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科幻小说 > 丧尸绝城 > 章节目录 第110章 孙老先来,黄队后到?
    这教导处主任,纯粹是以个人为出发点,她心里很清楚,如今证据确凿,那么唯一的出路,就是要主动的向李阳示好,毕竟,现在自己对于和李阳与孙佩德的关系,仍然是捕风捉影,说不清楚好坏,只当是他们是朋友,那么既然是朋友,或许现在的李阳没有机会通知孙佩德前来解围,要是一旦让他得知,别说这副校长到时候情况堪忧,即便是自己,估计也讨不到好果子吃。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毕竟来说,当时孙佩德来学校的时候,自己可是陪同着校长一同前来的,这个副校长不知道情况,胡乱摆弄,倒还是情有可原,但是要是自己跟着洋人造反的话,那么罪过肯定是罪加一等,到时候可能不仅仅是会得到各种辱骂,说不定,到时候会被下放到基层,甚至于说是从此远离教育界,那都是极为有可能的事情。

    这并不是在开玩笑,而是现在的情况,的确有这么严重,一旦让孙佩德知道了这件事情,自己可就玩完了。坦白说,自己并没有多么大的身世背景还有是有什么高人在那里傍身,一步一个脚印,什么都得靠自己,要是稍微走错一步的话,很有可能就会立刻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这就好像是在下棋一样,必需要步步都谨慎,否则一招棋错,满盘皆输。

    这些事情虽然表现得不太一样,但是各种各样的道理都是相通的,自己苦心经营了大半辈子,绝对不能够阴沟里帆船,在这件事情上所倒塌了。

    所以,现在面对着这样的情况,不管是出于对于实施情况的尊重,还是内心里面想要去好好的讨好李阳的念头,在这样的情况下,自己绝对不能够有任何的松软。

    即便是得罪了这个副校长,最多不过是训自己几句,但是得罪了李阳,那么很有可能自己的前途可就是全毁了啊。

    而至于那个副校长,当他看到了这副令人震撼无比的画面的时候,脸色变得很难看,一方面是因为自己误解了李阳而感觉到羞愧,但是另外一方面,却是因为自己轻信张裕迁的一面之词,如今事实俱在,容不得张裕迁有任何抵赖,竟然就这么轻信了一个学生的话,他现在感觉羞愧无比,自己可是一个学校堂堂的副校长啊,这显得是不是有些太过肤浅了一点。

    他在来这所学校之前,对于这学校里面的那些无论是老师学生,还是学校领导之类的人物,都有所研究,这其中,对他印象造成最深的,就是这个教导处主任。

    在他的印象之中,觉得这个教导主任好像就是那种跟风的,一边倒的角色,但是为什么在这件事情之上,跟自己一直都好像是在唱着反调,不过表现得却不是太明显,好像言词之间,都不想要让自己对这李阳有任何过分的处理,如今,她更是直接的说出来了自己的观点看法,要让自己不开除李阳,她说这番话,很是直接,几乎好像就是要当着众人的面,给自己提醒一样。

    难道说,这个李阳背后有什么大人物在支撑不成?

    否则的话,按照自己对这个教导主任了解,她根本不可能在这种情况之下,跟自己站在同一个阵线的啊?

    但是,貌似之前自己经过了仔细的调查,觉得这个李阳根本就没有什么大人物撑腰,难道说,他是良心发现,觉得李阳是无辜的,不能够就这样冤枉他了么?

    这个时候的副校长,心里情况可以说是极为复杂的,本来之前还有些不太相信的,但是现在陡然之间的看到了从李阳的摄像机里面所展示出来的画面,知道李阳是被冤枉的。

    按照一般的正常道理来讲的话,那么肯定是不能够执行这个了。

    但是关键的关键,这个和李阳过不去的人,却是张裕迁啊。

    张裕迁是谁,那可是学校的大财主,是学生的生财渠道啊,要是不按照他的话来做的话,只怕以后学校就会少一个很大的收入来源,现在一个学校的发展,除了本身的学习基础很重要之外,无论是学校的环境优美程度,还是各方面的器械设施,那都是一个很重要的因素,自己这才刚刚来到这里,要是因为这件事情,而把张裕迁得罪了,正逢此刻的校长在外面视察,要是等他回来,发现学校的大财主被得罪了的话,这个罪过自己也是完全承担不起的啊……

    顿时,他现在心里非常的纠结,既想要圆满的解决掉这件事情,又不想轻易的得罪这个大财主张裕迁,看着双方都盯着自己的眼神,好像都是在期待什么似的,有些支支吾吾的喃喃自语着:“这,这个嘛……”

    “副校长,难道这个事情,您还有什么值得犹豫的地方么?”这时候,看见这个副校长有些犹豫不决难以抉择的时候,一旁的张硕顿时就是没好气的跑了上来,说道:“副校长,如果你觉得现在事实都摆在眼前了,你还想要包庇张裕迁的话,那么我们……”

    这个张硕还没有来得及把话说完了的时候,忽然之间的张裕迁,好像是发现了什么惊奇的事情一样,顿时直接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看了李阳一眼,接着再不屑的横了张硕一下,随后对这副校长说道:“副校长,这件事情你同样不能够相信他们的一面之词。是,我承认,当时我们并不是因为这些事情去农贸市场的,而是我看不惯他,一天到晚不爱学习就不说了,而且还天天打架之类的,没错,当时我叫的人的确是打了张硕,但是他李阳也的确打了我,不过这个画面却是奇怪得很,竟然把我挨揍的场面,换成了好像我被那些人给打的,这视频完全不对,肯定是他动了什么手脚,否则根本不可能这样。”

    这个张裕迁一口咬定肯定是李阳在这其中动了什么手脚,说话的声音底气立刻就大了有些,同时,好像是想要找人助威一般的,偏过头来,看着此刻因为之前惧怕李阳,而不敢轻易作声的周俊和刘月两个人,说道:“刘月,周俊,你们说,我说的对不对?当时这李阳是不是的确打了我?而且这视频摆明是被人重新整理过了,否则根本不可能这样。”

    “这,我,我们……”

    现在的刘月和周俊,可以说完全被李阳吓破了胆子,不敢再轻易的招惹李阳,听到这张裕迁的问话,他们两个人支支吾吾的,半天也没有说出半个字来,尤其是刚才当他们想要说点什么的时候,却是陡然之间和一旁的李阳眼睛对上,看到对方那犀利无比的眼神,好像又是再次的重回到了当初在农贸市场的那个场面,那种凌厉的目光,简直是恨不得立刻就将自己五马分尸一样,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他们要是再说出一些对李阳不利的话,那他们可真不敢保证到时候的李阳会不会在私下里报复他们,所以都纷纷摇头,也不觉得是这样,但是也没有反驳张裕迁,反正就是处于模棱两可的状态。

    看着这两个混蛋的怂样,本来心里就有些担忧的张裕迁,心中怒火立刻爆发了出来,什么玩意儿,这李阳有这么可怕吗?现在有这么多人在场,难道他会吃了你们不成啊?真是没出息,瞧瞧你们那怂样,今后跟着我还能够干成什么大事情,当下气恼的指着两个人,大喝道:“我说你们两个,是想要气死我么?本来我说的就是事实,难道事情都到这地步了,你们还想要……”

    “我说张裕迁啊,事情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难道你还想要狡辩什么吗?明明就是被你们自己的人打了,还想要诬赖到我身上,你有意思么你?我这摄像机自从拿回来之后,就从来没有碰过,你要不信,就叫人来检查啊,要是稍微有点问题,我就承认你说对了。”

    “我,我……”

    张裕迁被李阳一番话堵得不知道应该如何是好,而这个时候,一旁的那个中年男子在看到了这样的情况之后,感觉有些处于下风,其实他也并不知道当时的情况到底是怎么样的,现在看到这样的局面,立刻就意识到不对,顿时就直接的站了起来,走到张裕迁的身边,低声的说道:“裕迁,这件事情真的是这样么?你怎么糊里糊涂的,闹这种打架的事情,还把证据留到别人手里啊。”

    “我,我也没有想到,这个小子竟然这么狡猾,还偷偷的在旁边安装了摄像机,他妈的,我……”

    “好了,这件事情你就不用管了,在旁边给我好好的呆着,交给我来处理。”

    这个中年男子立刻安抚情绪已经是全然要达到崩溃边缘的张裕迁,轻轻的拍打了一下他的肩膀,示意让他放心之后,这个时候,才是慢慢的走到了那个摄像机的面前,他仔细的看着这摄像机里面的画面,他曾经也专门的研究过这些东西,但是经过他仔细的勘察,发现这些情景都是真实的,并没有任何捏造的情况,看来事情的确就是这样,心中暗骂这张裕迁办事情怎么这么不小心的同时,也是知道,今天他老爸可是给自己交代了死命令的,要不是不把那个臭小子给弄得开除的话,自己就得被开除,那可不行,怎么能够因为这么一个臭小子,而耽搁了自己美好的前程呢,即便这件事情的确是有张裕迁有错,但那是所谓无风不起浪,而且,俗话还说得好,有钱能使鬼推磨,我就不信,你学校会因为这么一个穷酸小子,而放弃每年张裕迁他老爸所捐赠的钱财,只要有钱,即便是红的,那也完全能够说成白的。

    想到了这里的时候,中年男子心中立刻安定下来,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之后,便是看着副校长,神情严肃的说道:“副校长,这件事情,我看并不是完全就凭借这个摄像机里面的画面能够说明问题。他们刚刚都已经说了,这照片有可能是伪造的,但是难道这段视频就没有办法伪造了么?只要技术够高明,同样能够伪造的。

    所以,我现在怀疑这个视频被人动过手脚了,按照刚才张裕迁所说的,他的确打了对方,但是对方仍然是打了自己,而且张裕迁之所以会因为看不惯李阳,最主要的原因就是这个李阳平时在学校里横行霸道,欺压学生,据我所知,他跟很多的学生都打过架,就凭这一点,就不难看得出来,他的品行不怎么良好。这个视频我会拿回去派专门的专家进行鉴定,但是今天想要将他开除的事情,却是没有任何商量,必需要把他开除,副校长,你觉得如何?”

    “啊?还是要把李阳给开除啊?”这个副校长现在还在思考应该要怎么处理这件事情才是更为的合适,但是令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事情都已经发展到了这个地步了,但是对方却还要要求将李阳开除,看来这个决定是很坚定的,不过现在有教导主任劝阻自己,自己又应该怎么办呢?

    顿时,这个副校长显得有些犹豫不决,一旁的中年男子看到他现在的这模样,知道他心里现在想的是什么,顿时凑了过去,说道:“怎么,难道副校长不认为我们老总为你们学校的赞助很有用么?还是觉得我们那笔钱拿来没用了,现在觉得有没有都是无所谓的了?”

    “不不不,我们不是这个意思,绝对没有这个意思。”当听到了这个中年男子明显是话语里带着那么一丝威胁好像是今天要是不把这个李阳给开除的话,那么他们公司就会立刻撤回以往的投资,说不定还会将以前的事情都给全部的牵扯进来,要是一旦这些事情得以曝光的话,那么学校的声誉将会受到极为严重的损害,更重要的是,自己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副校长,这样的后果绝对是承担不起的,马上就是赔着笑脸的说道:“你们消消气,消消气,这件事情,我知道怎么处理,我知道怎么处理。”

    一边安抚着张裕迁和这个中年男子的时候,这个副校长内心里面也是在思索,管他的呢,不管这个李阳背后的势力有多大,但是总还是比不上张裕迁他们家里吧?不管是黑道白道,估计张裕迁他们家里都吃得开,自己这才刚刚来到这里,绝对不能够轻易的得罪了这个大财主,开除就开除吧,一个破学生,留在学校干嘛呢,还不是只有在学校里碍眼的份儿,看着也不爽,既然对方要求必需要开除,那就开除好了,有什么大不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