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杨玄苏楠 > 章节目录 第150章 筹码
    赌场坑人的套路其实很简单,想让人尝点儿甜头,利用人贪婪的本性,再一步步把人逼向万丈深渊。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这个套路虽然简单,而且已经烂大街了,可依然有无数人栽在这上边,是因为人性中的贪婪,绝大部分人都得昏了头脑。

    “我桌面上大概还有十二万的筹码,全押小。”

    杨玄笑盈盈的将筹码全都推了出去。

    “兄弟果然是个爽快人,老哥今天跟着你发财,我也押十万的小!”

    眼镜男也跟着把筹码推出去。

    荷官开始摇骰子,五六七,大。

    “哎呀,怎么会这样!”

    眼镜男在旁边表现得痛心疾首,“这肯定是意外,不行,我还得翻本,再给我换二十万的筹码!”

    说完后,冲杨玄道,“兄弟,你今天手气那么旺,就这样放弃了太可惜,不如趁着手红继续压,再怎么也要把本钱翻回来,今天不管你怎么玩儿,老哥都陪着你!”

    这也是心理战术的一种,叫做共情。

    赌徒在输了一把大的以后,通常都会犹豫不决,这时候旁边突然窜出个人来,表示你压多少他就压多少,无形中能让赌徒产生一种虚幻的踏实和安全感。

    “行,既然你这么说,我今天还真不信这个邪。”

    杨玄冲旁边的服务生笑道,“给我换一百万筹码。”

    “兄弟痛快!”

    眼镜男大喜,万万没想到这个其貌不扬的人居然是个大金主,也冲着服务生大喊道,“我兄弟今天压多少,我就跟着压多少,再给我换八十万筹码,凑够一百万,今天我要跟我兄弟大杀四方!”

    “老哥也是个痛快人嘛。”

    杨玄笑了笑,心想这人演技不错,回头跟李渔打声招呼,不如把这人招到旗下的影视公司去当男演员,可比在这里给人当托有前途多了。

    “兄弟,上一把既然栽了,这一把肯定赢,不如搞一把大的,你下个三十万,老哥下四十万,算是帮你探探路,你看怎么样?”

    眼镜男道,其实他这番话又开始在玩弄心理战术,大多数人都有一种只要别人比我摔得惨,那我就不怕摔跤的奇怪心理。

    所以赌徒到到了个之后,通常都会觉得就算是输,也有人比自己还惨的心理,从而打消顾虑,大胆出手。

    “呵呵,我怎么能让老哥您帮我探路呢,你说的对,要搞就搞把大的!”

    杨玄笑了笑,突然唰一声把桌面上的筹码全都推了出去,“这一把我全押,押六个六,大豹子!”

    唰——

    所有人的目光瞬间朝这边盯了过来,就连旁边那个眼镜托也面露惊诧,显然没料到这个年轻人会干出这么二逼的事来。

    在摇骰宝的游戏中,豹子的赔率是最高的,如果单点其中一种豹子,比如说单买六个一或者留个六,赔率更是高得离谱。

    因为一副骰子中出现这种概率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一般很少有人会这么压。

    即使偶尔有人想单点一把豹子,也不会下多大的注,而且也没抱着赢的希望,也就是图个乐子。

    像这种一次性用一百万单点豹子的事儿,在这里还是头一次。

    “兄弟,敞亮!”

    眼镜男冲杨玄竖起大拇指,“这把要是赢了,荣华富贵几辈子都够了!”

    按照赔率来计算,一百万全压六个六,要是赢了,按照赔率得有好几个亿。

    “你摇好一点,这把可是关系到我兄弟的荣华富贵,他要是赢了,我也跟着沾光,你要是摇得不好,小心我跟你没完啊!”

    眼镜男装腔作势的冲荷官交代了一句,其实心里边早已乐开花了,这个二逼压六个六,连出老千这一环都可以省了,那可是四万多分之一的小概率,他以为他是谁啊,能有这运气?

    “等等!”

    就在荷官刚准备摇骰子的时候,杨玄突然道,“这把我想自己摇。”

    “这…….”

    荷官显得有些为难,在这里不管是负责摇骰子还是发牌的荷官,全都是千术高手,在特殊道具和高科技辅助下,他们想让谁赢就让谁赢,如果把骰子交给别人来摇,就等于丧失了控制权。

    “怎么?不行啊。”

    杨玄砸吧砸吧嘴道,“要是不行的话,我这把就不下了。”

    这时候,旁边围观的人纷纷说道,“这有什么不行的,就让他摇,人家下了那么大的注。”

    “就是,你们又没规定说不让客人自己摇。”

    一群人都等着看热闹,纷纷帮杨玄说话。

    眼镜男也跟着起哄,一面起哄一面冲着荷官挤眉弄眼,意思是说这把就让他自己摇,还正不相信他能摇出六个六来。

    “那行吧,这把你自己摇。”

    荷官把骰子递了过去,怕这人玩儿什么猫腻,提醒道,“我们这里要是出老千,不仅要一百倍赔偿,而且还要砍断三根手指头。”

    “噢?还有这规矩?”

    杨玄淡淡一笑,“正合我意,我也最讨厌出千的人,只要是出老千的,都特么是狗娘养的,应该不得好死,下十八层地狱,全家也得跟着一块儿遭殃!”

    说完后,扭头冲着眼镜男道,“老哥,您说是不是啊?”

    眼镜男脸色显得特别不自然,他自己在这边当托儿,也算是出老千,不过也只能舔着脸笑道,“是是是,老弟说的是。”

    心里边却把杨玄祖宗十八代都骂了一遍,心想等会儿输得精光的时候让你哭都哭不出来。

    呼啦啦——

    当着所有人的面,杨玄开始摇起骰子来。

    荷官和眼镜男都是一脸轻松,想要摇出6个6的概率,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嘭!

    杨玄重重把筛盅拍在桌子上,骰子在里边滚动一瞬后安静下来。

    所有人都目不转睛的盯着筛盅,虽然知道根本不可能摇出6个6,但还是满怀期待,毕竟这种事还是头一回碰到。

    “天灵灵,地灵灵,出老千不得好死,全家出门被车撞,断子绝孙啊……..”

    杨玄并没有着急把筛盅打开,而是神神叨叨的嘟嚷起来。

    旁边的眼镜男实在听不过去了,“老弟,你这是干嘛呢。”

    “念咒啊。”

    杨玄道,“这是我独创的咒语,只要念这个咒语,想开什么就来什么,对了,老哥你不是也压了吗,来来来,跟着一块儿念,怎么着,你不想赢啊,赶紧的,一块儿念。”

    眼镜男欲哭无泪,但要把戏演下去,只好跟着一起念,“天灵灵,地灵灵,老千就是狗东西,老千不得好死,老千断子绝孙……..”

    念叨这串咒语的时候,眼镜男心里边无比崩溃。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