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科幻小说 > 丧尸绝城 > 章节目录 第161章 感触,并不仅仅是感动……
    虽然说现在的李阳心里想法有很多,但是这时候的周楚燕,却是将所有的心思都放在此刻李阳受伤的后脑袋之上,哪会去理会现在李阳正一直目不转睛的顶着自己的胸脯还有伟岸的身材这件事情呢?

    现在,她整个人都已经是完全的朝着李阳的方向扑倒了过去,并且还使用着那电量已经是微乎其微,好像随时都会在下一刻全部灭掉似的手机,显得极为紧张仔细的照耀着李阳的后脑勺,不管这个李阳现在的情况到底是严重与否,要是真的他出了什么意外的话,那么自己肯定会一辈子都不心安的,毕竟来说,他这是因为要好好的保护自己,所以才会受了这么严重的伤势,她的身子完全的凑了过去,朝着李阳后脑勺的位置微微的晃悠了两三下的距离之后,那本来就显得极为忧虑的神情立刻惶恐不安了起来,当下迅速莪回过了神来,大神的喝着说道:“糟糕了,这下可怎么办啊,你现在的后脑勺也在不停的流着血,而且手脚几乎都已经断裂了,现在这个地方连一个鬼影儿都没有,是真正的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啊,现在要是不赶紧找个办法将这些鲜血止住的话,我担心待会儿事情会发展到更加严重的地步,不然的话,你很有可能会造成失血过多而死的。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哎呀,这个嘛,小事情,不足挂齿……反正我都是要死的人了,那么我在临死之前有一个小小的请求,就是不知道燕子老师能不能够在我临死之前,满足俺一个小小的愿望,抱抱我吧,我是在是太纯洁了,还从来没有让除了我老妈之外的其他女人抱过我呢。而且咱们亲爱的燕子老师可是举世无双的超级大美女,要是能够让我在您这样的大美女怀抱里面死去的话,那么即便是我死了,也值得了……燕子老师,您就行行好,满足一下我这个……”

    李阳虽然说现在很痛苦,但是感觉一旦是跟这个周楚燕说话,尤其是在一些有必要的气氛氛围调节之下的时候,他就能够很自然而然的达到那种忘我的状态,不过他这番看似是显得极为诚恳的话语,还没有完全的倾吐出来的时候,那对面已经是再也无法继续听下去的周楚燕吧立刻就吃不消了,她显得极为羞怒的狠狠拧了一下这个李阳的右手臂,虽然说这个手臂并没有受到多大的损伤,但是毕竟俗话说得好,五指连心啊,更重要的是,这个周楚燕的手指甲还比较尖利,这样直接的掐在李阳手臂之上的时候,立刻就给他造成了严重的损害,随着这手指尖于皮肉相互摩擦的程度加深之后,马上就是让得李阳疼痛得龇牙咧嘴了起来。

    当然,疼痛归疼痛,李阳知道这是因为周楚燕被自己所说出来的这样一番话弄得太过羞涩了才会做出这么过激的反应出来,所以在这样一直痛呼哀嚎的过程之中,还是一直不断的冲着周楚燕的方向嘿嘿的干笑着。

    当然,周楚燕尽管内心里面比较清楚李阳这家伙比较轻浮,总是爱跟自己开这样的玩笑,匪夷所思的是,自己内心里面,竟然是没有丝毫的抵触,而好像是隐隐的有着一种比较期待的感觉,看着现在李阳做出来的这样一幅好像是什么无赖的模样,即便是周楚燕,一时之间也拿这个李阳没有任何的办法,当下也只能够无奈的叹了口气,兀自的摇了摇头之后,便是说道:“我说你小子啊,总是爱这样没正型的,你也不看看这都是到了什么时候了,竟然还有心情跟老师开这样的玩笑,你说我不想服你都不行了,我见过无耻的,但是没有后见过像你这样无耻的,你说到底要让我说你什么好呢?我看啊,这世上是再没有人像你这样不要脸了,你赢了,我败给你了,这总行了吧。”

    周楚燕显得有些有气无力的叹气着说道。

    “呃,嘿嘿,嘿嘿,承让,燕子老师这是说的哪儿的话,把人家说的是怪不好意思似的,其实,你对我的那些意思,我都懂的,你不愿表达出来,我也能够理解,你放心吧,我一定会把这些事情全部烂在肚子里的,嘎嘎。”这个李阳在一边说话的时候,还对着这个周楚燕一脸搞怪模样的嘿嘿干笑着,完全不觉得自己这样的行为动作有什么不对的,甚至于是把这种将周楚燕拿来有事没事的调侃的言行举止当成了一种生活之中必不可少的情趣来配合,对于如此的举动,他必然是非常乐意享受的。

    但是事情一码归一码,尽管是有着那周楚燕当作调节剂来慢慢的消磨下时间,让得自己浑身上下的那种剧烈疼痛稍微的打磨了不少,但是总归的来说,仍然是没有完全的消除,即便是在偶尔有时候说话之中都是会觉得受伤的伤口位置存在着一种隐隐抽痛的感觉,脸上的额头虚汗也是一直都在止不住的朝着下面的方向不断的流逝着,整个面色看起来非常的惨白没有任何正常人类的色彩,看起来摇摇欲坠,好像是随时都要直接倒下在地,或者永远都只能够这样下去的错觉。

    “好了好了,你小子啊,就省着点口水养着吧,就别再多说那些其他什么没用的了,你赶紧给我打住,好好的躺立在地上,别随便的动弹,要知道,你现在可是很严重的伤重者,不能够轻易的挪动身子,要是触碰到什么其他的脏东西,感染到了伤口这可怎么办才好?更重要的是,现在我们不能够打电话,与外界取不到任何的联系,要是到时候你再出了什么事情,你叫我一个女人可怎么撑下去啊?”

    这个周楚燕很明显现在是很关注李阳的伤势的,毕竟来说,要不是有李阳的话,自己今天晚上到底会成为什么样子,她也不知道,所以尽管刚才从李阳的语气之中能够很隐隐的感觉得出来是有那么几分调戏的味道,但是还是没有过多的去表露什么东西出来,她动作显得极为缓慢的将李阳的身子倒转的摆放在了草地之上,然后迅速的别过了身子过去,似乎是迫切的能够找到什么东西来给李阳止血,只不过很可惜的是,他朝着自己周围许多地方看了一眼,好像都没有找到,这顿时让得她颇为有些郁闷。

    而现在的李阳呢,则是虽然他的四肢有些僵硬,根本无法摆动,但是他的意识去还是很清醒的,心里很清楚,所以就习惯性的主动将自己的手臂给伸了过去,而他本来的意识其实是想要这个周楚燕赶紧把自己身上的衣服撕扯那么一小块儿下来,简单的对于伤口进行一系列包扎,不说是能够直接的将鲜血给止住,但是好歹的能够让得血液流动的速度稍微慢点就好得多了,但是却令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就是,这尼玛的,自己都这幅德行了,竟然还是显得那么的生猛!

    因为,这个周楚燕的衣服本来就是丝绸制造的,本身很薄,而且还有些藕断丝连的质感,随着这个李阳的手臂伸过去,摸到她衣服的那一刹那,由于现在整个人都是迷迷糊糊的,将所有的力量横搭过去之后,正身子的重心都是朝着那边横移了过去,所以自然是在力量的加持程度之上,又是加重了许多,就是这么随手的一个拉横过来,毫无意外的,直接听的‘卡擦’一声清脆的声音石破天惊一般的在耳边响亮了起来,李阳将自身所有的力量平摆过去,而那周楚燕那贴身的衣服则是在这一瞬间毫无例外的直接被撕裂了一小部分了下来。

    “啊!”感觉到自己的后背好像忽然是被灌输了一大股冷风似的,顿时惊慌失措的大声尖叫了出来,几乎就是出于下意识的朝着旁边的方向跳了开来。

    而看到这样的情况之后,李阳顿时脸色之上立刻就变得激动无比了起来,但是这种激动的背后,却是难以掩饰的连带着那么一丝尴尬的氛围,他现在还是一只手抓着刚刚才从周楚燕身上所撕扯下来的这个衣服的一小块边角,显得很不好意思的对着周楚燕说道:“那个,呃,燕子老师,你,你别误会啊,我这可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刚刚,我刚刚只不过是想要让你帮我撕扯一些我的衣服下来,然后给我包扎一下伤口来着,但是没有想到的是,你,你这个衣服的质量未免也太……那个啥了吧,俺很无辜,真的很无辜啊……”

    “你,你……”

    当看到了这样的情况之后,一时之间,这周楚燕也是显得有些手足无措了起来,她快速的将腰杆朝着地面的方向弯曲了下去,随后再直接将身子转过去,两只手都是紧紧的捂着自己前胸的地方,生怕是让李阳这家伙给看到了什么不该看到的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