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科幻小说 > 丧尸绝城 > 章节目录 第16章 忽悠,接着忽悠……
    虽然嘴上这样说,但是这黄队心里也没底,要是碰到以往的罪犯,对于他们这些办案经验丰富的老侦查员来说,绝对是手到擒来。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但是对方却是被国际通缉多年的重犯,对于任何事物都比较敏感,并且反侦察能力很强,稍有什么风吹草动,就会立刻望风窜逃。

    “黄队,刚刚我们通过最新的GPRS定位系统追踪对方所打出的电话位置,但是很遗憾,时间太过短暂,而且似乎对方使用了某种隐形系统,刻意回避定位追踪,我们只知道对方现在在建成街一带,无法细化准确的地址信息。”

    此刻,刚刚已经就刚才的电话追踪完毕的警察将报表拿来,脸上露出一丝无奈与尴尬,身为国安高等人才,在国外接受多年精英培训的他,却无法对一个绑匪进行地位追踪,实在汗颜。

    黄队皱眉,瞪了他一眼,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你要说也待会儿私下跟我说啊,现在这不是给孙总裁添堵么,不由尴尬一笑,对孙佩德道:“嗯,既然能锁定对方在建成街,那么我们立刻组织基层警力,对那片地区进行排查,相信过不了多久,就能将他们抓住……”

    “唉,希望如此……”孙佩德明显没有信心,悠悠叹了口气。

    随后,黄队等人宽慰了孙佩德几句后,便出去忙着准备了。

    看着此刻孙佩德脸上的失望与担忧表情,李阳心中也不好过,在这时,他心中忽然萌生了个念头:要是我能将这种区域地位细化到楼道,门牌号就好了。

    “叮……”

    随着李阳这个念头的闪过,在其脑海里忽然闪现出一片奇异的波动,随后就听见系统机械般的声音:“宿主您好,我是情绪操控系统X08,经过三次情绪调控,您现在已获得与我沟通协调的资格。

    “呃?什么东东?”李阳一怔,四处环看,却并未发现任何迹象,心中疑惑:“这是从哪儿冒出来的声音?我怎么看不到什么狗屁系统?”

    念头刚刚闪过,系统声音再次响起:“系统养料现在仅存0.8%,可为宿主提供一半的初级辅助,若要提供中期辅助,就要将系统养料完全消耗,一般情况下,想要获得与我的见面,就需要养料消耗完毕,进行补充之后,才能允许。所以您目前看不到我,我不过是存在您的腰部,通过电流,导入您的脑电波,从而完成对您情绪操控的工序。”

    “尼玛?你在我的腰部?”李阳吓了一跳,但通过前后三次的奇怪异动,他也没有太大怀疑,略微沉吟了下,问道:“那你这款系统有何作用,能为我提供什么?我又需要付以什么报酬?”

    “既然称呼您为宿主,那么您就是我的主人,系统将会无条件的帮助您完成任何操作,不收取任何报酬。只要您按时为我提供养料,不让插件瘫痪就行了。至于我这款系统的作用,其实就是通过宿主您自主操控对方情绪,或者将对方情绪消磨来达到您心中的目的。具体情况,等我们见面时,再与您详细解释。

    现在通过系统扫描,发现您潜意识希望通过声音途径获得对方详细信息,愁绪情绪逐渐增加,如今初级辅助已无法为您提供服务,现在您只有一个选择,就是消耗剩下的所有养料,强迫展开中级辅助,这样不仅能为您提供帮助,还能令系统重新关机,届时我会通过潜意识向您导入如何为系统补充养料的方法,宿主是否确定使用?”

    虽然不清楚这系统到底是从何而来,但听到对方说能操控情绪,因为之前已经尝到了甜头,所以李阳没有任何怀疑,想起刚才自己念头里所萌生的要知道那帮绑匪的确切信息,他就感觉到或许这中级辅助就是通过声音来寻找到对方的真实目的地,所以毫不犹豫便答应下来:“行,反正我是外行,既然你说提供中级辅助更好,那就按照你说的办,我确定。”

    “多谢宿主的信赖,本系统必将为您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嘟嘟……”

    系统说完,立刻响起嘟嘟声,短暂间隔过后,机械的声音再次传来:“报告宿主,关于系统操作,有初中高三种辅助,每种辅助所耗费的系统养料不同,初级是通过直接面相采取对应措施,中级是通过动态来获得,包括声音,动作,视觉感官,而高级辅助则是通过静态,比如对方的一字一画,生活日用品,体味及往常回忆。

    现在您已确定消耗系统仅存的0.8%养料展开中级辅助,也就是通过之前绑匪电话的声音来获得对方信息,通过系统扫描获得,对方绑匪总共有四人,其中有两名华夏人,一名非洲人,一名阿根廷人。都是绑架各国富豪的国际通缉犯,他们现在正处于极度恐慌的暴怒状态,位置在建成街方圆胡同XX道XX小区XX幢……已在大楼下尾的烂尾墙里安装了数公斤炸药,其情绪达到危机边缘,随时将会引爆炸药……”

    “系统分析报告播报完毕,系统养料不足,系统养料不足,准备关机,准备关机,嘟嘟……”

    随着嘟嘟声响起,仿佛电脑关机般,响起一阵轻音乐声,马上就没有了任何动静。

    “呃?这就没了么?”李阳一怔,因为有了前后的经验对比,所以他对这系统没有任何怀疑,如今他已经得到绑匪的具体信息,相信通过自己的帮助,东儿会平安无事的,不过这是通过系统获得,这种系统从严格意义上说,可以算得上是种异能,以前自己没少看网络小说,知道那些都市小说里,经常就是主角获得异能后,马上变得超级牛逼,什么御姐萝莉,人妻熟女,都是争着抢着要到自己怀抱里,从此美女金钱在手!

    李阳曾经痴迷看小说,经常一周都蹲在网吧里,人家那些天天蹲网吧的都是打游戏的人,而他却是望着屏幕一动不动的看小说,要没了解他的人,只怕会把他当神经病,这傻叉有病吧?坐在电脑前什么都不足做,就一直盯着!

    虽然还未与这系统正式见面,但是隐隐中,他感觉这系统是一个很大的BUG,没想到那种传说中获得异能的事情,竟然会发生在自己身上,能够自主的操控对方情绪,并且获得整治对方的方法,那么以后即便是天王老子看着自己都得服软,这真是太牛逼了!

    “哈哈哈!”一时没忍住,李阳竟是偷笑出声来。

    “嗯?小兄弟,你怎么了?”看见李阳自个儿在那傻乐,孙佩德一脸疑惑的看着他。

    “呃,没什么,嘴有点抽风。”李阳尴尬一笑,觉得自己虽然想帮忙,但绝对不能直接说系统,得换个方式,拐弯抹角一下,想了想,便道:“孙总裁,您觉得玄术如何?”

    “玄术?”孙佩德皱眉,古怪的看着李阳,道:“玄术天理八极,遍及星辰五行,据说,知其一,通八道,了全面,可通达文理,那是我华夏文明的瑰宝,常人可遇不可求,你说这个什么意思?”

    听到孙佩德如此说法,李阳心中暗喜:我就知道,像你这种老家伙,对于年轻人嗑药蹦迪玩时尚没兴趣,但却对古时的清理玄术极有感触,既然你对这种东西很敬仰与向往,那么我就顺竿子往上爬,咳嗽了两声,一本正经道:“孙总裁与我真是志同道合啊,其实,对于玄术真解与探寻,我已研究多年,今日之事,自是天道之论,若不然像我这种正派人士,又怎会鬼使神差的跑到按摩店去?我方才通过面相,感觉你我机缘不小,所以才特地进来与你聊天,缘分,这真是天大的缘分啊!”

    “这少年虽然言词诙谐,但一系列举止,却总令人出乎意料,莫非他说的都是真的?”孙佩德久经商场,对于人物洞悉,可谓独道,虽然李阳说得比较夸张,但也正因为这种夸张,却是令他有种信赖的感觉,沉吟了一下,便道:“那既是缘分,依你所言?……”

    见到对方上钩了,李阳赶紧趁热打铁道:“方才我在进入酒店前,已观察天象,发现西北泛红,血光乍现,而那西北方向,正是建成街一带,您孙子今日有血光之灾,而我向来秉持知之不言是为罪的观念,既然让我知道这件事,那就绝对不能袖手旁观,正如您刚才见到那帮警察耍赖,便上来主持公道,这就是因果循环,您种下了因,之后才有果,您有难,才有贵人相助。

    眼下情况危机,尽管天机不可泄露,但是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所以我只能冒天下之不惟,将天机泄漏与你,希望能帮助您孙子渡过此劫。当然,您可以把我当成神经病或者疯子,说的胡话,要这样,那我现在就出去,若您把我的话当真,对玄术至圣至明,没有怀疑,那么我需要您向天发誓,绝不将我今日行径,泄漏出去,否则……你懂的。”

    虽然李阳说得玄乎,但是神情却是自始至终严肃无比,看样子不像在胡说八道,而孙佩德这种生意人,向来比较信这些邪门儿东西,正如警察出门办案,都要事先拜拜关二哥那样,是同样的道理。

    “既然他要泄漏天机,帮助东儿度过劫难,虽然不知道真假,但是死马当活马医好了,要靠那帮废物警察去破案,只怕东儿早就是具死尸了,不管怎样,赌一把吧。”

    心中笃定,孙佩德立刻举起右手,对天发誓:“我孙佩德郑重起誓,绝对保护少年高人隐私,若泄漏半字,天诛地灭,死无葬身之地!”

    “嗯,很好。”李阳强忍心中笑意的点点头,正经道:“你听好,那帮绑匪的确切地址是在建成街XX道XX小区……,他们现在情绪暴躁,随时都会撕票。而且在楼道下部,还安装了几公斤炸药,随时都会引爆,你现在马上去通知黄队他们前去小区,先将楼底的炸药拆除,至于警察赶到后,东儿是否被撕票,那就只能看天意了。”

    说到这,他还故意偏过脑袋去,望着天花板,沉重道:“我今日冒死泄漏天机,必引灾祸,但为了救人一命,我只好牺牲自己了,唉……但愿上天见怜,保佑你孙儿平安无事吧。”

    听语气很低落,很低沉,但实则这李阳却是脸部扭曲的狂笑不止,要是这一幕被孙佩德看到,肯定会狠狠的抽他两耳光:我去你大爷的,老子孙子都快挂了,你小子还敢来忽悠我……

    听到李阳如此精准的天机,孙佩德不由心中惊讶,据他所知,玄术研究,少则二十年,不然无法通晓门道,而如今这小少年竟是将事情推算得如此精确,不由质疑:“要真是这样,你直接跟黄队他们讲就好了,为什么要让我去说?”

    李阳叹道:“与一人讲是为过,与众人讲是为罪,难道你要让我以罪带过?承受永世轮回之苦?”

    听到这,孙佩德不由恍然大悟:没错没错!玄术至理,胜在自我领悟,自我参详,告诉一人,就已是犯下大过错,若是告知众人,那便是大罪过,天理不容的,我怎么将这事忘了!差点就害了这少年高人,幸好幸好。

    想到这里,孙佩德立刻惊喜的站了起来:“少年高人,多谢指点。”

    “嗯,你去吧,此事只当我不知道,我有些困了,先休息会儿。”说完,李阳便一头倒在床上,呼呼大睡,这总统套房的卧室就是爽啊,软绵绵的,就像女人的胸部,尼玛,躺在女人的胸部里面睡觉,这滋味,可真是不一般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