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杨玄苏楠 > 章节目录 第203章 安然被掳
    因为安天鹤此时气血依旧非常虚弱,说起话来非常吃力,断断续续道,“一个小时以前,家里突然闯进一群人,个个身手了得,尤其是领头一个女的,出手极为凌厉,小刚在他面前连三个回合都没撑住就被他一击毙命。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我的那些保镖,在他们面前如同草芥一般,根本没有丝毫还手之力,顷刻间就被他们斩杀殆尽!”

    “我提着剑刚冲出去,连一招都没有用上,就被打成重伤,那群人逼着我交出剑谱。”

    “安然也在他们手里,我不得已,只好带他们来到储剑室,希望他们拿了剑谱不要为难我们。”

    “可是当他们看到那些剑谱后,一把火就给烧了,逼着我交出另外一本剑谱。”

    “我收藏的所有剑谱都在储剑室,实在拿不出别的来,可他们不信,把家里全都翻找了一遍,也没找到什么。”

    “然后他们就把然然给抓走了,让我在两个小时以内给他们一个答案,否则他们就会让然然生不如死…….”

    这番话说完后,安天鹤早已老泪纵横,“然然这丫头从小是被惯着长大的,哪里能吃这些苦,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还有我那些家奴,白白为我丧命,可是我真的没有别的剑谱了啊,不知道那些人到底想要什么。”

    “逼着你要剑谱?”

    杨玄微微皱了皱眉,安老爷子虽然痴迷于剑,但到了这种关头,肯定不会舍弃安然而藏私。

    但那些人明显是有备而来,找上安家自然不是无的放矢,说明他们一定得到了准确的情报。

    可是他们到底想找的是什么呢?

    难道是自己带走的那本天阶极品剑谱!

    一定是这样!

    杨玄拳头紧紧握了起来,心里边既愤怒又自责,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这件事自己也有责任。

    “那些人长什么样,现在人在哪里?”杨玄问。

    安天鹤叹息道,“其余人倒是没什么特别的,不过领头的那人倒是很特别,是个大概四十岁左右的女人,画着很浓的妆,食指上套着十个很尖的金属爪子,身手极为了得。”

    “他们倒是也没给我说他们人在什么地方,只不过走的时候留了个联系方式,说给我三个小时的考虑时间,如果想通了就给他们联系,否则就让然然遭到这个世界上最残酷的折磨!”

    说到这里,安天鹤的眼泪再一次淌了出来,根本不敢去想象这个从小被他捧着长大的宝贝孙女儿,此时正在经历着什么。

    “把他们的联系方式给我。”杨玄道。

    安天鹤连忙叹息道,“杨玄,我知道你是个重义气的人,可这件事你还是别掺和了,那群人我看不是普通人,尤其是领头那个女的,我看她的身手未必在你之下。”

    “何况加上现在,我们才刚见了两次面,你用不着为我们去冒这么大的风险,有你这份心意我就足够了,实在是不想看到你因为我们而去……..”

    “老爷子!”

    杨玄突然加大了音量,他现在也不知道应该怎么表达自己的情绪。

    一方面,被安老爷子的人格所折服,很多人平日里嘴上说得冠冕堂皇,可一到为难时刻便暴露出自私的本性。

    安家现在已成这个样子了,可是安老爷子依然在为别的安危考虑,这样的人品实在令人钦佩。

    但另一方面,他又觉得这老头过于迂腐,人与人之间,不一定要交往多久才会有感情。

    有的人,哪怕认识一辈子,也只不过是泛泛之交。

    但有的人,哪怕只接触过一次,也能把彼此的后背交给对方。

    杨玄是发自内心的把老爷子当成了自己的至亲看待,他并不是个喜欢多管闲事的人,但谁要是敢动他身边人,他就能为谁拼命。

    “安然是我干妹妹,我现在要去救我的妹妹,如果你再这么拖下去就来不及了!”

    杨玄大声道。

    旁边的管家也在旁边跟着恳求道,“老爷,你就让杨先生试试吧,我想杨先生一定会把小姐救回来的,小姐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如果小姐有什么三长两短,那我也不活了!”

    “你们……..”

    安天鹤无奈之下,只好长长叹息一口,把那个女人留下的联系方式交给杨玄,万般叮嘱道,“杨玄,你一定要小心啊,一旦遇到危险,你一定要先考虑保证自己的安全,一定要小心啊!”

    杨玄拿到联系方式连忙往外走,一面拨通了那串号码。

    响了好半晌才有人接听,一个男人沉声道,“谁!”

    杨玄淡淡道,“我是安家的人,你们想要的东西在我手里。”

    电话那头沉默了半晌,接电话的人似在征求某人的意见,半晌后才说出一个地址,然后就把电话挂了。

    一间暗室。

    安然正经历着堪比地狱一般的折磨。

    曾经的安家大小姐,刁蛮任性,手指被割破一点点都得叫唤半天的她,此时衣衫凌乱,蓬头垢面,身上脸上全是血污。

    脖子上套了项圈,正被人用鞭子逼着像狗一样爬在地上慢慢前行。

    “这狗狗真乖。”

    站在他旁边是个四十岁左右,浓妆艳抹,躺着大大波浪的女人,十根指头上套着尖利的金属钢爪,手里拿着一根骨头朝着角落扔去。

    “给我叼回来。”大波浪女人下令。

    安然甚至连眼泪都不敢流,只能瑟瑟发抖的用四肢爬向角落,用嘴将那块骨头给叼了回来。

    “嗯,狗狗真乖,放心,等会儿只要东西到手,保证不伤你性命,这么乖的狗狗,我一定带回去好生养着。”

    大波浪女人发出尖锐的哈哈大笑,扭曲的内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安然此时的情绪已经不能仅用恐惧来形容了,是那种连一点声音也不敢发出,甚至连眼泪都不敢往外淌下半滴。

    刚被抓到这个房间的时候,她拼命反抗,谩骂,接着遭受了她这辈子都会留下心理阴影的折磨。

    尖细的竹签刺入食指,沾了盐水的鞭子狠狠抽打在身上,用管子插进她的喂里强行灌辣椒水…….

    这等比地狱还要残酷的折磨,终于让她屈服,现在无论大波浪女人说什么,她都必须马上照做。

    “启禀首座,外边来了个自称姓杨的人,说是给您送东西来了。”

    外边走进一人,向大波浪女人恭敬道。

    “姓杨?”

    大波浪女人楞了楞,“不是安家的人?”

    那人道,“不知道,他只说他手里有你想要的东西。”

    大波浪女人沉吟一阵,狠狠一鞭子抽在安然背上,“你们安家有姓杨的吗?”

    安然吃痛,尖叫一声,刚准备说话,可突然一愣,姓杨的?安家好像没有姓杨的人啊?

    突然间,她脑子里猛地闪过一个人的影子!

    难道是他!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