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杨玄苏楠 > 章节目录 第189章 花匠
    杨玄想了想,反正今天也没啥事儿,不如先进去看看究竟,不然回头那蛮横丫头知道自己溜了,后边肯定还得找自己麻烦。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院子很大,假山喷泉楼阁一应俱全,一名穿着朴素的老者,正低着头在花园里搭建几个花架子。

    “过来帮我搭把手。”

    老者抬头看了杨玄一眼,笑道,“没想到你这么年轻,这年头还有年轻人肯做花匠的很不容易了,回头我给你们老板说说,让他好好培养你。”

    杨玄一愣神,随即乐了。

    感情这老先生把自己当成外边叫来的花匠了,得,花匠就花匠吧,算算日子,自己也很久没摆弄这些花花草草了。

    杨玄除了是威震天下的冠军侯以外,很多人都不知道,他还是一名顶级花艺师,一手花艺玩得出神入化。

    这还得感谢当初那名差点要了杨玄性命的女人,那女人玩花的技艺举世无双,久而久之,杨玄也跟她学了个七七八八。

    “小伙子,你得小心一点,这几苗卷舌青兰可娇嫩得很,在长成型之前,稍微一点疏忽就得枯萎。”

    老者指着花架下的几株嫩绿幼苗特意交代了一句。

    卷舌青兰?

    杨玄听见这个名字,面色微微一凝,往事一幕幕如同幻灯片一样出现在眼前。

    当初那个她曾经最爱,但最后却差点要了他性命的女人,也特别喜欢卷舌青兰,那时候整个院子全是这种植物,没到花开的时节,隔着数里都能闻到飘香。

    目光停留在那几株幼苗身上,杨玄眼里却闪过一抹诧异。

    “哎呀你看我,都忘了跟你说了。”

    老者看见杨玄的表情,以为对方没听说过这种植物,笑道,“这叫卷舌青兰,是兰花类目一个非常罕见的品种,别说是你了,很多专业玩花的人一辈子恐怕都没听说过这种花。”

    “这种花生长在人迹罕至的峭壁上,一旦移栽到土里,成活率非常低,所以并没有得到市场的青睐,因为几乎没人能将它移栽成功,知名度也就小了很多。”

    “这几株卷舌青兰的幼苗,还是我花了大价钱,从一个六段花艺师手里买来的,刚栽了没几天,不过还好,不仅没有枯萎的迹象,而且还长大了一点点。”

    老者非常耐心的给杨玄讲解着卷舌青兰的知识。

    “老先生,不好意思,我打断一下。”

    杨玄有些不忍心,但还是忍不住道,“您可能被人给骗了,这几株幼苗根本不是卷舌青兰。”

    “放肆!”

    话刚说完,旁边一名壮汉厉声呵斥道,“安老先生乃花艺泰斗,就凭你一个黄口小儿也敢指手画脚,该当何罪!”

    “小刚,不得无礼!”

    老者板着脸呵斥了一句,冲杨玄笑道,“抱歉,他是我的保镖,性子有些急躁,请你不要放在心上,听你刚才说那些话,难道你也知道卷舌青兰?”

    杨玄点点头道,“略懂一点。”

    “了不起,了不起!”

    老者呵呵笑道,“没想到你年纪轻轻,就知道卷舌青兰,这已经很不容易了。”

    “不过你还是太浮躁了一些,年轻人想急于展示自己,这是天性,可以理解。”

    “只不过,你这次可能看走眼了,卷舌青兰没你想象的那么简单,不过我倒是想听听,你凭什么说这几株卷舌青兰是假的。”

    老者呵呵笑道,语气却没有半点嘲讽的意思,只是想对这个年轻人指点一二。

    杨玄重新将老者打量了一番,刚才那人叫他安老爷子,难不成他就是安然那蛮横丫头嘴里的爷爷?

    原以为又是那种仗着自己有几个钱就嚣张跋扈的老古董,倒没想到这老爷子还挺亲和的,刚才杨玄还把他当成了这里的佣人。

    “老先生,我没胡说,这几株幼苗真的不是卷舌青兰。”

    杨玄能看出安老先生并不信任他,但也能看出对方并没有嘲讽他的意思,耐心道,“卷舌青兰之所以叫这个名字,是因为开花的时候,会从花蕊旁边冒出一片卷曲的花瓣,就像是卷起的舌头一样。”

    “老先生刚才说得没错,这卷舌青兰的确属于兰花类目的一种,但也不完全正确,因为这种植物随时由兰花发生变异而来,但寄生体却是一种类似于冬虫夏草的真菌。”

    “而它身上的大部分构造,主要以寄生体为主,所以严格来说,变异后的卷舌青兰已经不再属于兰花类目,而是一种单独的存在,更偏向于真菌类目。”

    一面说着,杨玄一面蹲了下来,指着那几株幼苗的叶片道,“这几株幼苗虽然形状很想卷舌青兰,但有个极大的破绽,那就是土壤。”

    “卷舌青兰的寄生体,是一种罕见的悬崖飞蛾的幼虫,这种幼虫生产环境极为苛刻,需要在一种被称作五彩沙粒的环境中才能存活。”

    “而这里的土壤虽然是上品种植土,但却一点五彩沙粒的成分都没有,如果是真正的卷舌青兰,恐怕不出一个时辰就枯萎了。”

    “可这您刚才说这几株幼苗在这里长了好几天了,不仅没有枯萎,反而还长大了一些,由此可以断定,这几株幼苗根本不是卷舌青兰。”

    安天鹤在旁边瞪圆了眼珠子!

    他万万没想到,这个年轻人能将卷舌青兰的来历说得如此头头是道,他玩花好几十年,这些道理也是最近几年才知道的。

    而且这个年轻人刚才说的一些东西,连他都还不知道。

    不过,他是不是信口胡说的?

    安天鹤心里边任由一丝疑惑,他始终不相信,一个如此年轻的人,会在花艺上有如此造诣。

    杨玄看穿对方心思,笑道,“老先生不必多虑,我有一个办法,是真是假,一试便知。”

    说着,突然掏出打火机,点燃火苗朝着其中一株幼苗的叶片点了上去。

    “慢着!”

    安天鹤大惊失色,卷舌青兰极为难得,可不仅仅是有钱就能买到的,这几株幼苗他可是废了不少功夫,可不能就这么被糟蹋了。

    只不过已经晚了,打火机的火苗已经把一株幼苗的叶片灼烧了一下。

    “放肆!”

    旁边的保镖怒喝一声,可就在这时,安天鹤突然抬手拦住对方,两个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那枚被灼烧的叶片。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