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科幻小说 > 丧尸绝城 > 章节目录 第178章 互不相让,两女之怒?
    毕竟来说,这李阳和莫应雪两个人的接触机会,并不是那么多,即便是有,也不过是那一回因为误打误撞,进入按摩店被抓到酒店里面去稀里糊涂的审问了一番的场面,还有在孙佩德的别墅里面的那件事情罢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而且两件事情,所相处的时间并不算是太长,在这李阳的内心认知来看待的话,反正是觉得这莫应雪也不是什么太了不起的,尽管自己欣赏她的美色还有那种冰冷酷酷的性格,但是归根结底来说的话,那也不过是仅仅局限于欣赏罢了,至于说其他的那些事情,他还真的没有那么认真的去联想过的。

    这个莫应雪并不知道李阳现在的心里想法是怎样的,她只不过是觉得这陈瑞欣在如此言辞犀利的欺负着周楚燕,在这样的情况之下,自己有必要站出来帮助一下周楚燕才对,所以在这样的时候,她轻轻的拍打着周楚燕的肩膀,随后将目光朝着陈瑞欣的方向看了过去,本来柔和的眼神立刻就是在瞬间的功夫就马上变得无比犀利了起来了:“我说这个陈瑞欣啊,你说话能不能留点口德啊?谁说话像你这样说的?你都已经是说过了,这周楚燕老师可是李阳的老师,而李阳是她的学生,两个人既然一直都是保持着师生的纯洁关系,又怎么可能发生其他越轨的事情呢?

    我看你啊,就是整天的想着这些事情,所以才会产生这样的想法。在人家周楚燕是谁?那可是受过高等教育,有知识,有文化,有涵养的人,哪里会像某些人那样总是爱无理取闹什么的,有本事你去找其他人吼吼啊,在这里鬼吼鬼叫的算个什么本事?真是的,有点都没有一个真正属于大家闺秀的矜持,真不知道这李阳到底是怎么想的,这样一个没品的女生怎么会看得上,即便是人家家里有钱,人家老哥有本事,但是那又怎么样?即便是两个人以后走到一起了,也是他们两个人自己生活,而不是和她的哥哥们一起生活的啊。

    想到了这里的时候,这莫应雪内心里面,就是更加的鄙视起这个陈瑞欣来,而要不是因为这孙佩德在这里,还是要照顾一下人家的面子问题的话,那么她刚才的语气很有可能就不会像现在这样客气了,估计还会对于这陈瑞欣大骂一顿,那也是很有可能的。

    陈瑞欣和莫应雪两个人可以说是真正的死敌加天敌,两个人的心中都是相互容纳不了对方的,这莫应雪看不惯陈瑞欣的各种大小姐脾气,还有那种动不动就发火的性格,但是反过来说的话,这陈瑞欣也是极度的讨厌莫应雪。

    你算个什么东西啊,一天到晚的摆出那么一个扑克脸给谁看啊,真以为自己是高高在上的大公主,谁都得看你的眼神行事,谁都不敢轻易的的得罪你啊?哼,我陈瑞欣向来都是天不怕地不怕的,难道还会怕了你一个小小的国安局人员?这真的是笑话,本来心中就对于这莫应雪够不满的了,现在这莫应雪如今又是这么胆大妄为的直接公然和自己叫板了起来,你和我计较还有过意不去那也就算了,如今竟然还帮着这个周楚燕和自己找事,这不是摆明了针对自己么?

    顿时心中的不满情绪立刻就快速的上升了起来,不禁眉头微微一皱,瞥眼看了那孙佩德还有黄忠明两个人一眼,发现他们两个人现在都是一脸尴尬的站立在那里,既没有要数落自己不是的意思,却也没有任何想要帮助自己,站出来为自己说话,即便是想来都比较怕自己,不敢轻易和自己叫板的公公孙佩德都是没有任何的吭声,哼哼!这真的是太可恶了,自己在怎么说现在也还是他的儿媳妇呢,他怎么能够这么对待自己呢?

    即便现在心中对于这孙佩德的不满情绪日益加深,但是现在关键性的矛头并不是孙佩德,而是这个横插一刚的莫应雪,还有这个可能会和李阳昨天晚上在那个山林之中发生了一点特殊关系的周楚燕,想到这里的时候,这陈瑞欣的内心里面就感觉有些承受不了,她可不管现在这是什么场合,这里又有什么人,只要是她的大小姐一旦上来的话,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她也一样能够照样的不甩的。

    “呼……”

    不禁深深的吸收了口气息,这并非是她想要尽量的使自己的心境缓和到平衡的状态,而是在加速火气的循环,随后过去了两三秒的时间之后,便是抬头挺胸,看着对面一幅嚣张气焰,好像是已经能够死死将自己掐住的莫应雪一眼,反驳的呵斥道:“怎么样?我就是有个有势力的哥哥,还有个有钱的公公?我就是这样的性格,李阳是我的,谁也别想从我身边把他夺走,还有,昨天晚上的事情我必然要追究到底,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情况,要是不清楚个所以然来,我一定绕不了她的!还有你,你别以为自己当了个国安局的什么办案人员就了不起了,我告诉你,你最好别在我面前晃来晃去的,要是惹急了我,当心我连你这个国安局的办案人员都做不成,你信不信?你信不信?……”

    最后好像是说到了关键的时候,这个陈瑞欣的心理气氛程度明显的是完全提升了起来,如果说之前的李阳看到的陈瑞欣只不过是看到了她的很外表的一个方面,因为这陈瑞欣一直担心李阳会因此而错看她,所以说她一直都是在尽量的克制着自己,别让自己轻易的表露出那种很本质的东西出来了。

    但是今天的这个事情却就是完全的不一样了,如果说是在刚才面对着自己质问的时候,这个周楚燕能够老老实实的回答出来,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们到底有没有进行什么特殊的关系,这个莫应雪不会这么讨人厌的直接冒出来,这李阳也不因为自己询问周楚燕的事情而质问自己的话,那么坦白说,她也觉得自己并非是一个喜欢无理取闹的人,就这样说说就过去了的事情,但是现在,好像这些矛头都是完全的指向了自己,自己在这里就似乎是一个罪人一般的让得她感觉到浑身上下都不舒服,尤其是他们看着自己眼光之中的那种怀疑的神色,这更是让的他抓狂的几近有要吐血的冲动,从来就没有受过任何委屈的她,就是在这一段时间,她自认为已经为了讨好李阳,希望能够让李阳改变对自己的看法,已经收敛了很多了,但是现在这个时候,她就感觉自己好像是被直接的逼到了死角一样,是可忍孰不可忍,自己要是再不做出任何一点反击的手段的话,只怕这个莫应雪也会对于自己的功夫变本加厉的,更重要的是,可能李阳所喜欢的女生是那种刚强之类的,而不是自己之前所装出来的那种柔柔弱弱的,好像是弱不禁风一般的那样的女生类型。

    如果真要是这样的话,那么自己之前的计划方向可就是完全的进行错误了,只不过现在还并没有到这正角逐的地步,正所谓是亡羊补牢,为时不晚嘛!

    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她觉得自己应该有必要拿出一点属于那种是女强人意味的刚强一面展现出来,要不然的话,她真心觉得自己以后可能会压不住对方的。

    当然,这陈瑞欣并不是完全的没脑子,起码,她还懂得利用自己哥哥的势力,还有公公孙佩德的钱财去压倒对方,虽然说是对方乃是保护一个国家各方面安全的国安局重要人员,但是说到底的话,对方也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办案人员而已,不管是从哪方面来看待的话,那么自己的优势都是要比起这个莫应雪高尚了不少,所以即便是现在在这李阳的面前,她与那莫应雪说话的时候,都是显得有恃无恐的,因为她有着绝对的仔细相信,要是一旦自己决定了要去整这个莫应雪的话,那么到时候她也就是只有乖乖束手就擒的份儿,哼哼,想要我跟我陈瑞欣斗,下辈子先投个好胎在说吧!

    但是其实,她却并不知道,这要真正的论及背后的后台实力来讲的话,这陈瑞欣完全就不是莫应雪的对手。这莫应雪是谁,她老爸那可是在中央当领导人的大人物,而且手中还紧紧的攥着各个军区的军权,可以说是雄霸华夏国的厉害人物,你一个做生意的商人,还有根本就不走正规道路的黑道人物,又怎么可能跟这样的政客还有军人相互抗衡呢?

    所以,站立在这两个女人真正的心理角度去揣摩的话,真正牛逼的人其实应该是莫应雪才对,但是只不过这个莫应雪平时之间为人都是显得比较低调的,要不是因为自己加入这国安局需要动用一些必要的手段与途径方法的话,那么可能即便是到了这个时候,就连黄忠明都并不知道其实这个莫应雪的真实身份是啥,至于他们特别行动组的那帮二货,只不过是隐隐的知道这个莫应雪的来头不小,在上头有人撑腰着,而且这个上头的关系还不小,这一点,从黄忠明平时之间是多么的关照莫应雪的时候,就是能够很轻易的看得出来了。

    要不是这莫应雪因为担心自己今天所拥有的一切,会被人说出是经过关系,然后一步步的进入国安局的,所以这莫应雪平时之间最讨厌别人议论她的出身,她一直都很想希望,让别人承认自己今天所拥有的一切,是凭借自己的本事和能力换来的,而这黄忠明毕竟是在这种场合之中摸爬滚打了很多年了,所以自然而然的就是能够将这个莫应雪的心理情况了解得很清楚,所以在平时的情况之下,他一直都是很主动的照顾着着莫应雪的情绪,尽量不去招惹这个莫应雪,坦白说,其实他一直都比较害怕莫应雪,虽然自己的职位比他高,但是对方的后台真心很硬,这莫应雪在自己这边工作,那真的有点像定时炸弹的意思,指不定哪天直接爆发了的话,会造成多么严重的后果,说不定到时候自己的乌纱,就是别人一句话分分秒秒的事情,而自己今天能够走到这一步之上,那都是完全凭借着自身的本身还有那种学会八面玲珑,谁都不轻易得罪才能够一步步的走到这一步的位置,那真心是很不容易的,现在他只想自己能够安安稳稳的坐到退休之后就可以了,他可不想在这莫应雪的事情之上给自己今后的前途给全部毁了。

    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他看着莫应雪和陈瑞欣两个人这样的对峙之后,心中也是越发的焦急了起来,要是她们两个人在这样继续吵闹下去的话,那么到时候又应该要如何是好呢?这不管是帮着哪边,好像都不怎么对劲,略微的思索了一下之后,他最后决定这件事情交给那孙佩德来处理比较好,所以就是慢慢的碎步朝着孙佩德方向走了过去,刚刚伸手过去,却是还没有任何机会来得及去触碰一下这孙佩德,让他赶紧去做个和事佬,把这件事情能够随便的解决一下的时候,耳边却是忽然之间的响起了那莫应雪冷笑的声音来了。

    “哦?是么?你有这个本事么?还想把我从国安局里面踢出去,你真当你是什么大人物?你可以为所欲为,大家都得围绕着你转,谁都不敢轻易得罪你了么?我看你真的是有点太过自我感觉良好了点吧?也不拿镜子照照自己到底是什么德行,竟然跟我这样说话。我只不过是不想和你斤斤计较而已,真要比起后台来的话,指不定到时候谁怕谁呢,你最后把你的言词那些说得好听点儿,要真的是把我惹急了的话,你不让我好过,我才是不会让你好过,你问我信不信,现在我倒是想要问问你,你信不信?信不信我只要一通电话过去,就能够把你那当成了是宝贝的哥哥给解决了,还有你公公孙佩德的那些财产那些,你以为很多么?你信不信我也能够在瞬间的功夫,就可以把他的所有财产充公,而且还得笑脸兮兮的应对,真的是开国际玩笑,我莫应雪还从来没有遇见过敢当面威胁我的人,你算是第一个,但是我敢保证,你绝对是最后一个,你信不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