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科幻小说 > 丧尸绝城 > 章节目录 第99章 偷传字条,险些被抓?
    回到学校后,李阳和张硕二人有说有笑的回到了座位上。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对于李阳这几天突然失踪,本来大家心里都挺疑惑的,但是经过班主任陈大全的讲解之后,心中就渐渐释怀,好像这小子被弄到什么地方去参加某个重要活动去了,虽然不知道这活动到底是什么,但是大家心里都没多大心思去研究,毕竟现在距离高考还剩一个月不到的时间,可以说大家都是在争分夺秒着,谁还有心思管他呢?

    尤其是李阳这家伙平时成绩不好,还爱打架,在班里呆着,估计也干不了什么好事,他走了倒是让大家省心了不少。

    至于那张裕迁,因为那天在农贸市场的事情,被弄得极度郁闷,本来打算着过后来找李阳算账的,但是这李阳却是突然玩失踪,尽管有班主任的解释,但是他的心里却是认为,肯定是李阳这小子害怕了,不敢面对自己,哼,跑得了初一,跑不了十五,你总不可能不回来参加高考吧,等你回来,看我怎么收拾你。

    大家心里都觉得,或许李阳还要不少的日子才能回来,今天一大早,没想到就和张硕这丫的有说有笑的回到了教室,此时的同学们都差不多到齐了,当看到陡然出现的李阳时,大家脸上立刻露出惊愕的表情,当时听那班主任说的,他因为在忙着一些事情,少则三五几天,多则十天半月都说不准,但是今天……

    秋梦儿早早就来到了学校,看见出现的李阳,一时有些心紧,这几天李阳不在,在有些事情上,自己需要人帮忙,不知道怎么的,虽然也有很多男生前来主动帮忙,但是都被自己拒绝了,她总觉得没有李阳的帮忙,好像生活里少了些什么似的,这种感觉,她不知道为什么,而且这几天她也很担心李阳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现在看到李阳回来,心中放心下来的同时,也想知道事情到底是怎么样的,只不过此刻是在教室,她有天生羞涩,不好多问,只能待会儿再说。

    相比大家对李阳的归来,有疑惑,有不满,觉得少了他不是挺好的嘛。因为被李阳毒打了一顿的张裕迁,却好像是找到了发泄的渠道,就在李阳刚刚座回位置上的时候,他就快步走了过来,借着早课领读的功夫,偷偷的低腰,悄声和李阳说道:“李阳,那天在农贸市场的事,我不会就这么算了,等着吧你。”

    “哦?怎么,难道被打一顿还没打爽是么?”李阳却是毫不畏惧,开玩笑,自己连中东恐怖份子都给摆平了,你一个小屁孩能把我怎么地,一脸笑容的看着对方,说道:“怎么着,还想找我麻烦是吧?那感情好,需不需要我将你那天在农贸市场怎么被我打得狗血淋头的事情,说出来让大火乐和乐和啊。”

    “你!”

    张裕迁欲言又止,那件事情的确是自己的耻辱,要是真被说出来,自己可真没脸活了,也没打算和李阳继续瞎掰,而是恐吓道:“怎么走着瞧,这件事情,我不会就这么算了的。”

    “呵呵,随时奉陪。”李阳笑着摆了摆手,随后不在看他,而是转过身去,和背后的张硕说起话来。

    “哼,你小子少嚣张,我张裕迁发誓,一定要让你尝尝得罪我的厉害。”

    张裕迁对着李阳的背影冷哼一声,也不再搭理他,而是继续朝着前面的方向走去。

    ……

    早课是语文朗读,是张裕迁领读,李阳刚刚从医院出来,还没缓过神,更重要的是张裕迁领读,两人本来就互不对眼,所以也没心思听,而是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刚过一会儿,忽然耳边响起了轻微的敲桌子声音。

    “嗯?难道看我睡觉,想要警告我?”

    李阳并没有睡熟,比较惊醒,随时防着张裕迁那小子,现在听到敲桌子的声音,第一个反应,就是张裕迁这丫的来找茬,立刻抬起头来,却见此刻的张裕迁在讲台上领读着呢,而是斜对面一个同学,在敲自己的桌子。

    “干嘛?”破坏了自己的春秋大梦,李阳没好气的看着对方。

    那是位男生,带着厚厚的边框眼睛,言行举止之间,都比较拘谨,尤其是面对着龙会二中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打架王李阳的时候,他表现得更是胆怯,畏畏缩缩的从手指中塞出一张纸条,动作利索的扔到李阳桌子上,仍了一句‘给你的’之后,马上转过头去,继续低头朗读。

    “搞什么飞机哦?”李阳还一脸懵着,这丫的在干嘛?给我的?这什么纸条,谁写给我的?尼玛,要传话也得传完啊,李阳有些气恼,就准备想要去喊他问清楚,却看见讲台上的张裕迁虽然在领读,但是那双贼溜溜的眼睛,却是时不时的朝着自己这边偷瞄,没办法,现在是他在领读,他是这堂课的大哥,跟他硬碰硬,实在不怎么明智,当下收回了心思,也不搭理,而是低下头去,将那纸条摊开,上面写道:“李阳,你怎么样?这今天跑哪儿去了?没什么事吧?——秋梦儿。”

    呃?是美女学委给我的字条呀?

    本来还有些脑子不太清醒,昏昏欲睡的李阳,陡然看见这字条的落款之后,不由精神为之一震,看看这字写得,工整清逸,飘飞脱尘,运用间,潇洒自如,好像一气呵成,看着令人赏心悦目。

    “早知道这美女学委是咱市书法学会的会员,看来还真不是白写的,这字写的,与我写的那挫字,真是天壤之别啊。哎呀,这秋梦儿,不仅人长得漂亮,字也写得好看,不枉我放弃陈瑞欣这么一个活脱脱的性感辣妞,而选择你这个清纯的小美女啊。”

    想到这,李阳竟有些忍不住偷笑起来,本来以前认为自己和这漂亮学委没什么交集可能的,但是好像自从拥有了系统之后,各种好事都接踵而来,先是有性感辣女陈瑞欣投怀送抱,再有暴力警花魔莫应雪要跟自己约会,现在可好,就连好像从不与男生打交道,多说两句就会小脸分红的漂亮学委,都亲自给俺写字条了,难道我真的是走了狗屎运了么?

    这既然是学委大大的字条,自然不能区别对待,一定要引起高度重视,偷偷看了张裕迁一眼,发现他没盯着自己,立刻从文具盒里拿出钢笔,在字条秋梦儿落款的下面,回道:“谢谢学委大人的关心,我没事,一切都挺好的。”

    然后,把字条揉捏成一团,扔到那眼镜男生桌上,这男生也很知趣,立刻就顺着座位,递回给了正在焦急等待着的秋梦儿。

    得到了大美女秋梦儿的关心,现在李阳心里浮想联翩,既然秋梦儿能够如此主动关心自己,那么是不是说明她对自己有意思?自己和她有进一步发展的可能?看来自己真得加把劲了,好像她是要考本市,乃至全国都是数一数外的‘外江大学’,那是重点一本,那么自己的目标就是外江大学,和秋梦儿一个学校,这样才有发展的余地,现在他春心荡漾,也没心思去读那狗屁都不通的课文,而是目光紧紧的盯着秋梦儿那边。

    但是不凑巧的是,这时的黄婷刚刚转过身来,本来是随意的一个瞥眼,竟然是看到此刻的李阳正四处张望着,最后四目对上,因为之前李阳要赶去农贸市场,特来向他请假,和黄婷闹出了一些不愉快,黄婷心中对李阳嫉恨无比,现在看着他贼眉鼠脑的东张西望,顿时心生一计,二话不说,立刻举手报告:“报告班长,那李阳东张西望,不认真朗读!”

    “嗯?”张裕迁顿时停下,一脸古怪的看着对面正朝着秋梦儿这边看来的李阳。

    而其他同学们,则都是纷纷停了下来。

    这时候的字条已经是从之前那个眼睛男生那边传了过来,幸好秋梦儿这丫头还蛮激灵,赶在众人停下来之前,提前将字条拿到,也没着急看,而是紧紧的握在手心里。

    本来就因为之前农贸市场的事情,让张裕迁对这李阳可谓是恨到了骨子里,现在又听见举报李阳东张西望,而且还好死不死的这四处观望的位置,正好是秋梦儿这边,这顿时不妨碍他联想到,李阳这家伙依然贼心不死,始终惦记着自己的内定媳妇儿呢,顿时气恼的喝道:“李阳,你刚刚回来,已经落下了不少课程,不好好的补习,东张西望干嘛?你要不想学习,那现在就给我出去!”

    “我……”李阳心中恼火,这黄婷是大姨妈来了么?老子又没看你,你举报毛啊?

    现在班上的同学都盯着他,有些恼怒,有些看好戏,有些埋怨,总之,各种神情,应有尽有。

    李阳虽然厚脸皮,不怕,但是秋梦儿脸皮薄着呢,现在所有人都盯着她的位置,不管是不是在看她,总还是让她不好意思,所以李阳决定忍气吞声,不和这两个小人计较,便嘿嘿笑道:“各位,不好意思啊,咱继续,咱继续。”

    “哼!”张裕迁冷哼一声,警告道:“李阳,最后警告你一次,你要再敢东张西望,就出去给我站着!”

    “少得瑟,难道你这是在逼我么?”

    李阳服的可是黄婷,并不是惧怕你小子,再敢跟我得瑟,当心老子把你在农贸市场揍成猪头的事情讲出来。而且虽然事情过了好几天,他的伤势也好得差不多了,但是右脸上还是有些因为被当时的李阳耳光狠狠抽打,还是有些浮肿的迹象,虽然不知道这家伙当时是怎么搪塞过去的,但是一旦惹急了老子,就把你这丑事抖出来。

    果然,李阳这威胁还听管用,听到李阳似乎想要将那农贸市场的事情说出来,这张裕迁立刻就不拽了,而是轻微的咳嗽了两声之后,继续领读,不去搭理李阳。

    “小样儿,知道哥不好惹了吧?嘿嘿!”

    李阳心中得意,不过也没心思和他瞎掰,而是虽然低着头,仍然时不时的朝着秋梦儿的方向偷瞄着。

    这时班上又恢复了平静,进入到了郎朗的读书声中,秋梦儿看见大家都没注意自己这边了,趁着张裕迁从身边走过去,她才悄悄的打开手心里那被自己攥得已有些湿润的字条,看见李阳的恢复后,心中立刻放下心来,刚才险些被逮着,也不敢回复了,随后就着急忙乎的把字条揣进兜里,继续朗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