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杨玄苏楠 > 章节目录 第73章 小心思
    周阿虎看出杨玄心头疑惑,拱手正色道,“不瞒杨兄弟,自上回听闻犬子阿豹与兄弟发生冲突的整个过程,对兄弟身手叹服不已。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我那不中用的犬子阿豹,自幼学得一些拳脚,虽难登大雅之堂,但寻常人七八个也近不了身,却在杨兄弟面前半招都走不过,要不是有监控,我真不相信这世上还有这般天人存在。”

    “当日我便产生了要与杨兄弟结交之心,但又怕太过唐突,失了礼节,只好一直在暗处,帮杨兄弟做一些朋友该做的事,还请杨兄弟海涵。”

    杨玄越发疑惑,“帮我做事?”

    周阿虎点头,“前几日,杨兄弟参加宴会遭人羞辱,后那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带人竟要报复杨兄弟,被我令人拦下,并给其教育,让她亲自到杨兄弟小区门口下跪谢罪。”

    “还有昨日,听闻杨兄弟在酒吧与人发生冲突,那酒吧老板是我手下一小喽啰,我便立刻打电话,让他跪下任由杨兄弟处置。”

    杨玄听完后,这才恍然大悟,明白那天龙泉山庄以后,周阿豹为什么一直没有报复。

    前几天王晓菲又为什么突然跑小区门口下跪求饶,还有昨晚在慢摇吧,那老板接了个电话,也立刻给自己下跪。

    原来这一切全都是周阿虎在幕后操作。

    见到杨玄沉默不语,周阿虎又继续诚恳道,“我知道那些事对杨兄弟来说,也是动动手指头的小事,但我只是希望那些小角色别扰了杨兄弟的兴致,所以才尽绵薄之力,希望杨兄弟不要见怪才好。”

    杨玄抬头盯着对方打量一眼,用食指轻轻敲了敲桌面,淡淡道,“我这人不喜欢拐弯抹角,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这个再浅显不过的道理,杨玄比谁都更明白。

    他跟周阿虎非亲非故,周阿虎却那么帮他,肯定有事相求。

    果然,周阿虎听到这话,连忙恭敬道,“杨兄弟果然爽快,既然这样,那我也不藏着掖着了,最近我的确遇到一些不大不小的麻烦。”

    “南江市的江湖一向很乱,鱼龙混杂,平时一向井水不犯河水,可是前一阵子,南区罗三炮那厮,不守江湖道义,在背后狠狠捅了我一刀子。”

    “我与他明里暗里斗过好几次,可那厮不知道从哪儿请了两个保镖,伸手极为了得,我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

    “今日有幸能够结交杨兄弟这个朋友,是我周某人三生有幸,还请杨兄弟出手相助,若是能帮我出了这口恶气,将来我在南江市所有的一切,都愿和杨兄弟一起共享,到时候我们兄弟平起平坐,不分你我,一举平定南江地下江湖!”

    这番话慷慨激昂,但杨玄从头到尾都面无表情,猜不透心里边在想些什么。

    “说完了吗?”

    等对方啰嗦完,杨玄冷笑一声,这才道,“周阿虎,念在你帮我两次忙,我今天饶你一次。”

    周阿虎一愣,“杨兄弟,你这话是……..”

    嗖!

    没等他把话说完,杨玄突然将手里的烟蒂弹射出去。

    那烟蒂立刻化作一道残影,贴着周阿虎的面颊掠过,嘭一声狠狠钉在墙面上,一枚软绵绵轻飘飘的烟蒂,竟然在大理石墙面上,生生没入一般!

    周阿虎吓得双膝一软,差点当场尿出来。

    他并不是胆小的人,当初凭着两把菜刀,一路拼杀到今天这个地位,也算是经历过大风大浪。

    但他还从没见过有人能徒手,生生将一枚烟蒂钉入坚硬的大理石,这简直是小说里才会有的情节。

    要是刚才那枚烟蒂再稍微偏那么半寸,此刻他恐怕就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周阿虎,你给我听好了!”

    杨玄冷哼道,“如果我想要你的命,弹指一挥间而已,我这人最烦的就是套路,你在这儿说着这些冠冕堂皇的话,难道以为我不知道你想玩儿什么猫腻?”

    “你先暗中帮我做了两件事,却一直不肯露面,为的就是让我欠下你人情,到时候好赶鸭子上架,让我拒绝不得!”

    “刚才我来的时候,你全程都在暗中观察我,并在我和那个死胖子之间暗中做着抉择。”

    “如果刚才我的表现稍有不慎,你今天针对的恐怕就是我了,你的确是个聪明人,做出了最好的选择,但是你记住,老子最烦有人在我面前耍小心机。”

    “本来按照我的规矩,今天至少也得让你下半辈子躺床上,但念在你的确帮我做了两件事,我放你一马,之前的事我可以当没发生过,从此以后,你要是再敢派人暗中盯着我,我敢保证,你一定连后悔的机会都没有!”

    说完后,起身拂袖而去。

    “虎爷,那人太不是东西了!”

    杨玄走后,周阿虎身边几名保镖开始不平起来。

    “为什么轻易让他那么走了,冲撞虎爷,罪该万死!”

    “虎爷,干嘛放他走,他就算再能打,还能打过我们那么多人?只要一声令下,外边几十号兄弟就能立刻冲进来,把他剁成肉酱!”

    “都给我闭嘴!”

    周阿虎回过神,怒斥道,“从现在开始,我不想再听到这些胡言乱语,以后谁要是再敢说对杨兄弟不敬的话,别怪我翻脸无情!”

    说完后,这才愤然离开,几名保镖面面相觑,完全想不明白一向胆大包天的虎爷,今天为什么会如此惧怕那个看起来样貌平平的年轻人。

    回到休息室,周阿虎让人把门关上,这才一屁股瘫软在椅子上,冷汗顺着他的额头蹭蹭往外冒。

    “爸,那小子太过分了,居然敢那么跟你说话,刚才你为什么放他走!”

    一直呆在休息室的周阿豹,刚才通过监控,已经将包房的事看得清清楚楚。

    愤然道,“我承认那小子的确伸手不凡,但这可是咱们的地盘,他就算再能打,还能架得过我们人多?”

    “再说了,他不是能打吗?我们找十几个枪手,乱枪齐发,他就算是神仙也得变成筛子!”

    啪!

    却没想到,周阿豹刚把话说完,脸上就重重挨了一耳光。

    “你懂个屁!”

    周阿虎瞪圆了眼睛,里边满是愤怒和恐惧,“这么多年我白教你了,你怎么还是井底之蛙?”

    “且不说我们有多少人,如果动起手来,他只需要弹弹手指头,我就得死,谁也救不了!”

    “而且,你真的以为凭人多就可以?这人深藏不漏,展示出来的本事恐怕只有他全部势力的十分之一,要是真动起手来,我们埋伏在旁边那几十号人,对他来说和几十只小鸡崽子没什么区别!”

    周阿豹听完倒吸一口凉气,“他真有那么厉害?”

    周阿虎长长呼出一口气,苦笑着轻轻点了点头,叹道,“在他面前,我们只不过是一群渺小的蝼蚁罢了。”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