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杨玄苏楠 > 章节目录 第147章 一点也不好笑
    只不过这话在安然和老掌柜听来,不仅一点也不好笑,而是恐怖至极!

    刚才绝对算是大逆转,不仅保住了小命儿,古爷破例饶了他一次不说,而且还愿意收他为徒。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这就好比一个死刑犯,快要枪决的时候突然无罪释放,并且加以高官厚禄,从最低谷直接反弹到巅峰,这样的机会,换做任何人都得跪下来感激涕零。

    可这家伙倒好,不仅不珍惜这样的机会,反而变着花样作死,就算是活腻歪了也不带这样给自己挖坑的吧!

    这一次老掌柜再没有出言帮杨玄辩护,而是轻轻叹出一口气,眼里满是黯淡和同情。

    他知道事情到这个地步,就算他说破天,今天这个年轻人也别想活着离开这里了。

    安然倒是想再上前帮一把,可也不知道该做点儿什么,要是她爷爷在现场,事情或许还有一线转机,不过要是现在才搬救兵,等她爷爷赶过来的时候,这家伙的尸体恐怕早都凉透了。

    “放肆!”

    果然,古爷刚消下去的怒气瞬间反弹到了顶峰,额头上青筋暴涨,两个眼珠子就跟快要喷出火苗似的。

    随着这声爆喝,一股如同实质般的杀气顿时扑面而来,让旁边的安然和老掌柜感到一种极其强大的压迫力,仿佛胸口上压了块石头,连呼吸都感到有些困难。

    锵!

    一柄长剑寒光一闪,伴随着浓郁的杀气陡然出鞘,猛然朝着杨玄的咽喉刺去。

    这一剑是随着滔天怒火刺出的,可谓又快又恨,速度入电光火石,哪怕是块大理石恐怕也得被洞穿。

    唰——

    一剑刺下!

    安然和老掌柜已经闭上了眼睛,不忍心去看眼前一幕。

    可古爷的脸色却突然间凝固!

    这一剑…….竟然刺空了?

    让人疑惑的是,也没看见对方闪避或者格挡,就这么一脸轻松的站在原地,可是这一剑怎么会刺空?

    凭着古爷的剑术,又在这么近的距离,别说人的咽喉了,就算是只蚊子也不可能出现任何偏差。

    “我说你这老头还讲不讲道理了?”

    没等古爷反应过来,杨玄突然开口道,“这么大年纪怎么就不懂得谦虚呢?别人说你两句就要打打杀杀的,怎么着,就你能说别人,别人就不能说你了?”

    听见这个声音,安然和老掌柜皆是一愣,随即猛然睁开眼睛,惊讶的发现眼前这个人居然还活着!

    可是按古爷的脾气,不应该这么轻易放过他啊,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活这么大岁数,还从没受过如此奇耻大辱,今日要是不杀你,难解我心头之恨!”

    古爷怒气滔天,手肘曲起,又准备刺出第二剑。

    杨玄无语道,“我侮辱你什么了?你怎么就奇耻大辱了?你铸的这对东西本来就是破铜烂铁,我说错了吗?而且他们听他们把你传得那么邪乎,我还以为是什么高手呢,没想到也就是个二吊子。”

    “放肆!”

    古爷怒火滔天,强忍着心头的杀意,咬牙道,“好,既然你质疑我的实力,我今天就让你死个明白,倒要让你开开眼界!”

    说完后,顺手一剑朝着店里的一盆绿植挑去,那绿植飞掠在空中,古爷唰唰就是一通剑花舞了过去,那绿植的再次落下时,安然和老掌柜都看傻眼了。

    只见重新落在原位的绿植,刚才还叶片茂盛,可现在只剩下光溜溜的几根枝干,上边的叶片全都不翼而飞!

    再抬眼一看,竟然发现那些叶片飘扬在半空中,而这一切只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不得不让人大开眼界!

    可是这还没完,古爷接着舞起了第二轮的剑花,一片银光唰唰闪过,约莫三秒钟后,古爷猛然将长剑朝前一抖,发出嗡的一声。

    嘶——

    看到眼前一幕,安然和老掌柜同时倒吸一口凉气。

    之间那上百枚叶片,此时如同糖葫芦一般被古爷穿在长剑上,随着长剑发出的嗡嗡声轻轻颤抖着…….

    万万没想到,平时只在武侠小说和影视作品中看到的一幕,居然在现实中亲眼碰见!

    “你可心服口服!”

    古爷怒气依旧未消,声如洪钟,“我这是二吊子功夫吗?”

    对剑的尊重已经彻底融入了古爷的血液里,他这辈子引以为豪的也是自己的铸剑技艺和剑术,现在这两件事同时遭到侮辱,他在动手之前,必须要为自己找回尊严!

    杨玄看了看穿在剑上的叶片,又看了看古爷,心里边轻轻叹息一口,这就水平,放在普通社会还能勉强算高手,可跟真正的剑术高手比起来,连二吊子都算不上啊!

    刚才杨玄猜测古爷可能达到了剑意境七阶,可是看现在这个水准,撑死也就剑意五阶的水平。

    刚才他露的那一手,在普通社会咋呼咋呼还行,可要在真正高手眼里,能憋住不笑都算给他面子了。

    从把绿植的叶片挑下来,再到一剑在半空中将所有叶片全部洞穿,他刚才用了至少十秒钟以上,就这个乌龟一样的速度,要是跟自己动手的话,都用不着第二剑的。

    “行了,我今天没工夫跟你耗,给你露一手吧。”

    杨玄轻轻叹出一口,他本来是不想太多暴露自己的,可是看这种情况,他今天要是不把这个狂妄自大的老头给震慑一下,恐怕还真不能轻易离开。

    旁边的安然和老掌柜听到这话,眼里满是疑惑,这个人要给古爷露一手?

    怕是出门忘吃药了吧!

    难道古爷刚才耍的那几下他没看到吗?

    哎,不作死就不会死,可能就是形容眼前这个脑子不开窍的家伙吧。

    杨玄慢吞吞的从古爷的剑尖上捻下一片树叶,然后扭头冲旁边的安然笑道,“麻烦借你的手一用。”

    “借我的手?”

    安然疑惑道,“你想干嘛?”

    杨玄一面将对方的手轻轻拽了过来,让对方把手掌摊开,然后把那枚叶片平铺了上去,笑道,“很快你就知道了。”

    说着用脚轻轻一勾,一柄剑轻轻掠起,稳稳落入杨玄掌中。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