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科幻小说 > 丧尸绝城 > 章节目录 第14章 驯服烈女,刮目相看?
    李阳抽耳光子的举动来得很突然,很直接,几乎毫无征兆的,就狠狠的抽在了陈瑞欣的脸上。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摸着粉红脸蛋上那烫红的印记,陈瑞欣惊得瞠目结舌,一脸难以置信的望着李阳:这是我的幻觉么?这是真的么?这个看似其貌不扬,无论身世,成绩都很烂的小痞子,竟然敢先后摸我的胸部,抽我的耳光?这……这简直太疯狂了!难道他真的不怕我哥?不怕我身后的那些强大势力么?

    此刻的李阳,将陈瑞欣的内心把握得极准,看着对方惊愕的表情,趁热打铁,又紧接着再次甩了好几耳光在陈瑞欣的脸上,并且随着频率的加深,他抽打的幅度与力量也是成倍轮翻,并且嘴里还嚷嚷道:“怎么样,你说我敢不敢摸你?你说我敢不敢揍你?只要惹到我李阳,别说是你了,就是天王老子来,老子今儿也照打不误!”

    随着李阳这声爆喝传出,看着李阳似乎是毫无顾忌的狠狠抽打陈瑞欣的耳光,一个个警察包括之前担心被抖出秘密的陈昂都顿时纷纷露出惊骇的表情。

    “这,这臭小子,这是疯了么?”

    “他,他不仅摸了这妞的胸,竟还敢动手打她?”

    “这还不是最重要的,他而且还边打边骂,似乎是故意说给这小妞听的,难道这小子根本不避讳对方身后的势力么?”

    “你看,孙总裁也皱眉起来,但却不出言制止,莫非……连孙总裁这样的大人物,都害怕这小子?”

    “尼玛啊,他到底是什么来历啊?”

    一时,四周莹莹嗡嗡的低声细碎声,宛如沸腾开水,爆裂开来。

    坦白说,大家的内心都自认为这小子不过是一个没有任何势力撑腰的小痞子罢了,看着他的目光,多少带着一些鄙视色彩。

    他此刻所为,大家反复讨论过后,也只当不过是他一个年轻小屁孩儿,不知天高地厚罢了,或许现在发泄爽了,但是随之而来的后果,那就难以想象了。

    “哼,有什么了不起的,我看这小子,不过就是一时脑袋发热而已,等着瞧吧,待他打完了,依这大小姐的火爆脾气,非得将他千刀万剐了不可!”

    “嗯,说的是,咱都别去插手,静等待会儿这小子受罪,保不准,这小妞的老哥,很快就会带着人马杀上来了。”

    “虽然咱是国安的,但是黑道上的人物,能少惹还是别惹,到时候吃不了羊肉,反倒惹一身骚。”

    这些警察细碎的议论声,虽然压得低,但是字字句句,无不清晰明刻的传入李阳的耳中,但是他的神色却是没有丝毫动容,而是心中冷笑:嘿嘿,你们这帮傻逼,搞不清状况就别在那瞎BB,真正遭罪的是谁,那咱就拭目以待吧,别忘了,你们这几个王八蛋欠我的三百声爷爷!

    而此刻的陈瑞欣,虽然脸上被抽打得火辣辣的疼,但是回想着之前这李阳无比爷们儿的举措,却是令她芳心萌动,坦白说,对于李阳这普通长相,竹竿身材,还有清贫的家世,陈瑞欣一点也不在乎,她只希望能在有生之年,遇到一个敢于与自己叫板,并且懂得呵护自己的真男人,虽然不清楚对方对自己到底是什么意思,但是这时的她,却已芳心相许了。

    当然,李阳并不是依靠那莫名系统,就任意妄为,他知道任何事情都要适可而止。一则是陈瑞欣是女人,当着这么多人面被打,无论如何,也是会生气的。二则是其名义上的老公公可还在这儿看着,要真闹出点啥事,只怕自己怎么人间消失的都不知道,所以在感受到了近前的陈瑞欣,因为自己抽打幅度的增加,而慢慢的放弃了挣扎的迹象之后,他才慢慢的抽回手来,低头一看,看见此刻的陈瑞欣如今已是脸颊通红,若是没有抽打的话,只怕不少人都会认为这是因为她看到李阳而砰然心动,害羞所造成的。

    “怎么样,你说我敢不敢摸你,你说我敢不敢打你?”李阳笑吟吟的看着对方。

    “你!”陈瑞欣握紧了拳头,心中激动万分,太好了,我苦苦寻找了好几年,今天终于碰到了一个敢这样和自己叫板的真爷们儿,在外人眼里看来,她是在握着拳头,准备怒火的爆发,但是她自己却在思考,自己已经认定这小痞子了,该怎样取得与他的进一步接触呢?

    其实,她自己现在还不太确定,若是两人日后真正的交往起来后,对方或许是因为贪婪自己的美色才在一起,还是真心实意的对自己好,哥哥就是因为怕自己被男生欺骗,所以从不让任何异性接近自己,如今面对异性,坦白说,这还是她的第一次,虽然平时看着她较为泼辣,任何事情都是任意妄为,但是在与异性接触方面,她却是个粉嫩新人,完全不懂门道。

    这时,当那帮警察在看到陈瑞欣因为遭到李阳‘毒打’而握紧拳头后,心中都讥笑着等着看好戏:嘿嘿,现在你小子爽完了,该是你付出代价的时候了。这小妞这么泼辣,估计不叫他哥来,都能将你给活剥了,等着吧,待会儿被这小妞摧残过后,再滚过来给大爷们下跪,磕头喊爷爷,哈哈。

    至于一直都卡在门边默默关注这一切的孙佩德,却是皱眉着。看见方才一幕,他很是佩服李阳勇于与这泼辣丫头硬碰硬的勇气,心说自从我认识这小丫头以来,还从没见过谁敢跟她说一句重话,更别提今天打她了。这样一个年轻少年,还真是有种独特的魅力,即便是不知天高地厚,那也照样值得称赞。

    只不过这丫头的脾气性格自己是很清楚的,如今这少年打了她,保不准这丫头会十倍甚至是百倍还回来,待会儿我是继续在旁边看戏呢?还是应该适可而止的出面阻止下?

    一时间,所有人都将目光完全的聚集在了陈瑞欣的身上,那帮警察们都是脸上带着浓烈期待目光的,想要看她是如何摧残李阳,对于那个赌约,他们自认为赢定了。而孙佩德则是一脸担忧,他还真怕这丫头作出什么过分的事情,心里也纠结得很。

    但是不管他们如何的猜想,如何的担忧,李阳却是完全无动于衷,借助系统的帮助,他已将陈瑞欣的心理摸得一清二楚,所以现在面对看似愤怒无比,握紧拳头的陈瑞欣,却是脸上带着梨花般的灿烂笑容,说道:“怎么,看你这样子,似乎是被我打得不爽?”

    “不,不是不爽,而是……”陈瑞欣‘愤怒’的脸上话说到一半,立刻就勾起了其他警察的胃口,大家纷纷睁大眼睛的等着好戏上演,但是无论他们如何的设想,却完全没想到的是,这妮子竟然会鬼使神差的冒出这么一句话来:“太爽了!你打我打得真是太爽了!还从没哪个男人像你这么爷们儿,不仅敢摸我的胸,而且还无所顾忌的打我耳光,你真是太帅,太有型了!要是,要是我没有嫁人的话,我,我现在就巴不得嫁给你啦!”

    “啊?!”

    此言一出,众人大跌眼镜,险些摔倒在地。

    所有人都不可思议的看着这成熟诱人的小妞,暗道:这小妞说什么胡话呢?难道有受虐倾向?尼玛!被打得脑袋像猪头一样,非但不生气,反而还说好爽?难不成,一般的作爱都满足不了她,她更喜欢在夜黑风高时,在某个角落里被拉着搞强健更痛快?

    “我去!搞什么搞,这样一来,那赌约我不是输定了?”

    之前那打赌的警察一脸汗颜,任他如何猜想,却也无法想到这小妞竟会是如此反应。

    这简直是黑马啊,爆冷门啊!

    “哦?这么说,你很崇拜我咯?很欣赏我咯?”陈瑞欣的反应,早在李阳意料之中,所以他脸上依旧笑容未改,调侃道:“那么我说的话,你也会听了?”

    “嗯嗯,是,是的,你真man,说吧,你想让我做什么呢?我保证做到。”心中已经完全认定李阳是自己命中注定的白马王子后,陈瑞欣的态度立刻发生大转变,一改方才泼辣任性的脾性,言谈举止,都拘谨起来,若是没有之前的形象对比,只怕将她当作一个小家碧玉那也是完全可以的。

    “呃,让你做什么呢?……”李阳其实早就想好了,他故意装作思索的停顿了一下,瞥眼看了一眼左边那眼珠子都快惊得掉出来的臭警察们,人人脸上写满了哀怨,愤怒的神色,不过却被李阳刻意过滤,随后再偏头看了一眼神色凝重的孙佩德,按照李阳的猜测,现在小孙子被绑,全无下落,自己又有心脏病,那么最需要的就是安静,所以他现在绝对是想赶紧将这泼辣儿媳弄走,想明白了这点,他也不卖关子,便对陈瑞欣道:“我没什么别的要求,就希望你现在离开,然后回家乖乖睡觉,或许一觉醒来,你的东儿就已经回来了呢。”

    “啊?你让我回家呀?”陈瑞欣脸上顿时露出为难的神色:“可是,可是东儿还没找到啊,我是他妈妈,他如今在绑匪手里,生死未明,我又怎么可能安稳的睡觉,不行,我得留在这儿,看这帮废物把我的东儿救回来。”

    “咦,这就不乖了啊……”李阳强忍心中笑意,皱眉道:“你刚不是说很崇拜我么?不是说对我言听计从的么?怎么刚刚说完,现在就不好使了?我都说了,你乖乖回家睡觉,保不准你的东儿就回来了。”

    “真的么?我就睡一觉,东儿就能回来?”

    “是啊,只要你乖乖的回家,不在这里吵着他们工作,问题不大呢。”李阳若有所思的说道,其实这本来是他的一个无心之说,只想赶紧将这女的弄走,这样赌约也就搞定,他可还等着那三百声爷爷叫呢。但是这一幕在旁人眼里看来,就不是那么回事了。

    首先是那帮警察,虽然李阳的言行举止刚刚看在眼里没什么问题,但是似乎隐隐中,这小子具有很强的掌控能力,能够潜移默化中,把握对方心理,并且善于抓住对方的弱点,从而赢得转机。这也顿时让那帮警察开始质疑起来,莫非这小子是个很有手段的人,只不过是故作平庸?

    再者就是孙佩德了。

    他自十几岁靠跑业务起家,经过几十年奋斗,如今已经是身价超百亿,名列华夏国十大超级富豪前三的集团总裁,这些年风风雨雨,坎坷之多,可以说是阅人无数,不知为何,早在这少年刚刚进门的时候,竟就给他带来了一种特别奇怪的感觉,至于怎么奇怪,就连他自己也说不上来,只是隐隐中,感觉这少年很不一般。

    尤其是眼下亲自看到他是如何驯服自己这难缠的儿媳,还有用巧妙幽默的话将儿媳哄骗走,这很明显是帮自己解围。自己刚才还苦恼为什么这帮国安警察不来解围,但是没想到却让这少年帮上忙了,他现在对李阳内心可以说是感激涕零,若是可以的话,他想和这个少年好好的接触接触,只不过现在人多,双方身份又有些特殊,自己主动出面找他不太合适,要是这少年能够主动找自己那就好了。

    这陈瑞欣略微的想了想,自己刚刚打算要与这人接触,那么必然要留个好印象,而且说到底,自己在这里,的确是帮不上什么忙,所以也就点了点头,答应下来:“那,那好吧,我现在就回家。不过,你得把你电话告诉我,要不然我不走。”

    “呃……电话啊?”李阳一怔,自己家里虽然能保得个三餐温饱,但是多余的钱的确是没多少,别说用手机,就是能买点像样的衣服穿就不错了,一时间,不禁有些尴尬起来。

    而那帮警察在看到先是这小妞被李阳暴打了一顿后,嚷嚷着说好爽,现在身为一个女生,竟还主动问对方要电话,几乎全都傻眼,看向李阳时,目光中充满了各种羡慕嫉妒很:这尼玛的,老天不公,老天不公啊!老子怎么碰不到这样的好事?这小子难道昨晚跟狗睡觉的么?狗火这么旺?

    正当李阳不知所措时,一直沉默不语的孙佩德走上前来,虽然心中比较欣喜终于能将这泼辣儿媳送走了,但是脸上还是故意装作严肃的表情,沉声道:“瑞欣!你一个女人家家的,在这里大吵大闹像什么话?还有,你可是我们孙家的儿媳,怎么可以当着我这老公公的面,问别的男人的电话?难道当初进家门的时候,没教你三从四德的礼数么?行了,赶紧回家,别在这里瞎闹了!”

    “爸,我……”

    “怎么,难道我说得还不够清楚吗?”孙佩德喝道:“东儿现在还没找回来,正是争分夺秒的时候,你别耽误人家警察同志工作。”

    陈瑞欣心中有些火气,刚想发火,但转念又想到自己的白马王子可也叫自己回家呢,算了,就当是给这烦人的老公公一个面子,笑着对李阳说道:“好吧,那我回家了,不过……我会再找你的,拜拜。”

    说完,也不待李阳说什么,她便一溜烟的走出了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