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杨玄苏楠 > 章节目录 第124章 紫牙
    萧紫衣看着对方从兜里掏出一团皱巴巴的卫生纸,笑呵呵的朝自己递过来,不由警惕道,“这里边是什么东西?”

    然后又接着补充道,“你要是敢捉弄我你就惨了!”

    杨玄哈哈笑道,“你怎么总是把人想这么坏,放心,我没那么幼稚。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一面说着,一面小心翼翼将卫生纸打开,里边有着两枚约莫两公分长,形状呈牛角形,周身泛着淡紫色的奇怪东西,根部还残留着一些血渍。

    “这是什么?”

    萧紫衣也算是见多识广,可任然对这东西很陌生。

    “紫牙。”

    “紫牙?”

    杨玄点点头,“刚才那只大畜生嘴里的牙齿,你别嫌恶心,这东西挺罕见的,只有上了七百斤的野猪王嘴里才会长出这种玩意儿。”

    “今天咱俩也算是人品爆发,竟然在这么一座不知名小山碰见野猪王,这东西就算放在原始森林也难得见到这么大的。”

    “刚才下山的时候,我突然想起你的名字叫紫衣,这东西又叫紫牙,初次见面,没什么可送的,要是不嫌弃你就拿着。”

    萧紫衣肩膀轻轻一颤,“刚才你折返回去,就是为了给我准备礼物?”

    “不然呢?”

    杨玄笑道,“要是你过几天才走的话,还能请你吃一顿野猪王的肉,现在只能便宜那山头上的野生动物了。”

    萧紫衣怔了怔,随即笑了,双手小心翼翼将那对紫牙接过,“谢谢。”

    她长这么大,收到过无数礼物,因为身份摆在那里,而且在是出了名的品味高,所以收到的礼物不是极度奢侈的奢侈品,就是罕见的旷世珍宝。

    然而她对这些从来不感兴趣,一枚清代乾隆皇帝用过的鼻烟壶,竟然被她随手扔在地下室,和一堆杂物为伴。

    这对紫牙,虽然很罕见,但世面上好像没有类似的拍卖或者交易记录,就经济价值而言,可能是她长这么大受到过最次的礼物。

    不过她也是头一次为了一件礼物而溅起内心深处的波澜。

    她很喜欢这对紫牙,这种稀奇古怪的东西正合她的胃口,但这只能占百分之三十,剩下的七十,还得看是谁送的,这件礼物背后隐藏着什么样的故事。

    “谢谢你的礼物,我很喜欢。”

    萧紫衣重新将紫牙包好,小心翼翼的放进包里,道,“你还没回答我刚才的问题呢。”

    “嗯?什么问题?”杨玄疑惑道。

    萧紫衣看着对方,平静道,“我俩现在是什么关系?”

    杨玄怔了怔,随即哈哈笑道,“刚才说过的玩笑话你还放在心上呢?放心吧,我也就是随口那么一说,你这么好一个姑娘,总不能真的给我当小情人吧,至于咱俩现在是什么关系…….嗯……我想想看,咱也算是一起经历过生死的人,以后就以兄弟相称吧,我看你比很多男孩子都强,以后就做兄弟吧!”

    一面笑着说,一面转身离开车门钻进架势室,冲萧紫衣摆摆手道,“早点回去休息,明天早上我就不送你了,以后没事儿多联系。”

    “等等!”

    萧紫衣突然从手腕上拽下一个紫色的发圈,递过去道,“来而不往非礼也,你送我礼物,我理应还礼,没什么可送的,这个发圈就当做礼物了。”

    杨玄一愣,“这东西很贵吗?”

    萧紫衣道,“地摊上买的,十块钱四根,怎么?嫌弃了?要是嫌弃了你可以不要。”

    说着就作势要把发圈给收回去。

    “哎哎,别啊!”

    杨玄连忙将那发圈抢了过来,道,“我刚就是随口那么一说,我以为像你们这种富家大小姐,头上一根发圈都得是镶钻的,哈哈,没想到你也挺接地气的,这发圈我收下了,而且还会好好留着。”

    “礼物这东西吧,本身是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谁送的,如果是你的话,就算从路上捡个石头送给我,我也会当成宝贝。”

    一面说着,一面笑呵呵的将发圈套在自己手腕上,笑道,“我以后就当手链戴了。”

    “你还是赶紧收起来吧!”

    萧紫衣哭笑不得,真不知道这家伙是真傻还是假傻,要是让他老婆看见他手腕上有个女孩子的发圈,到时候这家伙哭都没地儿哭去。

    “行,那先这样,回头联系,你先回去吧。”

    萧紫衣笑着摆了摆手。

    “嗯,明天你自己慢点儿啊,到了给我发个信息。”

    说着杨玄便踩下一脚油门,驾车离去。

    萧紫衣却一个人怔怔的站在原地,神色复杂的盯着汽车远去的方向,美目中闪过一抹暗淡,嘴角勾起一抹若有若无的苦笑。

    当自己是兄弟?

    呵呵。

    这家伙不知道是真傻还是假傻,难道他不知道,女孩子把自己的发圈交给一个男孩子意味着什么吗?

    杨玄,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

    到家门口的时候,已经是夜里九点多了,杨玄迫不及待的掏出钥匙将门打开。

    他现在特别特别想快点进家门,舒舒服服的躺在沙发上,然后看见苏楠。

    今天遭遇那只野猪王,算是又一次跟死神擦肩而过,当时没觉得有什么,可是回家路上却慢慢开始感到心有余悸。

    其实这次危险,跟以前战场上面对的那些危险根本不值一提,但现在杨玄的心态上发生了变化。

    以前他是一名最顶级的战士,作为一名战士,在执行任务中不幸阵亡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人死鸟朝天,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但是现在,他的身份不再是一名战士,只是一个正常社会里的一名网约车司机,他有家,有老婆,说不定过个两年还得有小baby。

    作可以舍弃那些光彩夺目的荣耀和光环,也是舍弃数不清的财富。

    但是他舍不得现在拥有的这份宁静生活,还有这个家。

    一个人要是有了舍不得的东西,他就会变得贪生怕死。

    一个人可以为了信仰舍命,但同样可以为了信仰苟且偷生。

    杨玄的信仰就是这个家,还有苏楠。

    “媳妇儿我回来了!”

    走进家门,杨玄迫不及待的喊了一声,可是没见着苏楠的人影,茶几上倒是多了一束火红的玫瑰。

    旁边还有张小卡片,写着一行字:祝我最爱的楠楠永远开心。

    靠!

    这什么情况?

    又有情敌了?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