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科幻小说 > 丧尸绝城 > 章节目录 第180章 两虎相争,终有一败? 2
    不过,这一切,都还只不过是周楚燕一个人的想法而已,而相比之下来看的话,这孙佩德和黄忠明两个人的内心,可以说是既高兴又忐忑的矛盾自我状态。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为什么说是自我矛盾,因为站在各自立场上来讲述的话,那么就是一个有莫应雪,一个有陈瑞欣,本来这两个势如水火一般的女人在掐架,其他人是根本就无法阻止得了的,但是现在却是在李阳的这么一个随意的呵斥之中,就是马上的将各自的内心火气给直接强行压榨了下来。

    根本就这黄忠明的平时观察之中来看待的话,这莫应雪应该是对于李阳有着一种别致的意思,要不然的话,她又怎么可能宁愿自己不睡觉的功夫也要跑到医院来守护李阳,并且还担心李阳可能会遭遇到其他的攻击,甘愿一个人坐在走廊整整的呆了一上午,这样的魄力可不是随便谁都能够做到的,更为重要的就是,在黄忠明的印象之中,这莫应雪是从来不将任何男人放在眼里的,但是现在很明显的就是,这莫应雪已经是将李阳给放在了心上,这其中所包含的意味,那绝对是不言而喻的,只不过是两个人之间相互间隔着一张纸,只不过是却差了那么一个导火索去捅破罢了,但是现在这陈瑞欣吗貌似也对李阳很有意思,两个人女人争一个男人,这最后造成的伤害,必然是两败俱伤,要是到时候莫应雪输了,陈瑞欣胜利了的话,伤心的莫应雪真不知道会作出什么样的举动来,她爸爸既然把莫应雪交给自己来管理,要是到时候这莫应雪真的受了什么刺激,过不了心中那一关,作出什么傻瓜事情来的话,那么自己到时候可真的又该如何是好啊?

    其实,这黄忠明现在所担心的问题,也是孙佩德正在思考的问题,他又不是什么傻子,又怎么可能看不出来,这个莫应雪肯定也是对于李阳也很有意思的,但是摆明了陈瑞欣对李阳的喜欢已经上升的到了爱的地步,现在两个人都喜欢李阳,但是最后只能够留下一个,必然会有一个人会受伤,可以说,到时候不管是莫应雪还是陈瑞欣,无论哪一个受伤,都不是黄忠明和孙佩德他们两个人愿意看到的,所以现在又是才产生了另外一个纠结的地方。

    但是不管怎么样,事情不还是没有发展到那个地步么?

    现在最主要的问题就是,赶紧让这两个女人停下来,这些男女之间情情爱爱的事情先停下来再说,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要解决李阳的事情,还有那个幕后黑手,要不然的话,李阳就会时刻处于危险之中,相信这是在场随便谁都不愿意轻易看到的结果。

    李阳兀自的平复了一下心中的气愤情绪,正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或许对于两个女人与自己的心思,这黄忠明还有孙佩德都是看得比较清楚的,但是李阳却还没有从这之中找到任何的头绪,陈瑞欣对于自己有意思他是清楚的,但是对于这莫应雪与自己的爱慕情绪,他是完全不得而知。

    其实自从经历了昨天晚上的那件事情之后,他已经渐渐的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绝对不是现在的自己能够完全应对的,即便是自己拥有超级暧昧系统帮助,但是正所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啊,对方真的要下手的话,可能自己连召唤出暧昧系统前来帮助的时间都没有,看来现在只有寻求这国安局的保护,顺便将这个幕后黑手给完全解决掉,自己的安全才能够得到彻底的帮助才是。

    不过,现在自己要和黄队他们商量这件事情,得先把陈瑞欣和莫应雪两个丫头这样对峙的局面给解决了再说,要让她们再在这里继续搅和下去,只怕就是弄到了天黑估计也不会有什么特殊的结果出来。

    想到了这一点之后,他也不再犹豫,之前的语气还显得稍微柔和些,但是现在,他的语气,马上就变得刚硬了起来:“瑞欣,你别再在这里无理取闹了好不好?我现在真的有些头大,你说这有什么嘛,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儿,就被你吵吵嚷嚷个没完没了的,再说了,燕子老师是我的老师,我是他的学生,老师和学生之间难,难道你以为会发生什么事情么?真是的,你就别小题大做了,现在我和黄队他们有些事情要谈,你要是在这里呆着心情还是不爽的话,那么你就先回去吧。”

    “李阳,你,你,你这要是要赶我走的意思么?”

    本来刚才经过李阳额那么一声大喝,这陈瑞欣愣神的时候,也是忍不住的窃喜了一下,看见自己被莫应雪这冷面女人欺负了,肯定是要为自己报仇了,她本来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等着看看这莫应雪的笑话的,但是却没有想到,李阳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来,摆明了是不希望自己继续呆在这里要赶自己走的意思嘛!

    这李阳,真是太可恶了,枉费自己以往那么的照顾他,还特意为他的生日派对精心准备,却是没有想到,他会这样的对待自己,当下就有种心灰意冷的感觉,盈眶之中的泪花也是在不停的打着转儿,一副楚楚动人的模样,甚至于是让得身旁的周楚燕看到了,心中都是不禁的涌现出来了那么一丝的不忍。

    坦白说,这个陈瑞欣一直以来自我感觉,都是比较坚强的女生,或者说是以往没有什么人敢轻易的和她叫板,别说是为男人掉眼泪了,就是为男人生气都从来没有过,但是今天这李阳的一系列做法,真心是让得他接受不了,盈眶之中的泪花,急急而坠。

    一旁的孙佩德和黄忠明两个人也不知道应该多说什么,只是沉默的站在那儿。

    而看到李阳呵斥着陈瑞欣,好像是有着一种下了逐客令的意思,顿时就是让得陈瑞欣的死对头莫应雪,心中大感爽快,她觉得自己在这时候有必要再添加一把火,争取能够直接的把这陈瑞欣弄走,要不然的话,要让这死丫头继续呆在这儿,指不定还会成什么样子呢,可以说,她也是在为大局考虑,顿时当仁不让的站了出来,神情之上微微的带着那么一丝嘲弄的意味的看了陈瑞欣一眼之后,便就是戏谑着说道:“对啊,李阳说得很对嘛,你要再在这里继续待下去的话,只怕是会给大家都造成不便,你要是识趣的话,就赶紧离开这里吧,还继续呆在这里丢人现眼的干嘛呢,这里不需要你了,赶紧离开吧。”

    “莫应雪,你!”

    听到莫应雪的话,顿时让得陈瑞欣心中的气愤与委屈更加浓厚,她看着莫应雪,对方也瞪着自己,欲言又止,略微沉吟了一下,感觉心灰意冷,好!既然你们让我走,我就走!

    陈瑞欣也没有什么好在乎了,感觉心底好像是有什么东西被瞬间给抽空了一般,有种惶惶的感觉,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咬牙切齿的瞪了莫应雪一眼,也不再去看李阳,坦白说,她现在对于李阳今日的各种表示很失望,很失望,自己即便有过错,那也不过是爱之深,责之切罢了,自己从小到大就是这样的性格,我一直都在试着努力去改好了,但是你还是无法接受我,好吧,那这一切就算我自作多情了!

    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之后,好像是有些自嘲意味的喃喃呓语了几句之后,便是笑道:“好吧,既然你们都想让我走,那我走就是了,但是你们记住你们今天所说的话,哼!”

    说完这句话之后,她顿时二话不说,转身就离开了病房。

    “瑞欣!”

    李阳其实并不是想要赶陈瑞欣走,只是觉得这丫头的性格太倔,让他稍微的收敛一下就好了嘛。谁知道她错误的领会了自己的意思,刚刚还把话说得那么伤感,这整得自己好像是怎么着她似的,这顿时就是让得李阳心中有种不爽的感觉,但是这一切归根结底,也都得要算在这莫应雪的身上,必定是她在推波助澜,激怒了本来性格就很好强的陈瑞欣,顿时看着莫应雪的目光,有些不爽。

    他现在看到陈瑞欣摔门而走,回往过去的种种,觉得这丫头对于自己也算是很有情谊的,自己也并不是那种过河拆桥的寡情薄义的人啊,正准备想要下床,去追陈瑞欣的时候,却是被孙佩德拦住:“高人啊,你现在身体还不是太好,要这样追出去的话,我担心你的身体可能会承受不了的。没关系的哈,这瑞欣的性格我很了解,就是在耍小孩子脾气,等过一会儿我去劝劝她,应该就没有什么问题的了,你就安心养伤就好了,不能够随便的走动,医生都说过了,你就听医生的话吧。”

    “可是……”

    “还可是什么啊,这孙总裁的话说得很正确啊,你现在受伤了,就需要好好的躺在病床上养伤,听从医生的话是绝对正确的。她有走就走呗,还以为谁会拦着她啊,哼,就她那样的小孩子脾气,迟早会惹出大事情,到时候看看这样的烂摊子交给谁去收拾,我看啊,她就得要多受几次教训,多来几次打击,她才知道什么叫好歹,她才知道,并不是谁都能够轻易得罪的。”

    这李阳还是有些不太放心,本来还准备想要再说点什么的时候,一旁的莫应雪却是幸灾乐祸的讥笑了起来。

    其实她这也并不算是幸灾乐祸,而实在是觉得陈瑞欣这死丫头实在太过嚣张了一些,要是给她一些必要的打击的话,对于她来说,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情,所以在这李阳执意的想要去追陈瑞欣的时候,立刻就是出声阻止了起来。

    而虽然说是这莫应雪用心良苦,加上她本身个人就没有什么多余的心眼,没啥城府,这样做的目的,一是真心看不惯陈瑞欣,不想和她呆在一块儿,第二呢,也实在是想要给这陈瑞欣一点教训,让她知道点好歹,其实她也没有什么特殊针对的意思。

    但是这看在李阳眼里的话,可就不是那么回事儿了。

    首先是他们两个人早就已经是树立成为了敌对的完全形象,可以说是水火不容的,两个人都看对方不顺眼,肯定是会想尽办法的打击对方,而今天这个事情摆明了就是这莫应雪一直都是在咄咄逼人,煽风点火的,自己以前觉得这丫头不过是有些性格冰冷而已,但是想不到她说话竟然如此歹毒,直接把这陈瑞欣给气跑了,她明明知道陈瑞欣很喜欢自己,却还要故意气跑她,这不是摆明了和自己过意不去么?

    真是没有想到啊,她竟然是这样的一个女人,看来自己真是看错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