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杨玄苏楠 > 章节目录 第190章 又要做上门女婿?
    只见那叶片,由嫩绿色,渐渐变成墨绿色,接着再变成焦黄色!

    “这…….真是假的!”

    安天鹤瞪大眼珠子,卷舌青兰还有个最大的特点,那就是叶片被灼烧以后,并不会像普通叶片那样,变成焦黄色,而是会从嫩绿色,直接变成暗紫色!

    这个特征并不是什么秘密,但卷舌青兰难能可贵,谁也不愿意去用这种方法试真假。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老先生,这下您相信了吧。”

    杨玄收起打火机,笑道,“而且这就算是真正的卷舌青兰,也不是你这么个种法。”

    “卷舌青兰生长环境极为苛刻,除了五彩沙粒是基本以外,还有栽种的方位,朝向,时间,等等诸多复杂因素,如果是多株栽种的话,行距更是很讲究,可不是随便移到土里就行。”

    “小伙子,老夫今日能遇见你这么个高手,是老夫的福气,小刚,取我那饼滇山普洱来,我要与这小兄弟共饮一杯!”

    安天鹤激动到不行,虽然只是请喝茶,但旁边跟随他多年的小刚却十分清楚,老爷子这话的分量。

    安老爷子性子清静,不喜欢与人打交道,就算偶尔有老友上门拜访,也只会拿一些普通的茶叶招待。

    那饼滇山普洱,可是老爷子最心爱之物之一,这么多年来,小刚一共见他拿出来过三回。

    而那三次前来拜访的人物,那可都是名动天下的各个行业泰斗,今天这个年轻人倒是破了先例。

    “小伙子,敢问你师出何门,竟然如此年纪轻轻,便对花艺有如此高的造诣!”

    院子中央的凉亭,安天鹤亲自为杨玄斟了一杯茶水。

    “没那么夸张,以前认识个朋友爱倒腾这东西,就顺便跟着学了两手。”

    杨玄双手接过茶杯,笑着回了一句。

    “噢?敢问你那位朋友姓甚名谁,现在身在何处,可否为老夫引荐一番?”

    安天鹤诚恳道。

    杨玄端着茶杯的手微微一顿,眼里随即闪过一抹暗淡,苦笑道,“不瞒老先生说,我现在也不知道她在哪里,甚至…….她叫什么名字我都不清楚。”

    安天鹤楞了楞,长长叹息道,“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再追问了,先尝尝我这茶汤如何,这可是上了甲子的滇山普洱。”

    “谢谢老先生。”

    杨玄笑了笑,知道对方误解了他,但他也没有做过多的解释。

    只不过他刚才的确没有说谎,当初那个让他爱到极致,同时也恨到极致的女人,自从那件事以后便彻底消失,没人知道她的行踪。

    而且,她在杨玄面前一直都用的是假名字,至于她的真名,杨玄的确不知道。

    每次想到这些事,愤怒的同时,更多的是自嘲和悲凉。

    茶汤清亮,色泽温和,入口芬芳。

    凉风习习,鸟语花香,一老一少在凉亭畅聊,天南海北,酣畅淋漓,时不时传来哈哈的爽朗笑声。

    “小兄弟,我有一事不明。”

    安天鹤此时已经从刚才的小伙子,改口称呼为小兄弟了,这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概念。

    “老先生请说便是。”

    杨玄对安天鹤印象特别好,为人谦和,且和蔼可亲,又知识渊博,跟他聊起天来非常舒畅。

    “刚才和你聊天,我发现你不仅花艺了得,且博古通今,你的很多见解与众不同,思路新颖,既然你有这样的本事,不管在哪里都能闯出一片天下,为何要做一个区区花匠?”

    安天鹤疑惑道,刚才通过和对方聊天,他发现这个年轻人谈吐不凡,且见识非常广博,表达的一些观点思路非常新颖,让他有种茅塞顿开的感觉。

    若不是亲眼看到,安天鹤是无论如何也不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有如此优秀的年轻人,而且居然还是个小小的花匠。

    “这个……..”

    杨玄有些哭笑不得,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因为他从头到尾根本就没说过自己是什么花匠,一直都是安老爷子自己认为的。

    “小兄弟,老夫有个不情之请。”

    安天鹤突然道,“小兄弟乃人中龙凤,就凭你这气度,这见识,要是加以雕琢的话,将来必定大有作为。”

    “如果屈居于一个小小的花匠,那就太暴殄天物了,不如这样,如果你不嫌弃的话,就来我这里给我做个助理,我一定悉心培养,要是你有能耐,将来我这份家业都能由你来继承!”

    这话一出,杨玄差点没把一口茶水给喷出来。

    这才刚见面呢,就要把家业继承给自己了?

    “老先生,这万万不可,咱俩才刚认识啊,而且您家里就没别人了吗?儿子女儿什么的?”杨玄连忙道。

    “呵呵,无妨,无妨。”

    安天鹤笑道,“我活了大半辈子,别的本事没有,但也算是阅人无数。”

    “我二人虽然刚认识,但我却能看出小兄弟你绝非池中物,若是遇见机会,将来必定是呼风唤雨的大人物。”

    “难能可贵的是你的心性和品行,现在年轻人大多都很浮躁,能够做到你这份沉稳和淡然的人寥寥可数,不卑不亢,泰然自若,真诚却不做作,明明包罗万象却含而不露,实在难能可贵。”

    “我闯荡一辈子,也算是世人眼里的成功人物了,各方面我也都很知足,可就是人丁不旺。”

    “我膝下有一独子,名叫安志强,想必你应该听说过他的名字,是安家这一代的继承人,此子虽然聪颖且能吃苦,但在某些方面过于迂腐,缺乏魄力。”

    “我打算把你留在我身边,雕琢两年后,再让你跟在安志强旁边做事,等将来他到了我这个年龄的时候,你就是安家的继承人了。”

    杨玄连忙道,“那也不行啊,我也不是安家的人,怎么能够…….”

    “呵呵,无妨,无妨!”

    安天鹤打断对方的话,呵呵笑道,“且听我把话说完,我们安家祖上不知道造了什么孽,人丁一直都不旺。”

    “我这一代好歹还有个儿子,但到了安志强这一代,却只有一个独女,名叫安然,我那个宝贝孙女倒是聪慧过人,但就是性子太过张扬,让她管理这么大一份家业万万不妥。”

    “将来我希望你二人能够同心同德,继续传承我安家的这份衣钵,并且希望你二人能为我安家开枝散叶,打破人丁不旺这个难题,我相信你二人……..”

    “不好意思老先生,我打断一下!”

    杨玄暴汗,听安老先生这话的意思,是打算招自己做上门女婿了?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