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杨玄苏楠 > 章节目录 第194章 叫哥哥
    听到这声师父,安天鹤脸色刹那间变得煞白,向前一个踉跄,惊呼一声,“请剑尊大人恕罪!”

    说着竟然噗通一声朝着地上跪了下去。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爷爷,你干嘛!”

    一旁的安然急了,刚准备上去扶,安天鹤怒声道,“还有你,还不快跪下,给剑尊大人道歉!”

    “爷爷…….”

    “我让你跪下!”

    安天鹤怒斥一声,甚至做出准备抬手去打安然的动作。

    “哎哎,师父你这是干嘛!”

    杨玄连忙上前将安天鹤扶起,显得有些云里雾里,“哪儿有师父给徒弟下跪的,您这么一跪我可受不起啊!”

    “剑尊大人就别戏耍老夫了!”

    安天鹤哭丧着脸道,“老夫有眼无珠,竟然没有认出您就是剑尊大人,还…….还做出如此大逆不道的事,请剑尊大人责罚!”

    杨玄楞了愣神,就问旁边的安然到底怎么回事。

    听安然把事情从头到尾讲了一遍后,杨玄这才恍然大悟,哭笑不得道,“师父,您先起来,有啥事儿我们出去再说。”

    刚开始杨玄还没怎么整明白,也不知道安天鹤为什么突然对他这样,并且嘴里剑尊剑尊的叫着自己。

    现在听安然这么一说,他才大概猜到,剑尊一定是普通人对剑术练到了一定境界的人的称呼。

    同时也暗暗责怪自己,那天在国术街表现得过于高调,又给自己惹下这么一桩麻烦。

    几人来到客厅,安天鹤死活都得让杨玄坐在主宾席,自己却颤颤巍巍的站在旁边,怎么说也不肯坐下来,嘴里一个劲儿念叨着剑尊恕罪之类的话。

    杨玄哭笑不得,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安老先生,你能先听我把话说完不?别打岔行不?”

    每次杨玄只要说话,安天鹤必定立马打断,一个劲儿让杨玄原谅自己。

    “剑尊大人请讲,有任何吩咐老夫必定效犬马之劳!”

    安天鹤恭敬道,对他而言,剑尊这种境界,简直是神灵一样的存在,既然跟神灵对话,自然得有个对待神灵的态度。

    只要一想起他刚才还恬不知耻的要收一名剑尊为徒,脸上臊得慌的同时,心里边更是无尽的恐惧。

    “老先生,我真的没有任何戏耍你的意思,我拜你为师,是发自内心的尊重您……..”

    “请剑尊大人不要再戏耍老夫了,老夫这心脏受不了啊!”

    听到这话,安天鹤又要下跪。

    杨玄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不由得沉声道,“你能不能别老是打断我的话,先听我说完好不好!”

    这话把安天鹤吓了一哆嗦,连忙颤颤巍巍站在旁边不敢多言。

    “我的确练过一些剑术,相对于你们而言,或许算是到了一定境界的高手,但那又怎样?剑练得再好我总得也是个有血有肉的人吧?”

    “就算我是你嘴里说的那个啥玩意儿来着?噢噢,剑尊,可那又如何?只不过是一个称号而已,谁规定剑尊就不可以拜别认为师了?”

    说着,杨玄微微顿了顿,长长叹息一口后,看着安天鹤语重心长道,“师父,我拜你为师真的没有任何戏耍你的地方,可能我剑练得比你好,但在很多方面我并不如你。”

    “我这人心浮气躁的,正是缺少一个人对我性格上一些不足之处的点拨,而您身上就有很多值得我学习的地方。”

    “所以,从现在开始,我希望你忘记我是什么剑尊的事,只是把我当成您的一个晚辈,您的徒弟就行。”

    说着,杨玄又站起身来,双手扶着安天鹤坐在主宾席上,笑道,“师父请上座,徒儿给你斟茶。”

    安天鹤早已老泪纵横,嘴里连说了三个好字。

    “这辈子能与你相识,哪怕是下一秒就下地狱,我这把老骨头也千值万值了,只不过,收你为徒我万万不敢,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年龄虚长几岁,以后会把你当亲儿子一样看待!”

    安天鹤无比动容,他万万没想到,这名年纪轻轻的剑尊,居然如此谦逊有礼,虚怀若谷,一点架子都没有,而且对他特别的尊重。

    而他听说过的另外几名剑尊级别的人物,那可都是眼高于顶,不可一世的狂妄之人。

    “行,那我以后就叫你干爹吧!”

    杨玄倒是对样的关系也极为满意,他跟安天鹤在一起的时候,能够找到一种从未感受过的亲情,如果在这个世界上能多出这么一个亲人来,杨玄自然求之不得。

    “好,好,好!”

    安天鹤激动到不行,连忙安排厨房张罗了一桌子菜,三人其乐融融的围坐在饭桌旁边。

    “家里好久没这么热闹过了。”

    安天鹤动容道,“以后这就是你的家,等会儿给你一把钥匙,什么时候想来了就随时过来,就跟自己家一样,而且必须常来!”

    杨玄有些疑惑,“以前您吃饭都是一个人吗?”

    安天鹤轻轻叹息道,“之前跟你聊过,我们安家人丁一直都不旺,生意主要也放在国外,主要做一些服饰类的原材料供应,不瞒你说,这个世界上三分之一以上的服装品牌,原材料供应商都是我们。”

    “我那儿子安志强是这一任安家的家主,常年在国外,一年也就回来那么两三次,所以这些年每次吃饭我都是一个人吃的。”

    杨玄看了看旁边的安然一眼,又问,“你不是有个孙女儿陪着你吗?”

    听到这话,安然小脸一红,连忙低着头大口大口的往嘴里扒拉米饭。

    “呵呵,我这宝贝孙女哪里都好,就是太爱玩了,一个月在家里吃的饭加起来,能有五顿就不错了。”安天鹤苦笑道。

    “原来是这样啊。”

    杨玄偷偷瞥了旁边的安然一眼,想着这疯丫头几次三番为难自己,不由得眼珠子一转,语重心长道,“我说干妹妹啊,这可就是你的不对了,你说你这么大个人了,怎么还这么不着调儿,以后可得好好改正,别再做出这么大逆不道的事儿了。”

    “谁是你干妹妹了,你说谁大逆不道呢,我要你管啊………”

    安然刚准备争论,突然又遭到安天鹤一声呵斥,“放肆,怎么说话呢!”

    “我刚才看过了,杨玄年龄比你大两岁,论辈分,本来就该是你哥哥,还不快叫哥哥!”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