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杨玄苏楠 > 章节目录 第157章 叶片
    龙小蛮刚才也是被愤怒冲昏了头脑,现在冷静下来仔细想想,觉得还真像杨玄说的那样,这事儿根本没那么简单。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狗日的袁大脑袋,我看他是活腻歪了!”

    黄鼠狼咬着牙,两个眼睛似要喷出火焰,他这人虽然喜欢装逼,而且有着地球人无法理解的衣品,但骨子里却是个极重义气的人。

    刚才那一战,不少兄弟都折了进去,此时黄鼠狼心头一直在滴血!

    既然不是周阿虎,那么幕后凶手肯定就是袁大头了,因为南江这片地界,自罗三炮被灭以后,也就只有袁大头有这个实力,这点脑子黄鼠狼还是有的。

    “这事儿你怎么看?”

    龙小蛮突然冲杨玄问了一句,连她自己都没意识到,这件事其实压根儿不管杨玄的事,但她潜意识却已经把对方当成最信任的人。

    “袁大头的确有重大嫌疑,但也没有确凿的证据是他干的。”

    杨玄想了想,道,“这样吧,我们就给他来个将计就计,今晚召集人马,向周阿虎发起攻击,故意做出两败俱伤的样子。”

    “这样一来,幕后凶手肯定以为你们中计,接着狐狸尾巴自然就露出来了。”

    龙小蛮低头沉吟了一瞬,道,“你说的这个办法倒是挺好,只不过,我们和周阿虎虽然一向井水不犯河水,但平时也没什么交情,他凭什么要配合我们演戏?”

    杨玄笑道,“这你就不用管了,我让周阿虎给你打个电话,具体细节你俩自己商量就好。”

    一面说着,一面掏出手机发了条信息出去。

    龙小蛮却显得有些错愕,“你认识周阿虎?”

    杨玄点点头,“勉强算是熟人吧。”

    “可是…….周阿虎这人一向都很精明,这件事完全与他无关,但他要是配合我们演戏,就相当于往这趟浑水里淌,以他的为人,是绝对不会这样做的。”

    滴滴——

    话没说完,龙小蛮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一看来电显示,脸色突然一惊:周阿虎!

    接通后刚喂了一声,接着龙小蛮的脸色就越来越不对劲。

    挂断电话后,用一种打量外星人的眼光看着杨玄。

    “看我干嘛,周阿虎都说什么了?”杨玄笑道。

    好半晌,龙小蛮才回过神,惊讶道,“周阿虎跟我说,他立刻安排,尽全力配合我们演戏。”

    杨玄笑道,“这不就得了。”

    “可是………”

    龙小蛮一头雾水,“周阿虎的这个反应也太不符合逻辑了,他怎会那么痛快,而且……..”

    “想那么多干嘛。”

    杨玄摆手笑道,“他欠我个人情,现在也算是还债吧,具体的事儿你俩自己商量就行,要是没事儿的话,我就先走了啊。”

    说着就准备起身离开。

    走到门口,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扭头冲黄鼠狼笑道,“你叫黄鼠狼是吧,你等会儿忙完给我联系一下,我有几句话想跟你单独聊聊。”

    说完后,这才头也不回的走出门外。

    “知道了,大姐夫,我一会儿就给您联系!”

    黄鼠狼连忙朝着门外招呼了一声。

    “你叫谁大姐夫呢!”

    龙小蛮瞪眼道,“你以后要再敢乱说话,小心我撕了你的嘴!”

    “可是…….你俩刚才……..”

    黄鼠狼一头雾水,两人都发展到搂搂抱抱摸摸了,这还不是大姐夫是啥?

    而且他刚才可是见识到了杨玄的手段,对杨玄佩服得五体投地,这声大姐夫叫的心甘情愿。

    “我俩刚才什么也没发生,是他对我耍流氓!”

    龙小蛮气得直跺脚,心里边暗暗把杨玄那混蛋骂了个遍,竟然当着那么多兄弟得面对自己说那些话,以后她还怎么面对手下这群兄弟?

    同一时刻。

    安家别墅。

    安然看到爷爷这副激动的样子,感到特别疑惑,在她印象中,爷爷一向老成持重,不管遇到什么事都能够从容应对。

    “你刚才说的都是真的?”

    安天鹤年过八十,须发皆白,但却神采奕奕,脊背打的笔直,一双眼睛炯炯有神,丝毫不显老态。虽然在十年前,已经卸任安家家主之位,但在安家依然有着一言九鼎的地位,依然是整个安家的主心骨所在。

    安老爷子一生的经历可以用传奇来形容,活到这个岁数,可算是洗净铅华,整个人变得圆融平和,不论什么事都再难引起他的情绪波动了,每天最大的爱好就是研究铸剑和剑术方面的东西。

    不过刚才他听孙女无意中提起今天发生的事,整个人突然激动起来,“你说的那个人,真的用一剑就将树叶从侧面劈成两半?”

    “嗯,这就是今天那片叶子。”

    安然将那片已经被劈成两半的叶子放在茶几上,心里边却不明白爷爷为什么会如此激动。

    虽然她也觉得,一个人用剑能从侧边把一片叶子剖开,是一件了不起的事,但爷爷也用不着表现得那么激动吧!

    安天鹤拿起放大镜,小心翼翼的对着那两片薄如蝉翼的叶片细细看了起来。

    这两片树叶,其实只有一片,只不过被人从侧边给剖成两半而已。

    角度精准,厚薄均匀,切面平滑……..

    安天鹤越看脸色越不对劲,整个人如同筛糠一般剧烈颤抖起来!

    安然不懂剑术,这件事对她来说,只是觉得那个人厉害而已。

    但对于真正对于剑术的了解到了一定境界的人来说,能够做到这个境界的人,可不仅仅是厉害那么简单了,那简直就是恐怖!

    一柄剑,哪怕是世界上最薄的剑,要是用寻常手段切割,也无法做到精准的将一片叶子从侧边剖成两半。

    而且听安然说,那人今天用的只是一把造型普通的剑,一把普通的剑,厚度最少都在一厘米以上,不管是多精湛的手法,都无论如何做不到这个境界。

    唯一的解释就是,使剑的人,已经突破了剑意的瓶颈,领悟到了剑气的境界!

    严格来说,这片叶片并不是被剑刃剖开的,而是剑气!

    而如今这个社会,能够真正领悟出剑气的人,安天鹤所知道的觉不超过一个巴掌的数量!

    “那人长什么样!”

    安天鹤猛然抬起头,“可是鹤发童颜,身着一袭道袍,颚下留着白色长须的老道长?”

    据安天鹤所知,那些个领悟剑气的高人,要么隐居深山,要么神龙见首不见尾。

    这阵子好像也只听说武当的空虚子道长下山云游,难道今天他被自己孙女儿给碰上了?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