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杨玄苏楠 > 章节目录 第168章 换血
    “小兄弟,你真能救我!”

    江文年无比激动的站起身来,虽然他嘴上说听天由命,可真正到了这个关头,没有谁不想活下来。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只要你能救下家父,我给你当牛做马,甚至整个江恒集团,我们都可以全部让给你!”

    江乘风也连忙跟着道。

    杨玄笑着调侃道,“你们什么都给我了,就不怕以后流落街头,天天过粗茶淡饭的日子?”

    江乘风正色道,“只要家父平平安安,我们一家人能够在一起,别说粗茶淡饭,就算是要饭都行!”

    杨玄暗暗点了点头,看来江乘风和大部分富家子弟都不太一样,还是个大孝子。

    “江老先生,麻烦借您手一用。”杨玄道。

    江文年连忙将一只手伸过去,杨玄捏着对方手腕瞅了一眼,随即做出一个让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动作。

    啪!

    杨玄突然将一个茶杯捏碎,接着捡起一块玻璃碴子,一下就把江文年手腕上割出一道血口子。

    这一下割得特别深,把血管都划破了,一时间顿时血流如注。

    “你想干嘛!”

    江乘风反应过来,抄起桌上的烟灰缸就准备朝杨玄砸过去。

    “少公子息怒!”

    小兵一把将他拦下,淡淡道,“他要是想要我们的性命,可以有无数种方式。”

    江乘风楞了楞,这才反应过来,小兵说的的确有道理,如果这人想要害他们的性命,根本不用那么麻烦。

    “不想你爹死就老实在旁边呆着。”

    杨玄不耐烦的说了一句,看到江文年面色有些痛苦,淡淡道,“江老先生大可不必惊慌,要解掉你身上的玄毒,需要先割开血管,将毒素放出一些来。”

    江文年手腕吃痛,咬牙道,“一切都听小兄弟您的。”

    江乘风在旁边暗暗担忧,虽然他也知道这人并不是要谋害他的父亲,但听到对方说的这种治疗方式,他依然感到很忐忑。

    不由得鼓起勇气道,“可是,血这样放下去,就算是毒素解了,可我爸流那么多血,也得……也得……..”

    “你要是不想让你爸把病治好,就继续废话吧。”

    杨玄不耐烦的说道,旁边的小兵暗暗拽了拽江乘风的胳膊,示意他不要出声。

    小兵虽然不是修武者,但在普通人当中,却是顶级高手,只差一步就可以到修武者境界了,可却一直卡在一个瓶颈,始终冲不过去。ァ看书室ヤ~8~1~www.kan~shu~shi.com<首发、域名、请记住

    所以他对修武者的实力要比江乘风清楚得多,知道眼前这人这么做一定有他的道理。

    随着失血越来越多,江文年的脸色开始变得苍白,整个人都虚脱了,要不是江乘风在旁边扶着,他现在连坐着的力气都没。

    江乘风看着父亲这个样子,心里边越来越着急,血再这么往外流,父亲还不得活活流血过多而死啊。

    就在他实在忍不住,刚准备继续说话时,杨玄突然做出一个匪夷所思的动作。

    只见他拿起一块玻璃碴子,把自己的手腕也给划出一道血口子,然后把伤口和江文年的伤口贴在一起。

    接着杨玄另一只手双指并拢,面色沉凝,用力抠着自己心脏部位的一处穴位上。

    几秒钟以后,江文年的脸色慢慢开始恢复血色,也重新有了说话的力气,连忙惊道,“小兄弟,使不得!”

    他能清晰的感受到,对方的血液正在从他的手腕创伤处,连绵不断的输入他的身体。

    “别说话,否则前功尽弃!”

    杨玄此时的脸色也变得极为难看,额头上满是冷汗珠子。

    不一会儿,等到江文年的脸色完全费恢正常,杨玄这才连忙将手腕挪开,并在对方身上点了几处穴位,江文年手腕上的血立刻就止住了。

    “你感受一下,体内的毒解完了没?”杨玄捂着自己手腕道。

    江文年闭了闭眼,又站起身活动了一下自己的身体,面色随即大喜,“我的病好了!”

    听到这话,江乘风无比激动,“父亲,这是真的吗!”

    “真的,我的病全好了!”

    两父子都显得特别激动,然后扭头看着杨玄,父子二人齐刷刷的跪在地上,“小兄弟救命之恩,我江家永世难忘!”

    江乘风看着脸色苍白的杨玄,愧疚道,“刚才要输血的话,输我的就好,怎么能伤了恩人您自己的身体……..”

    “输你的血有个屁用!”

    杨玄刚才输了不少血给江文年,脸色也显得有些发白,捂着手腕道,“如果随便找个人的血换进去那么简单的话,也就没今天的事儿了。”

    “不是我给你们邀功,今天也就是你们运气好,刚好碰见的是我,不然神仙也帮不了你们。”

    这话倒是大实话,杨玄自己也是特殊体质,乃纯阳之体,其血液百毒不侵,可解天下奇毒。

    加上他自己同时也是一名至强修武者,用精纯的内力将血液淬炼,这才能够解掉江文年体内的玄毒。

    要换了别人,哪怕修为再高,没有这种特殊体质的话,也只能干瞪眼。

    “恩人,从现在开始,我江文年所有一切,包括我旗下的江恒集团,全都拱手让给恩人,虽然这点东西在恩人眼里什么都算不上,但也是我的一点心意,请恩人莫要推辞!”

    江文年诚恳道。

    “你俩先起来说话吧。”

    杨玄轻轻叹息一口,心里边倒是挺欣赏这对父子的,不管是品德还是别的方面,都很正派,且懂得感恩,跟那些个成天满脑子小心眼的商人截然不同。

    “公司你们就自己留着吧,我也不缺那玩意儿,今天救你们也就觉得你们人还不错,以后多做点公益,就算是对我最大的回馈吧。”

    江文年站起身,没有继续坚持,诚恳道,“不管怎么说,你都是我江某人的救命恩人,日后只要恩人有用得着我这把老骨头的,我必定刀山火海再所不辞!”

    “再说吧,你回去好好修养几天,我还有事儿先走了啊。”

    杨玄摆了摆手,然后搬起桌上的黑石便头也不回的离开。

    江文年恭敬的弯腰九十度,直到对方的身形完全消失在门口许久后,这才缓缓直起身子。

    长长叹息道,“救命之恩,我这辈子必定竭尽全力回馈!”

    “老先生。”

    一旁的小兵突然开口道,“这次,恐怕不仅仅是救命之恩那么简单,刚才那个兄弟,为了你,可是付出了天大的代价。”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