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科幻小说 > 丧尸绝城 > 章节目录 第11章 打赌,胜负如何?
    “尼玛,又来?”

    李阳瞪大了眼珠子,虽是心中惊异,但有了刚才的经验,感觉挺有趣,当下也毫不犹豫,立刻点头,马上在瘦警察额前的确认框按下之后,再次弹出一个虚拟的长方形框,写道:“控制哀伤情绪,初级辅助最佳办法为,找出对方怪癖,当众出丑,主动求饶,其怪癖为……”

    当李阳看完这瘦子警察的怪癖外,先是一愣,随后脸上露出邪邪的笑容,暗道:“我去!这丫的看着四肢健全,头脑灵活的,怎么还有这怪癖?不对,不能算是怪癖,说是BUG还差不多!”

    他知道刚才自己能让陈昂主动改变态度,只是起到了初试牛刀的作用,要真正威慑这帮家伙,还得进一步发展,当下径自走上前来,看着瘦子警察,笑问道:“哥们儿,你对我很不满么?”

    “废话!我不止对你不满,包括你浑身上下每个零件都充满了鄙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我要是你,早就跳楼自尽,或者一头撞墙死了算了,还死乞白赖的活在世上干什么?简直是浪费粮食,你……”

    “哦?是么?”对方尚未说完,李阳却轻言一声,直接打断,二话不说,按照之前接收系统的信息,闪电出手,放在瘦子警察胳肢窝前,动作匀合的挠起他的痒来了。

    “哦……啊……嘿嘿……别闹,别闹啊!”

    马上,这瘦子警察就像中邪了一般,开始狂笑不止,并且肢体动作仿佛脑残的病患者一般疯狂摆动,同时嘴巴里面还吐着一些含糊不清的字眼儿。

    “嘿嘿,怎么样,现在还鄙视我不?还想让我自杀撞墙不?”李阳毫不客气,通过系统信息得知,这瘦子警察不知怎的,从小就特怕挠痒,看了很多医生都没医治好,他这种怪癖很古怪,要是谁挠他的痒,就会如抽羊癫疯般不能自已,轻则浑身抽搐口吐白沫,重则,当场死亡也是很有可能的。

    而此刻的那帮警察根本就不知道为何这小子给瘦子警察挠痒,他就会变成这样,只是心中越发迷惑起来,为什么当这两个警察都看他不顺眼的时候,这小子总会作出一些古怪的事情来,立刻就能让他们服软,怎么会这么邪门儿?难道这小子会什么邪术?

    去他大爷的邪术,现在是新世纪,是科学时代,怎么可能有这些东东?

    除了两三个依旧不信的警察外,其他人都纷纷退步,都不敢轻易和李阳对碰上,生怕自己有啥把柄被对方抓住,那那时可就惨了。

    “别,别闹了……求求你,求求你饶了我吧,不敢鄙视你了,以后我再也不敢鄙视你了……”这瘦子警察被折腾得够呛,脸色已经开始发白,甚至肢体动作都无法自已的胡乱动了起来。

    李阳得意一笑,心说你小子刚才不是挺横么?敢得罪我,这就是下场!

    虽然有意戏弄,但他头脑还算清楚,他知道,这瘦子警察的怪癖怪异得很,要是做过分了,随时都会有暴毙的可能,要是因为这样,自己就成了杀人犯,那尼玛可就哭天无泪了。所以他适可而止,当下停下手来,傲然道:“下次鄙视你得找准对象,不是谁都可以鄙视的,知道么?”

    “知道,知道。我以后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瘦子警察已经尝到了厉害,连连点头,不敢再有任何言词放迭。

    而这时的孙总裁因为没有孙子一点消息,正犯愁着,现在又被儿媳妇这样闹腾,心中一急,顿时就感觉心脏如遭轰炸般,有种仿佛要随时爆炸的感觉,额汗接连冒出。本来还祈祷着外面那帮警察赶紧进来帮自己解围,但是却迟迟没有动静,更觉得这帮国安都是窝囊废,连这点小事都办不好,看样子要指望他们找到小孙子是不可能的了。

    现在听到了门口似乎有些动静,他刚想起身出来时,他那泼辣儿媳却是抢先一步,夺门而出,看着一帮警察和一个十七八岁的小青年,立刻谩骂道:“你们在这外面吵什么吵?难道要跟我比吵架么?一点正经事不干,就知道闹这些没用的!难道国家养你们来吃白干饭的么?我们纳税人一年上缴那么多的税,就是让你们闲得无聊的聊天打屁的么?滚滚滚!都滚!都给我滚得远远儿的,要再让我听到你们这外面的动静,看我不扒了你们这身警皮!”

    听到这女的话,所有人的嘴巴顿时扭曲成了‘O’字形。

    之前听房间里的动静,大家都只当这女的有些泼辣,或者说是救子心切,可以原谅。但是现在面面看着,尤其是那番粗暴的话,实在令人难以想象这会是出自一个身材高挑,脸蛋精致,且长发飘飘,风姿卓越的熟女之口。

    “嘿,论暴力,莫应雪那小妞还比得上,但是泼辣,这女的可是更上一层啊……”

    当所有人震惊之时,唯有李阳率先反应过来。他抬起头来,仔细的打量着这女的,看模样不过二十五六岁,穿着绯红色的吊带裙子,前胸波涛程度,与莫应雪有得一拼,双腿之下,白皙细嫩,还配着光滑的黑丝袜,泛出一抹春光,与至少六七里面的半脱高跟鞋相得益彰,尤其是因为此刻侧着身子,勾勒出完美的S曲线,那富有张弛弹性的翘臀,轻轻的触碰到门边,更添风韵。

    如果真要拿莫应雪和这熟女做比较的话,那么莫应雪就是清晨滋养心田的甘露,而这熟女则是黄昏落人入枕的贴心绵,二者在格调上略有偏差,但在本质上,都是能引起大众色狼肾上激素的居家必备之物,实乃人间极品啊!

    “咕噜……”

    情不自禁,李阳竟忍不住吞了口口水。

    “小子,看什么看?没看过美女么?”这熟女注意到了李阳的表情,本来身为一个女人,能够让任何男人看到后就会产生本能的生理反应,这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情,但是现在的她,却没有心思,尤其是看到对方那脸上露出的毫不掩饰的贪婪目光,顿时火大:“老娘纵横情场十余年,什么样的人没见过?像你这种小痞子更是司空见惯,不过有句话叫做祸从口出,灾自瞳临!最好避开你的狗眼,要敢再看老娘一眼,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眼珠子挖出来,丢出去喂狗?!”

    “尼玛?说话这么奔放?”李阳一呆,着实为这熟女风骚,豪放的性格汗颜。

    而其他那帮警察,则是在看到李阳出糗后,纷纷讥笑起来。

    “嘿,你们看,这小子吃瘪了,还以为他多牛比,遇见厉害的主儿,还不是焉的跟孙子似的。”

    “可不是,我听说,这孙总裁的儿媳,可是黑道大哥最疼爱的妹妹,即便是孙总裁,都拿她没辙。”

    “他那大哥不仅仅是黑帮那样简单,据说与国际上的大头目都有着密切联系。”

    “难怪这么嚣张,哼,看这小痞子这回如何应付。”

    “刚刚在我们面前拽算什么本事,要有能耐的,就把这女的给驯服了,那老子马上就跪地磕头,叫他三百声爷爷。”

    “……”

    一帮幸灾乐祸的警察纷纷起哄起来。

    他们心里都认为这熟女不仅有个有钱的老公公,还有个势力极大的哥哥做后盾,别说一般人不敢招惹,即便是他们的头儿都得让步三分,更别提这个一无是处的小痞子了,大家都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带着讥讽表情的等着看好戏。

    他们故意把话说得稍微大声了些,因为那熟女在门前,所以听得不是太清楚,但是李阳却是听得真真儿的,当下一股怒火冲入脑门儿,他妈的,我李阳这辈子最恨别人看不起我了!人家可以打我,骂我,但不能侮辱我!什么狗屁黑道大哥,大姐头的,在我李阳面前,就是一坨狗屎!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受到了之前那系统的作用,莫名的竟是给他带来了一股强大的自信,快步走到之前那说要跪着喊爷爷的警察面前,冷冷道:“你刚说什么?有种再说一次?!”

    “再说一次?嘿嘿!”那警察面不改色,反而讥讽道:“虽然我不知道你刚刚做了什么手脚,让昂哥他们都对你笑脸盈盈的,但是他们怕你,我可不怕你!就你这小痞子,就是一大白菜,大街上一抓一大把,能有什么真本事?我既然敢说就不怕不承认,我说,你要是能够将这妮子驯服了,老子就当众磕头,叫你三百声爷爷!”

    “好,这可是你说的!”说完,李阳转身就要去教训那泼辣的熟女。

    “嘿,慢着。”那警察忽然叫住李阳,戏谑道:“这可是我的条件,你呢?要是你没能把这妮子驯服,又怎么着?”

    “尼玛,老子要搞不定这骚娘们儿,我倒过来给你磕头,叫你一千遍爷爷!”李阳暴喝道。

    “嘿嘿,好啊,那感情好,哥几个,咱就等着看好戏吧。”那警察立刻大笑起来。

    而其他的警察也是跟着帮腔:“哼,这小子真是不自量力,敢去教训既有钱又有势的大小姐,这不是鸡蛋碰石头,自寻死路么?”

    “可不是,他要能驯服那小妞,老子也跟着跪地叫爷爷都成!”

    “哈哈,你再打赌,那这小子不就是得叫两千声爷爷了?”

    “嘿,到处哭喊着叫爷爷,这不是杂种么?到时这小兔崽子,可就是货真价实的小杂种了!”

    “哈哈哈哈哈……”

    听着这帮家伙如此难听的话语,气得李阳浑身直发抖,但是他没有冲动,反正已经打了赌,那就等到结果出来再好好教训他们。

    默不作声,李阳强压着心中火气,就要过去时,一旁的陈昂见事情不对,毕竟现在自己有把柄在李阳手上,得尽量讨好他才是,马上就拉住他:“我说小兄弟啊,这事儿可开不得玩笑,你不能冲动。跪地叫爷爷是小,你要得罪了这大小姐,你就惨了。”

    说着,也不待李阳发话,他就冲着那帮打赌的警察说道:“我说你们都闲得蛋疼了是不?开这种无聊的玩笑,我做主,这打赌取消,该干嘛干嘛去。”

    虽然陈昂在国安是元老级的,资格老,很多后辈都比较怕他,但是之前与李阳打赌的那警察,与陈昂同进国安的时间差不多,于情于理,都不怕他,更加上这陈昂平时的为人作风,让他也看不惯,所以根本就不予搭理,冷笑道:“做主?你做什么主?这是我们跟他的事,碍着你什么了?要取消也行,咱们毕竟同事一场,我也算给你个面子,就不要他去干这种傻逼才做的蠢事儿,只要给我跪下磕头,再赔点笑脸,我就放过他了。”

    “我去你大爷的赔笑脸,老子李阳跪天跪地跪父母,凭什么给你跪?你算什么狗屁东西!取消什么,这赌,老子今天还就跟你打定了,瞧好吧。”

    说到这,他看见陈昂还想再说点什么,却是摆手打断,低声道:“你小子还蛮上道,知道这时候上来给我说两句好话,既然你讲规矩,我李阳也仁义,你放心,你那点破事儿我还没兴趣,我只会烂到肚子里,不会给你抖出来的,你就把心放在肚子里吧。至于这件事情你就别再劝了,我心里有数,不会胡来。”

    说完,也不再理会他人,李阳直接走到了那熟女面前。

    因为之前双方相距比较远,所以对于李阳和那帮臭警察的谈话,熟女听得不是很清楚,而这时的孙总裁也从屋里走了出来,看见眼下一幕,尤其是李阳这个年轻人时,心中忽然生出一丝异样,他并没有多说什么,而是静静的看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