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科幻小说 > 丧尸绝城 > 章节目录 第203章 邪气青年,龙峰?
    这房门被推开的幅度,并不算太大,并非是像平时那陈瑞欣着急忙乎的好像是火烧眉毛一般的直接闯进来,而是动作很轻柔,反而是让人感觉是对病房之内的人一种尊重的姿态。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李阳稍微惊讶了一下,旋即脸上便是露出怡然的神色,如果猜测得没错的话,应该是孙佩德他们派人来接自己了。

    而本来还穿着露肩,性感服饰的莫应雪,从来就没有正式的穿过这样的衣服,自然而然的,也就是没有谁能够有眼福看到了,这李阳也是纯粹的不识好歹,人家都这样了,他还不答应,现在看到有外人来到了这里,几乎就是出于下意识的反应,这莫应雪立刻就是将之前脱落在病床之上的外套给迅速的套在了自己的身上,然后神情略显惶恐的,稍稍朝着李阳那边的方向靠了靠,尽量不要让任何人看到自己现在的模样。

    虽然说是这样的模样也没有什么见不见得人的,但是在这莫应雪的内心里面,却是很固执的认为,自己这辈子,都只让李阳看一次自己穿着性感服饰,踩着高跟鞋的样子,其他的男人,不配。

    她说不上来自己为什么会有这么奇怪的想法,反正就是内心里有股强烈的力量,在催促着她应该要这样的去想。

    否则面对着李阳刚才直截了当的拒绝自己,她真的是找不到什么合适的理由来说服自己。

    这时,莫应雪已经是完全的调整好了心态,稍微挨着了李阳一点,目光与李阳一起,朝着房门那边的方向,看了过去。

    这时,从房门之外,走进来了四个人。

    与以往看到大致相同的是,都是清一色穿着黑色西装的身材高大男子,前面一个人,后面三个跟随着,他们双手背负在后腰间的位置,眉宇之中,透露着一股令人有些窒息的煞气,因为随着房门的推开,病房之外走廊上的灯光光线也是随之照射了进来,将几人的面庞给映照得能够大致让人看清,后面的三个高大男子,都是年龄大致在三十多岁,且长相多颇为有些凶神恶煞的意味,这在李阳的印象中,貌似也只有那陈瑞展的手下,能够做到这样的地步吧。

    不管是那张启生,还是黄忠明,包括孙佩德,他们各自的手下,要么是国安局的正经办案人员,要么就是专属的保镖公司里面所雇佣而来的正常人,而那陈瑞展的手下则都是鱼龙混杂,什么样的人物都有,因此这种独有的煞气氛围,便就是让李阳感觉一阵不自在的黄忠,百分之八十的几率,这几个人很有可能就是那陈瑞展派来的。

    因为,当李阳从最后三个男子身上抽离出来出来,投注最前面的那个男子时,不知为何,他竟是感觉心脏莫名的存在着一种玄妙的抽搐。这是打心眼儿里震惊,这个男子,看年龄约莫二十四五,身高接近一米八,比较修长,但是很干练,浑身上下透露着一种邪邪的感觉,并非是光头或者寸头,而是有着一种像电视剧里面偶像牌的男主角,只不过他的面庞之上,却是充斥着一种无以复加的邪气,嘴角微微上扬,那种淡定的笑容里,好像是透露着一种视天下苍生如蝼蚁一般的意味,好像是只要他亲自出马的话,任何事情,任何外物,都能够被他给轻松的摆平。

    “我去,陈瑞展那老小子什么时候手底下有这样一号人物?”

    李阳不由微微皱眉,现在在他的内心里面,已经大概完全认定了,这前来的几个男子,必然就是陈瑞展的手下,因为,只有陈瑞展的手下才有可能发挥出此等痞子气息,邪气,还有一种仿佛杀人于无形的契机,这是其他孙佩德他们那帮手下所营造不出来的。

    看到他们几个人,不仅仅是李阳有些惊愕,之前本来还在担心被人看到堂堂一个国安局特别行动组的副组长,穿着这样袒露的服装,和一个才不过是十七八岁,高三应届毕业生的小屁孩共处一室,而有些尴尬的莫应雪,当看到了这站立在门口的几个男子之后,先是同样震惊的愣了愣神,随后目光看到了那名充满了无限邪气的中年男子,震惊的神色,旋即便是被愤怒所替代,之前还有些扭捏的姿态,瞬间变得僵硬了起来,二话不说,身上所套着的外套立刻朝着中央的方向拉拢一起,整个人腾的一下,便就是直接的从病床之上坐了起来!

    “嗯?怎么回事儿?”

    察觉到这莫应雪所表现出来的异样状况,本来就对于这样的气氛,感觉有些诡异的李阳,顿时惊异了起来。目光看着莫应雪,发现此刻她那张娇俏的脸蛋上,充满了愤怒,而通过她的目光直接看过去,却是发现她的目光所指,正是那名好像是几个人之中领头一般的人物的邪气青年男子。

    那名青年男子似乎也注意到了此刻从病床上站立起来的莫应雪,不过他的目光去是自始至终都充满着一种波澜不惊的淡定状态,好像是两个人之前有什么恩怨,现在对碰到了一起,即便他有些惊讶,但也没有表现得很明显,而是淡定的看着莫应雪,门外那柔和的光线照耀下,看得出,他有种自信的姿态。

    “那个,莫警官啊,怎么回事儿啊,你们是不是……”

    觉得事情似乎是有些不太对劲,而李阳也担心这其中或许有什么误会,立刻就张开嘴巴,想要开口询问点什么事的时候,那似乎已是无法按捺住内心愤怒的莫应雪,却是根本就没有搭理李阳,而是紧握双拳的怒视着对面的邪气青年,爆喝道:“哼!龙峰,你这王八蛋!本小姐找了你三年,本来以为你已经死了,想不到现在竟敢主动显身,今天我要是不把你就地解决,就对不起曾经死去的那些同事!”

    话到此处,莫应雪心中怒火已无法遏止,纤细的右手立刻朝着腰间摸去,好像是要掏枪发射的意图。但是匆忙的摸了几下之后,却是忽然发现,自己今天是穿的超短裙,手枪并没有放在手上,但是自己时隔三年,好不容易碰到这个仇人,又怎么可能让他轻易逃掉,四下看了看,二话不说,抽身便就直接从一旁的李阳身上所批着的白色床单给包裹了起来,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快速的将自己下身会随时露光的地方遮罩住之后,点步成风的,快速朝着那名被莫应雪叫做‘龙峰’的邪气青年冲击了过去。

    “我去,搞什么啊?那是老子的床单啊!”

    李阳还愣愣的半天没有反应过来。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莫应雪怎么在见到那个邪气青年后,那么大的反应,刚刚说了一大堆话出来,难道两个人之前有什么深仇大恨么?

    而且更搞笑的是,没带武器,又防止自己曝光,将自己所遮挡的床单给弄走了。这尼玛的啊,老子今天在睡觉的时候,因为觉得天气稍微有些热,就把裤子给脱了,现在就只不过是穿着一条三角的蜡笔小新内裤,这被莫应雪搞得,一下子完全被曝光了,急忙的找枕头来遮挡下身。

    而现在自己刚刚才恢复过来,本身对于这莫应雪还有那个叫龙峰的小子之间的恩怨不算太了解,也不好插手,只是静静的坐在病床之上,静观其变,反正到时候要是看情况不对的话,自己再出手相救也不迟。

    尽管自己对莫应雪并不是太感冒,但是再如何说自己和她认识,两个人是朋友啊,要是待会儿她遇见了什么危险,自己绝对会义不容辞的去帮忙。

    反正这两天都是老子被那个幕后黑手给追着他,也是时候找个人来出出气了。

    这时,看着迅速将床单围绕在下身,来势汹汹冲击过来,好像是要大忌模样的莫应雪之时,那名龙峰身后的三个高大男子顿时警觉起来,就准备要应战上去动手的时候,龙峰却是伸手一摆,朝着下面微微的动了一下,似乎是在警示都不要动手,让我来处理之后,那几个高大男子立刻就是心领神会的迅速朝着一旁的方向退后了过去,为两个人的战斗腾开空间。

    “哟,这不是莫警官么?怎么,时隔三年,怎么还记得我呢?”

    龙峰一脸淡定,笑呵呵的看着莫应雪,当这莫应雪冲击过来,操着拳头就即将要揍在自己脸蛋之上时,他陡然身形一矮,以一种神乎其技的方式迅速绕过了莫应雪的攻击,旋即侧腰一拦,将那往前急冲的莫应雪拖拽回来,反手擒住莫应雪的纤纤右臂,就准备要反扣下去时,同样不是那么好对付的莫应雪,则是右脚起步,跨在膝盖处,弯曲一打直,就要踢向那龙峰的下部私密之处。

    “你这混蛋!就算是化成灰我也认识!当初要不是你一把火焚烧‘罗家大院’,我们那些前去搜索的同事就不会白白牺牲,而且那时候的罗长钊手里还掌握着大量贪官对外勾结的证据,当时就是随着罗长钊的死,导致案件终止,这件事情,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我们苦苦找了你三年,想不到你居然主动显身!真是找死!你若识相,就赶紧乖乖束手就擒,不然本小姐非得将你打得满地找牙不可!”

    话音一落,伸直的美腿立刻就朝着龙峰胯下扫去,而那龙峰则是对于莫应雪的质问无动于衷,脸上的笑意依然浅浅得怡,两腿并起,腾出一只手来,即刻将莫应雪的美脚握住,随后身子一侧,那被抓住脚跟的莫应雪,因为身子重心无法稳定住,便就只有随着那龙峰摆动的方向,连连翻转,在这样的情况之下,要不是这龙峰心软,并没有任何想要伤害莫应雪的意思的话,估计现在这莫应雪已经是狼狈的摔倒在地了。

    “我说莫警官,事情都已经过去这么久了,你为什么还要苦苦追究呢?”这龙峰连续翻转,最后将两个人都是的弄到了墙壁之上,紧紧贴上,笑看着莫应雪,意味深长的说道:“其实,有些时候,事情并非是你表面之上所看到的那样简单,罗家大案是这样,你所谓的我焚烧贪官的证据也是这样,都做了好几年的国安局重案人员了,怎么看待事情,还是这么的急躁,不通透呢?呵呵!”

    “你!”莫应雪气急,好小子,死到临头了竟然还敢嘴硬,顿时大喝道:“三年前你就爱教训我,怎么,现在出现了还要教训我?哼哼,告诉你,今天的莫应雪,已经再也不是当年那个初出茅庐的黄毛丫头,看我今天怎么了结你!”

    言辞一合,这莫应雪本来是重心不稳,一只脚跟被龙峰抓住,她竟然是不顾危险的,再次将另外一只脚跟腾空而起,整个身子当下便是跃入高空,就要朝着对面仍然是一脸淡定模样的龙峰踢去!

    “应雪,别冲动!”

    房门再次被踹开,从外面快速冲进来好几个人,稀稀疏疏的皮鞋声,蹬蹬直响,而那龙峰则是见机快速闪开,马上冲来两个人,将因为这声大喝给弄得方寸大乱,在半空之中垂直跌落下来的莫应雪给稳稳的接住!

    而此刻那正坐在病床上看着戏的李阳,则是抬起头来,定睛一看,却是发现黄队还带着几个人迅速的赶了过来!

    将那龙峰弄到一边,自己则是朝着莫应雪的方向走去。

    “这尼玛,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怎么这么乱啊?”

    李阳不禁心怀迷惑,不知道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感觉所有的事情都像麻绳,却又苦苦找不到结头,将这一切的事情,给一一理顺。

    好像,事情现在是发展得越来越复杂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