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科幻小说 > 丧尸绝城 > 章节目录 第36章 怒发冲冠?
    李阳现在将所有的心思抛之脑后,一门心思的研究着对付张裕迁那帮家伙的事情。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他走出了校门口之后,径自的来到了之前双方约定好的农贸市场。按照他的想法,正好今天上课时从张硕那儿拐来的摄像机能够派上用场。因为这农贸市场已经搬迁,所以这里早已废弃,随处都是残砖瓦烁,灰尘满布,别说人来这儿了,就是一些猫狗都不愿往这地儿凑。

    “我得赶紧把东西弄起来,哼,张裕迁那王八蛋,还想教训我,这回看老子怎么整死你。”

    想到自己早已计划许久的计谋,李阳不由暗自为自己的聪明才智折服。也不耽搁,四处看了看,发现身后有个废弃的二楼,窗户玻璃早已被打烂了,那位置正好可以直接看到这下面的情形,马上跑上前去,找了个隐秘的地方,将摄像机放置好,再用一块黑布将其蒙住,以防被那帮兔崽子发现。

    事实上,他这种做法很明显,就是想要将事情经过完全拍摄下来,虽然在过程中,李阳肯定不会吃亏,但是他却能通过召唤出系统里所储存的牛人,来改变摄像进程,以此达到目的。

    仔细认真的折腾了几分钟,忽然感到肚子有些饥饿,虽然中午的饭菜吃得挺饱,但不知道自己消化的食物是不是都被真李阳给回收干净了,现在竟有种饿得天旋地转的感觉。正逢下午上课的时候,让张硕这死胖子大出手给了十块钱,于是马上溜下二楼,抄着一条小道,到外面的街边买了一点零食,一边吃着,一边坐在小吃店歇息。

    不知不觉,也不知道是不是天儿太热了的原因,竟导致他昏昏欲睡,靠在椅子上,就呼呼大睡了过去。

    梦境中,他梦到了秋梦儿,她此刻正笑脸盈盈,朝着自己这边,娇躯般扭摆的过来,一手搭在自己的肩膀,一手搂着自己的脖子,微微弯腰,将那香喷喷的嘴中热气,轻轻送进自己的耳朵里,浑身阵阵电酥般的感觉连连传来,这种感觉,无异于与当时在按摩店时的情况一模一样,只不过李阳现在却感觉更爽,因为这人并不是那姿色一般的按摩小妞,而是自己的梦中情人。

    慢慢的,随着李阳整个身子的酥软,这秋梦儿的身躯慢慢的淡化在视野里,最后竟然直接的腾空而去,朝着远去的方向飘荡而去,李阳惊慌失措,愣在原地,伸手想要去抓住秋梦儿,但是任凭他如何的使劲,如何的呼喊,秋梦儿的身影却是逐渐的远离,直到最后消失不见……

    “梦儿,梦儿,你别走,你别走……”

    李阳一边呢喃,一边伸手抓去,但是刚刚伸到一半,忽然‘啪’的一声,一股巨力直接的拍打在了他的手背上,不禁一疼,顿时将他从梦境中拉回了现实。

    “妈的,谁敢打扰老子的清梦?”

    李阳心中气恼,不禁抬头,睁开眼来,立刻看到一名年约四十几岁的大妈级别妇女,身材之彪悍,手脚之粗壮,此刻正双手插着腰,脸上露出无比狰狞凶恶的表情,恶狠狠的盯着李阳,大喝道:“你这哪来的小兔崽子,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想吃老娘的豆腐?你也不出去打听打听,我豆腐西施可是这方圆百里出了名的冰清玉洁,别说是吃老娘的豆腐,就是一般的男人,连看都不敢看一眼,你小子可倒好,这看了不说,竟然还敢伸爪子过来,试图想摸老娘的胸,真是色胆包天!”

    “啊!”

    陡然看到这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超级恐龙,而且还听到对方如此恬不知耻的话,李阳顿时感觉一阵作呕,不由浑身一激灵,立刻睡意全无:“我说大娘,你谁啊你。”

    “大娘?!你小子居然敢叫我大娘?”这恐龙妇女听到李阳如此称呼,不禁勃然大怒:“老娘我年纪才二十九,三十不到,而且还是黄花大闺女,你这臭小子居然敢叫我大娘?不想活了是吧?”

    说着,这恐龙妇女就要上前来揪李阳的衣领。

    不过李阳却是眼明手快,赶在对方魔爪伸过来之前,抢先一步的逃窜开来,然后撇嘴道:“我说大娘,我这样称呼你就已经很给你面子了。你说你才二十九岁,说出去,谁信啊?打死我都不信!我要是再很点,估计就直接称呼你阿婆了,哈哈!”

    说到这,看到对方怒气冲冲,似乎一张脸要喷出火来的怒样,李阳也知道玩笑开大了,抬手看了眼手表:尼玛,五点二十多分了,糟糕!已经超出了这么多时间了,不知道张裕迁那帮家伙到了没有?要是他们没有看到自己,会不会认为自己怯场了,不敢去了?

    不行,老子得赶紧过去!即便是挨打,也不能让对方看扁了!

    兀自的定了定神,也不耽搁,他马上原路返回,沿着那条小道,朝着废弃的农贸市场的方向快速跑去。

    过了三十秒后,他成功的回到了之前安置摄像机的位置,可是当他一口气跑过来,两手杵着膝盖刚刚粗喘了两口大气后,抬起头来,眼前一幕,顿时将他惊呆了!

    尼玛,这是怎么回事?

    这,这死胖子怎么在这儿?老子在学校时不是千叮咛万嘱咐的让他别掺和这件事情的么?

    他怎么一个人过来了呢?

    李阳不禁惊恐交加,因为就在他现在所站位置的正前方十几米的距离,除了有差不多足足二十来个把头发染得五颜六色,浑身打扮得不是破洞就是耳环钉子的小混混,还有此刻正一脸戏谑目光的盯着眼前的张裕迁之外,人群正中围着的地方,还有一个再熟悉不过的身影!张硕!

    这死胖子现在正和这些混混相互厮斗着,简直仿佛癫狂了一般,朝着四处拼命挥舞,只不过,在这些人当中,大家都没有什么损伤,反倒是他自己浑身伤痕累累,手臂上,腿脚上,都有清晰铭刻的血痕,嘴角处,还留着血迹。

    虽然说张硕平时因为身受家庭原因的影响,他从小也跟随他父亲练过那么一点三脚猫功夫,更加上他本来身材就高大,反应敏捷,无论是力量还是身法速度,都是要比起寻常人来高出不少。但是俗话说得好,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他现在面对的不是一两个人,而是二十多个手里都拿着坚实家伙的小混混,这样相互厮斗了一阵,他已经完全处于了下风的状态,各种家伙雨点般的击打在了他的身上。

    但是现在的他也被彻底激怒了,打起架来,自然带着一股狠劲儿,整个人就如同一头完全癫狂的疯虎一般,极为威猛,趁着一个小混混不注意,立刻矫捷的夺过了对方的钢管,这下有了武器,相当于有了屏障,所以挥舞起来更加肆无忌惮,一时之间竟是让得那帮小混混不敢太过轻易的靠近。

    “我就草了,这丫的怎么自己单枪匹马的杀来了,难道老子的话不好使了是不是?”

    看到好兄弟现在被这么多人围攻,尤其是对方都没有受伤,就他一个人浑身伤痕,看着不由心如刀绞,不管如何,今天这事儿,他也是因为想要为自己出头才这样冲动的,又生气又恼火的同时,他的心中也是感动不已,顿时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二话不说,立刻就朝着人群飞奔了过去。

    这个时候的张硕,已经是被这帮小混混给围得水泄不通,别说是他想这个机会能够全身而退了,相信即便是一只苍蝇想要飞出去,估计都得问过他们手中的家伙才行。他们就这样相互再次厮斗了一阵,凭着自己的身体优势,张硕着实硬生生的摆平了五六个小混混,但是对方人数实在太多了,一人难敌众手,一个不留神,就遭到突然袭击,一只钢管打中了他的右手手臂,立刻一条青筋膨胀而去,仓皇剧痛之下,他已无法再次用力握住武器。

    “刷……”

    自然而然,武器从他手中快速的脱落了出去,在半空划出一道波澜的圆弧,便是乒乒砰砰的掉落到了地面之上。

    紧接着,有是一个尖嘴猴腮的家伙,再次抡起钢管过来,朝着他还在负隅顽抗的左臂狠狠的抡了一下,双臂顿时遭受剧痛,身子一软,险些直接摔倒在地。要真是那样的话,只怕他会被这帮家伙给直接殴打成变形金刚,不知道会被打得有多么凄惨。

    而如今,因为现在没有了唯一可以依靠的武器,情势迅速急转而下,随着一旁的张裕迁一声令下,那二十多个小混混立刻一拥而上,手中的各种木棍,还有钢管的家伙事儿全部都朝着张硕身上招呼了过去,根本就没有任何顾忌,几乎就是哪儿疼就往哪儿凑,渐渐的,张硕那高大的身躯,终于是独木难支,没有任何支撑的直接倒在了地面上了。

    而那些小混混许是刚才被张硕的顽抗能得身上有些伤害,所以现在看见张硕终于无力支撑的倒下了,立刻心里仇恨翻涌上来,又是加大了力量的拼命摧残着张硕的身体,从围堵的人群里面,不时传来张硕那凄苦的惨叫声,直听得人连连眨眼。

    在这些围殴张硕的人群里面,除了刘月和周俊这两个还是在校学生之外,其他的大多都是十八九岁的社会上的不良混混,像什么平时抽烟喝酒打架之类的,几乎就是家常便饭,因为很有经验,所以在动起手来,就显得格外的狠,其中有一个小混混很明显是刚才被张硕一抡钢管给抽打到了腹部,很老火,对于刚才被打很不服气,马上就举起了手中的一把西瓜刀,看这样子,貌似是想要动真格了似的!

    眼看着,这丫的就要朝着张硕的身上招呼过去了!

    然而,就是在这个时候,一声霹雳,忽然由天而降!

    “他妈的,都给老子住手!”

    伴随着李阳一声雷霆大喝声音传出,与此同时,他灵巧如狐一般的快速朝着那边冲去,很快便来到那小混混的面前,二话不说,果断的伸手拿住小混混的手臂。因为李阳从小打架的次数都比较大,而且论及打架的次数,他都比起张硕来都更有经验,当下臂膀猛然的一用力,朝着右边一拐,立刻就疼得那小混混龇牙咧嘴的惨叫了一声,手中的钢管瞬间脱落,然后李阳再顺手一前,拐住他的右脚,马上导致对方重心不稳,跟着就是一个漂亮的过肩摔,直接将他整个人连根拔起的抽离了出去。

    “砰!”

    随着一声脆生生的砰响传去,那名小混混立刻毫无招架之力的朝着旁边的墙根飞去,随后紧贴着墙壁的摩擦,落到了地上。

    虽然他的表情显得极为痛快,但是却只不过是皮外伤,应该没伤到筋骨。

    毕竟,这是李阳手下留情的结果。

    虽然现在看着好兄弟被这帮王八蛋残忍的殴打,心中无比愤怒,但是李阳并没有被这种愤怒冲昏了头脑,他心里很清楚,自己要是真的要下死手的话,万一真要闹出来了什么人命案,那自己这辈子可就算毁了,多少鲜活的例子啊,自己绝对不能够冲动!

    要是按照刚才的情况来看,自己只不过是将这丫的给仍到了墙壁上摩擦了下,真要是再稍微的下点死手的话,那么就是直接的把他扔到了不远处那到处向前着细碎尖利的剥离墙壁上,如果当时没有及时的克制住冲动,把他扔到那玻璃墙上,那估计这小子不死也得躺医院十天半月的。

    而这时,看到陡然出现的李阳,其他的那些小混混见状,立刻毫不犹豫的就要反扑过来,他们此刻手上都拿着各种家伙,要么是刀子,要么就是钢管,来势汹汹,似乎今天不将他二人摆平是不会心甘似的。

    但是,随着他们就要攻击的那一刻,一直都安静的站在这群人马后面的张裕迁见状,却是忽然出口的制止住了这帮小混混,随后在周俊和刘月二人的‘护驾’之下,显得从容不迫的走出了人群堆里,目光戏谑的看了双目愤怒得似乎能够喷出火来的李阳一眼,语气冰冷的说道:“臭小子,你小子真是不知死活,看来不见棺材还不肯掉泪啊。老子老早以前就已经警告过你了,离梦儿远点,她不是你的那盘菜,这盘菜太贵,你不配享用。

    但是你倒好,非但没有任何收敛的意思,今天居然敢当着老子的面和梦儿打情骂俏的,怎么着,是当老子不存在么?当老子是瞎子,是聋子吗?!你说说,这事儿怎么办?要是不给我一个完美的解决方案,今天你们两个兔崽子就别想四肢健全的痛快离开这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