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杨玄苏楠 > 章节目录 第167章 江文年
    如果说修武者和普通人的差距,就是成年男子和幼儿园小朋友差距的话,那中阶修武者,和普通修武者,同样也是这种差距,实力差的可不是一星半点,是天差地别的差距!

    “看来,这次是天要亡我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江文年长长叹息一口。

    江乘风咬牙道,“父亲,现在说这些还为时过早,我们一定有别的办法,大不了我回头去找刚才那人,哪怕是给他跪下磕头,给他当牛做马也行,只要他能把那块石头让给我们!”ァ看书室ヤ~8~1~www.kan~shu~shi.com<首发、域名、请记住

    “乘风,你怎么还是那么天真?”

    江文年苦笑道,“在修武者的眼里,我们就像蚂蚁一样,你觉得谁会在乎一只蚂蚁的恳求?”

    江乘风沉默不语,只是紧紧攥着拳头,眼里满是无尽得痛苦和无奈。

    “难道,就再也没有别的办法了吗?”江乘风不甘心道。

    不过江文年却用沉默给了他最好的答案。

    父亲身上的那种怪病,已经困扰了十来年了,拜访过无数名医,可全都束手无策。

    其实早在几年前江文年就应该驾鹤西去,不过幸亏得到终南山修行的一名隐士出手相救。

    但那名隐士也说只是能再续几年的性命而已,要想真正解决这种怪病,唯一的方式就是找到一种黑毒石,只有黑毒石里边包裹的那种东西,才能救下江文年的性命。

    按照当初那名隐士所说的期限,江文年的性命估计撑死了也就只剩两个星期。

    好不容易找到那块传说中的黑毒石,却又只能干瞪着眼。

    黑毒石非常罕见,要想在短时间内找到第二块根本不现实。

    吱——

    就在这时,前边突然窜出一辆小polo拦住去路,要不是小兵反应快,及时踩了刹车,恐怕就撞上去了。

    “我曹尼玛,瞎眼了是不!”

    真憋着一股怨气的江乘风忍不住爆了粗口。

    这个时候,那辆小polo的车门打开,从里边走出一个熟悉的人影,冲着这边眯眼笑道,“不知道江老先生是否有空,和我一起找个地方坐下来喝被茶水?”

    附近一间普通的茶楼包房。

    江文年和江乘风,以及小兵等三人一头雾水,不知道这个修武者突然找到自己干嘛。

    “这位小兄弟,刚才犬子一时冲动,还请您不要见怪,如果您有怨气的话,大可朝我这把老骨头撒气,只求您放过犬子。”

    江文年以为对方是来找麻烦的,不由得躬着身子恳求。

    这恐怕是他几十年来第一次求人,不过没办法,因为他面对的是一名修武者,在修武者眼里,不管他多有钱,也只不过是一只穿上华丽衣衫的蝼蚁而已。

    “刚才动手的是我,你有什么事冲我来就好,别为难少公子和老先生!”

    小兵将江文年护在身后,眼神透着决然的神采,即使粉身碎骨,他也要用自己的性命保护好少公子和老先生。

    “要杀要剐随你的便,我们江家人可以死,但绝不会服软的!”

    江乘风决然道,眼里透着坚定。

    杨玄看着三人这副架势,不由得乐了,但同时也在心里边给这三人竖了一个大拇指。

    就凭他们这股子凝聚力和团结,以及面对生死时候的决然,难怪这么多年来江家生意会做得这么大。

    今天如果是换做别的家族,比如说苏家,这会儿不知道有多少人相互推卸责任,或者是跪在地上求饶。

    “你们这是干嘛呢。”

    杨玄笑道,“如果我想对付你们,还请你们喝茶干嘛,浪费我茶水钱。”

    江文年一愣,疑惑道,“那您这是…….”

    “先坐下说话吧。”

    杨玄摆了摆手,指着桌上那块黑石道,“你这么迫切的想要得到这块石头,是想让这块石头救你的性命吧。”

    江文年点了点头,轻叹道,“我虽然不是什么普度众人的圣人,但自认为也没干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但偏偏十几年前得了一种怪病。”

    “这些年我饱受这种怪病折磨,这把老骨头恐怕撑不过一个月,唯一的希望就是这块黑石。”

    “但现在看来,这块黑石和我并没有缘分,看来是老天爷要收我,我也只好认命了。”

    噗通!

    这时候,江乘风和小兵突然跪在地上,恳求道,“虽然我们也知道,我们在你眼里就是几只蚂蚁,但我还是想恳求你把这块石头让给我们,我愿意给你当牛做马,求求你了!”

    说完后,两人开始砰砰在地上磕起头来。

    “卧槽,你们这是干嘛呢!”

    杨玄连忙道,“还能不能好好说话了,要么就是一副上断头台得样子,要么就跪下磕头,你们先听我把话说完行不?你们再这样我立马走人了啊!”

    说完,杨玄又叹息道,“就算我把这块石头让给你们,不仅不能救下老先生的性命,而且还得让你死得更痛苦。”

    江文年一愣,“小兄弟,这话是何意?”

    杨玄道,“刚才我看你气色,发现体内的五脏六腑都被玄毒气裹着,玄毒气这东西怎么跟你解释呢?跟你这辈子干多少坏事儿多少善事儿无关,咱不搞封建迷信那一套。”

    “玄毒气不是人人都可以有的,得是罕见的特殊体质,在特定情况下爆发,现代医学根本发现不了。”

    “如果我猜的没错,你们要找的应该是黑毒石,用黑毒石里的毒气以毒攻毒,方能化解。”

    江文年连忙点头道,“对,就是黑毒石,当初终南山上的那名隐士,让我找的就是黑毒石,难道这块儿不是黑毒石?”

    杨玄道,“这块石头虽然很多特征都和黑毒石一样,但并不是黑毒石,当初那人有没有给你说过,黑毒石还有个特征,就是当手触碰上去的时候,毒性立刻会从掌纹吸收到体内?”

    “你刚才也摸过这块石头,好像毒气并没有被你吸收吧。”

    江文年皱眉沉吟一瞬,道,“当年那位高人的确这么说过,刚才我手摸上去的时候,的确也没有感受到毒气被吸入体内,但我却能感受到了这块石头里的气息涌动。”

    “那不就对了。”

    杨玄道,“这块石头也不是凡物,但具体是什么你们就没必要知道了,但他的确不是黑毒石,里边的气息波动,是因为你体内的玄毒气和里边这东西产生了感应造成的,跟黑毒石没什么关系。”

    “而且你要是把这块石头当成黑毒石去给你治病的话,不仅救不了你,反而让你生不如死,到时候死得更痛苦。”

    江文年听得心惊胆战,丝毫没有怀疑这个年轻人说的话,因为一名修武者根本没必要骗他们,更没必要跟他一个凡夫俗子开玩笑。

    “那您能帮我们找到真正的黑毒石吗?”

    江乘风连忙道,“只要您帮我们找到黑毒石,我们愿意把整个江家的家业都让给你,哪怕是我的性命也都可以给你!”

    杨玄哭笑不得,“你以为黑毒石是市场上的萝卜啊,说找就找,这东西可遇不可求,我还想要呢。”

    听到这话,江乘风的眼神再次黯淡下去,脸上满是绝望。

    江文年长长叹息一口,“罢了,看来我这把老骨头这次是难逃此劫了,不过能在有生之年,能和一名传说中的修武者一起喝茶,我这辈子也算值了!”

    杨玄特别无语,道,“我说你们是怎么回事,就那么想死啊,我只说黑毒石不好找,但又不代表没别的办法!”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