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杨玄苏楠 > 章节目录 第249章 龙王的贺贴
    萧紫衣却对女人的话视若无睹,依然用一种特别暗淡的眼神,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一只手轻轻摩挲着挂在手腕上的紫牙吊坠,双眼黯淡无光,似乎有着什么心事。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死丫头,没听见我再跟你说话吗?我现在命令你,立刻给我面带微笑!”

    邓敏尖着嗓子,手指都快戳到萧紫衣脑门上了。

    “夫人,小姐可能身体有些不舒服,让她休息一下就好了。”

    旁边一名娇小玲珑的年轻女人连忙开口道。

    她并不是萧家的人,很小的时候,被萧家收养,成为萧家的下人,这些年一直负责服侍萧紫衣,算是萧紫衣的婢女。

    啪!

    邓敏一耳光摔在对方脸上,怒声道,“你算个什么东西,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连我都敢顶撞,我看你是皮痒痒了,来人,把这小贱人拖出去,打断双腿!”

    “夫人,不要啊!”

    小婢女连忙求饶,她从小陪伴二小姐一起长大,虽然只是二小姐的贴身婢女,但二小姐却从来没把她当下人看待。

    今天她能看出二小姐心里边非常难过,所以刚才才忍不住多了一句嘴。

    两名体格魁伟的保镖立刻上前,想要把小婢女拖出去。

    “我看你们谁敢。”

    萧紫衣终于开口,声音并不大,但却透着一股坚定和不容置否。

    两名保镖立刻停下,用询问的语气看着邓敏。

    “怎么着,你也想造反不成?我身为萧家家主夫人,打断一个下人双腿的权利都没了?”

    “萧紫衣,你给我听清楚了,别人惯着你,我可不吃这套,再怎么说,我也是你妈!”

    邓敏怒声道。

    萧紫衣目不转睛的看着对方,声音依旧平静,只是淡淡重复道,“我看谁敢动她。”

    “你……..”

    邓敏气得嘴角直抽抽,只好挥手让两名保镖退下。

    她并不是萧紫衣的亲生母亲,在萧紫衣很小的时候,生母就去世了。

    这个女人是后边才嫁进来的,从小萧紫衣就不太喜欢这个女人,认为这人心术不正,城府太深。

    邓敏也很不待见萧紫衣,心里边甚至感到有些畏惧,不管用什么样的方式,这丫头总是软硬不吃,而且三番五次看穿自己心思,坏了自己的计划。

    两人虽然同是生活在一个屋檐下,但平时就像是陌生人一样,从来不说话,就连见了面也从来不会打招呼。

    邓敏早就对萧紫衣恨得牙痒痒,可又拿对方没办法,这小贱人软硬不吃,而且脑袋还特别精,各种明枪暗箭都没用,反而每次总是自己吃亏。

    这次总算逮着机会了。

    皇甫家族这几年发展势头十分强劲,真正实力已经绝对能够位列四大家族之首。

    而皇甫家主的大公子,也是皇甫家族下一任内定接班人的皇甫端,很久以前就爱慕萧紫衣,数次上门提亲。

    只不过萧紫衣那丫头实在不识抬举,一次又一次的拒绝。

    但这次可由不得她了,萧家这几年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落魄起来,接连折损好几笔大生意,元气大伤,一下沦为四大家族排名最弱的一家。

    想要继续在江南这块站稳脚跟,就必须依附强大的皇甫家族,相当于咽喉被人捏在手里,由不得萧紫衣继续放肆。

    在皇甫家的强势压力,和萧远山苦心劝说之下,萧紫衣终于应下了这门亲事。

    所以邓敏就变得肆无忌惮起来,开始对萧紫衣耀武扬威,发泄着这些年的不满。

    “行,你就继续绷着你那张苦瓜脸吧,以后去了皇甫家,你也继续把脸板着,看那边的人要不要惯着你!”

    邓敏恶狠狠道。

    这个时候,穿着一袭西装,身形魁伟的萧远山从外边走了进来。

    看到萧紫衣这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心里边就跟针扎似得难过。

    所有萧家后辈子弟当中,萧远山最宠爱的就是萧紫衣,这个女儿从小到大都很懂事,而且特别聪慧,从来没让她操过心。

    而且,当年萧紫衣亲生母亲的死,也和他有着直接的关系,他对萧紫衣一直心怀愧疚。

    她很清楚这个女儿的性格,从小不受约束,从来不会去做自己不喜欢的事,萧远山也一直由着她。

    可是这一次,竟然要她去嫁给一个她并不喜欢,甚至厌恶的男人。

    虽然萧紫衣并没有表现得多明显,但萧远山却很清楚,此时萧紫衣心里边有多难过。

    “闺女,你要是现在反悔的话,我去跟皇甫家那边说,大不了我拉下这张脸皮不要了,大不了被他们骂一顿,就算打几下也行。”

    萧远山看到女儿这个样子心如刀绞。

    “你在这儿说什么屁话呢!”

    邓敏一下就不乐意了,尖着嗓子道,“婚礼都快开始了,四方宾客云集,整个华夏大半个商界都知道这事儿,你要是现在提出反悔,皇甫家的脸往哪儿搁?”

    “你觉得他们只是骂你几句,打你几下这事儿就算过去了?我看你是老糊涂了,你今天要是打了皇甫家的脸,我们整个萧家都得跟着遭殃。”

    “现在萧家是什么处境你又不是不知道,早就是一副空壳了,要是得不到皇甫家的辅助,不出几年就得垮掉。”

    “反正我不管,今天这事儿谁也别想反悔,萧家上下几百口子人张嘴等着吃饭,你要是敢乱来,我立马打电话给我哥,到时候看他怎么收拾你!”

    萧远山沉默不语。

    曾经叱咤风云,风光无限的他,此时显得沧桑了许多,两鬓多出很多白头发,一向挺得笔直的脊背,这几年也佝偻了不少。

    邓敏说的这道理,他比谁都清楚,只不过,他实在不忍心看到女儿受到这样的委屈。

    “爸,没关系的,我迟早是要嫁人的。”

    萧紫衣冲着萧远山挤出一抹笑容。

    她很能理解父亲的难处,萧家传承了数百年,绝不能砸在这一代。

    这些年父亲对她一直很宠爱,不管做什么事都由着她。

    那天晚上,父亲推开她的房门,并没有说太多的道理,只是低着头询问她是否愿意嫁给皇甫端。

    萧紫衣看到父亲头发白了,背也驮了,整个人苍老不少。

    她选择了妥协。

    任性了一辈子,是该为父亲做点儿什么了。

    “闺女,爸对不起你。”

    萧远山眼里泛着泪花。

    “启禀家主!”

    这时候,一人从外边慌慌张张走进来,咽着唾沫道,“龙王派使者送来了贺贴!”

    “什么,龙王!”

    听到这个消息,所有人只感觉脑袋嗡的一声。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