八素的。

    “嘶……”

    气恼的李阳捧着撞疼的后脑勺,揉搓了一下,再用打火机照了照,确定没有自己想要的东西之后,这才悻悻然的从床底下爬起,四下看了看,的确什么东西都没有,看来这回真被吭了。

    其实,他并不知道,这里的六号房和九号房的号位牌,因为时间太久了,导致螺丝松了,所以九变成了六,六变成了九,刚刚那老头因为急着欣赏岛国大片所以也就没注意这问题。当然,对于这个问题,李阳自然是不知道的。

    “这下可坏了,找不着东西,周一拿什么向陈老师交差啊?”李阳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愣神,陈老师可是说过的,自己因为平时打架斗殴,上课睡觉开小差,已经从开始的警告,记过,记大过,到留校察看了,要是再犯一个错,那么就会立刻被取消高考资格。

    对于这个结果,李阳自然是无所谓的。

    但是过得了自己这关,却过不了老妈那一关,自从老爸离开后,老妈唯一的希望,就是儿子能考上大学,按照她的话讲,‘阳阳,你要能考上大学,妈就算是死也能闭上眼了’。

    所以,为了不让老妈失望,他今天就必须要找到那东西。

    但是,现在他没找到,自当是那混蛋耍了他,当下郁闷得不行,就准备去找他算账时,门外忽然响起了几声轻柔的敲门声:“先生您好,我是按摩女三号,很高兴为您服务,请您稍等,我这就去换衣服,马上就来。”

    这声音很甜,很腻,令人有种浑身骨头都酥软了的感觉。

    李阳一时忘记了拒绝,下意识道:“唔,好,好,好的。”

    话音一落,门外便响起了走路声,那按摩妹换衣服去了。

    呆呆的躺在床上,李阳还在回味着刚才那像百灵鸟似的声音,等到他回过神来时,顿时毫不犹豫的狠狠抽了自己一耳光:“叫你嘴贱,叫你嘴贱,你说你杂就这么答应下来了呢,忘记来干嘛的了?”

    兀自郁闷了一阵,慢慢将找那东西的事情抛之脑后,看着墙壁上那几幅全裸图,回想起方才那甜腻的女人声,李阳忽然动起了歪念头:“日,既然来到来了,那么既来之,则安之,反正我又不吃什么快餐,不会破身,也就按摩一下,以前也没试过,这回正好借这机会试试也成啊。”

    心动便行动,敲定想法后,李阳便是猴急的快速脱掉衣服裤子,光溜溜的跑进卫生间,然后开始洗起澡来。这店子虽然不大,这卫生间虽然很破烂,但还别说,这淋浴的温度倒极高,过了几分钟洗完,等他出来时,竟是感觉浑身发软,身子发飘,在洗衣间将自己浑身臭汗冲了个干净,随后穿上店里准备的纸内裤,又在腰间围了条围巾,这才走回室内,一把躺在了床上,闭目养神起来。

    没过一会儿,敲门声再次响起:“先生,我准备好了,您准备好了么?”

    “唔……好了,好了,我时刻准备着!”

    得到李阳允许,房门轻轻打开,进来一端着小盆的清纯女孩。盘里还放着几个瓶子,估摸着是按摩用的。李阳抬眼瞧了瞧,这女孩要比自己大点,估计有二十一二岁,瓜子脸蛋,描了点淡妆,模样倒蛮清秀,身段也有点婀娜,胸脯也挺雄伟的,她此刻上身穿着贴身小背心,下身是迷死人不偿命的超短裙,雪白雪白的,和她的皮肤仿佛连成了一片。

    “嗞嗞,难怪是干这事的,穿这种按摩服,这不是勾引老子犯罪么?淡定,淡定……”

    李阳努力的呼吸,尽量的压着蠢蠢欲动的渔火,看着眼前这女孩,再联想之前进来看到的那几个小太妹,便就不难猜出,这种女孩估计是卖艺不卖身的,最多让客人摸几把,至于外面那几个估计就是搞快餐的,要不然看到自己进来时,都是两眼放光,可一听到说是按摩,立刻就泄了气。

    这女孩冲着李阳甜甜一笑,将手中盆子放在地上,但是当她低腰时,先是正对自己,露出了那一小截黑色蕾丝,一条深深的如沟充满了巨大诱惑力,让人有种想要上去抓一把的冲动。不过这还不算,前面放完了盆,后面又取塑料瓶,转过身来对着李阳,因为那超短裙实在太短,高高撅起的屁股露出了同样黑色蕾丝的内裤,他妈的,太要命了,顿时惹得李阳努力的吞了几口口水,小宝贝也是渐渐有了反映。

    “难怪很多人喜欢按摩,不喜欢快餐。那些搞快餐的鸡,就像死猪一样,进房,脱掉,躺在床上,然后就一动不动,等着客人在自己身上压完,然后收钱走人……记得有人说,那些鸡在做这种事,就当是被鬼压了一下……可这种按摩就不同了,首先是穿着火辣,再者是动作撩人,可偏偏只能看不能摸,想要进一步发展,那不好意思,装逼的女的会说我卖艺不卖身,直接点的会说,想要干,请加钱!”

    “我干!”

    李阳忍不住在内心里歇斯底里的咆哮了一声。

    “先生,请翻过身去,我们先从背部开始。”

    三号小妞在整理好物品后,双手托腹,一副小家碧玉状的笑看着李阳。

    “呃,好。”李阳被这小妞勾魂一笑弄得有些恍惚,下意识的应了一声,便是迅速翻身过去,正好此刻小宝贝剑拔弩张,似有破裤而出的冲动,要真那样,可就尴尬了。

    “先生,那我开始了哦。”

    李阳应了一声,随后闭目养神,当下便就感觉背后一丝清凉,似乎是有什么液体涂抹在背上,跟着一双柔软得像棉花糖的玉手在背上轻轻涂抹,将那液体均匀的抹在背上,手法轻柔,力道拿捏得极准,别看年龄不大,但似乎在这方面是个老手,直将李阳的‘高朝’弄得连连迭起,第一次享受此等亲身快赶,竟是让得李阳都不由自主的沈吟了一声。

    “先生,怎么样,这样够爽么?”三号小妞一边按抚,一边低着头,在李阳耳边轻轻吹着热气。

    “唔……”李阳顿时感觉浑身仿佛被电击了一般,酥软得有些无力了。

    “先生一看就是有品味的人。”

    “呃……你哪儿看出来了?”

    “能选择九号房的客人,那哪能没品味呢。”

    “这话从何说起啊?”

    “呵呵,一般来我们这里按摩,都会对各种按摩方式,还有价格磨叽半天,不像先生您这样,一来就挑选对了这最好的九号房,您说……要没品味的人,又怎么能做到呢?”

    “啊,选个房间就能看出品味?……唔,对了,你给我背上涂的什么啊,滑滑的,黏黏的。”李阳毕竟是菜鸟,从来没干过这种事,他觉得凡事还是问清楚比较好。

    “这是润滑油啊,先生,您能来九号房,难道不知道这东西么?”

    “惭愧啊,我的确不知道。”李阳感觉自己好丢脸,听说有些初中生别说是按摩了,就是嫖妓也是家常便饭,想不到自己这把年龄,竟还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按了一次摩。

    “呵……不知道没关系,只要我知道怎么做就行了。”

    “嗯?”

    “嘻嘻,待会儿你就知道了……”

    三号小妞妩媚一笑,笑容里多少带着一丝暧昧与狡黠的味道,这顿时让李阳有了一种上了贼船的感觉。

    “先生……我们第一步完成了,下面进行第二步,请脱下您的浴巾吧。”

    三号小妞一边说,一边将温柔的纤手放在了李阳腰部,似乎随时准备将浴巾扯掉。

    “草了,我这按摩到底按到哪儿去了啊?怎么按着按着就要脱了呢?这纸内裤可是透明的,这一脱,可不是啥都被看光了?虽然我老弟模样比较雄伟,但是……还从来没让女的看过呢。”

    李阳的身子顿时僵硬住了。

    没有任何经验的他,一时之间也不知该如何是好。

    “嘻嘻,先生你别害羞嘛,九号房的按摩就是这样,不然润滑油不能抹到腰下部位,那一整套的按摩都无法进行哦。”这三号小妞显然是老手,一边像拿棒棒糖哄骗小孩的安慰着李阳,一边轻轻的解掉了李阳的浴巾。

    李阳的身子持续僵硬,没有反抗,没有挣扎,任凭三号小妞拿捏。心中一直都在想,淡定,淡定,我要淡定……不就是涂抹什么油嘛,老子这么多年来风里来,雨里去的,难道会怕了你个小妮子不成!脱就脱,我就不信你还能把我上了!

    想到这,李阳便放下心中隔阂,配合着撅起屁股,身下的浴巾便被三号小妞娴熟的扯掉,随后仍在了一旁。

    “嗯,很好,下面我们进行第三步哦……”

    八号小妞实在太邪恶了,这好好的按摩,怎么被她弄得好像是教李阳怎么上榻做|爱一样,还什么第一步,第二步,第三步……呀呀,这,这是干什么啊?怎么……怎么在脱我内裤啊?

    沾着屁股的纸内裤慢慢滑落,在三号小妞娴熟的动作下,慢慢的褪去……

    “小姐,这……”

    “哎呀先生,既然都来了,你就把你的矜持放下吧,一回生二回熟,我保证让你爱上这种感觉,下回还来,而且是日日想,夜夜想……”

    三号小妞连吹带鼓捣,声音压得跟蜜糖一样的甜,动作更是梨花带片的自李阳每一寸肌夫上掠过,那种触电般的强烈快赶让李阳完全忘乎所以。

    “唉,老子这回算是栽了……唔,只希望没有第四步……我的处男之身,可千万要保住啊……”

    李阳心中哀嚎,但同时又有些期待,坦白说,这个小妞长得蛮不错,若能浪费在她身上,倒不失为一件美事,要看就看吧,反正又不是老子吃亏……

    想通了这一点,李阳心中释怀,顿时配合着将身上唯一一件遮挡物摘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