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杨玄苏楠 > 章节目录 第260章 我好看吗
    快到水面的时候,杨玄意识越来越模糊,随即眼前一黑,便什么也不知道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醒来的时候,感觉浑身冰凉,脑子迷迷糊糊的。

    “你醒了。”

    萧紫衣坐在床头,连忙递上一碗姜汤,“先把汤喝了,驱驱寒。”

    几口滚烫的姜汤下肚,杨玄这才感觉缓和许多。

    “万万没想到那口寒井里的寒气穿透力如此强劲。”

    杨玄不禁感慨了一句,随即疑惑道,“我是怎么上来的?”

    刚才在井底闭上眼睛的那一刻,他认为他今天恐怕就得交代了。

    “是我爸把你救上来的。”

    萧紫衣回答道。

    杨玄看着站在旁边的萧远山,不禁感到有些疑惑。

    自己身上的气血如此强悍,而且之前经受过无比残酷的极限训练,对井下的寒气都无法抵挡,萧远山是怎么做到的?

    “你不必怀疑,的确是我救你上来的。”

    萧远山看着杨玄,轻轻叹息一口,“我们萧家祖训,那口寒井不能让人轻易靠近,哪怕是萧家内部子弟约束也很严格。”

    “一方面,井底留存着萧家列祖列宗的遗体,乃是我萧家的禁地,但这并不是全部原因。”

    “还有另外一个重要原因,因为井底的特殊环境,生长着众多天材地宝,怕有人起了贪念,私自下去采摘。”

    “但井底寒气杀伤力十分恐怖,下去的人几乎没有活着上来的可能,萧家列祖列宗定下这条规矩,也是为了保护萧家子弟的性命安全。”

    杨玄听完后,疑惑道,“可是你怎么没事?”

    萧远山并不懂武功,只是个普通的肉体凡胎,别说跳入井下救人了,恐怕只是沾染到一丝一毫的井水,就得瞬间冻成冰雕。

    “因为我身上流淌着萧家特殊的血脉。”

    萧远山道,“当年上一任家主去世时,有资格继任下一任家主的人选,除了我以外,还有另外五人。”

    “论综合能力,无论头脑还是武力,我都不如其余五人,最后家主之位却落在我头上,不是因为别的,只是因为我身上的血脉灵力是最强的,是唯一一个能够抵挡井下寒气的人。”

    “萧家祖训,继任家主者,必须满足一个条件,就是能够在寒井里呆上三分钟,否则就算有通天彻地的本事,也没有资格继任家主。”

    杨玄微微皱了皱眉,他倒是不关心萧家的事,只不过井底寒气穿透力如此强劲,他该如何下井去寻找那株火灵芝?

    “爸,我先出去了。”

    萧紫衣的脸色突然变得有些怪异,打了个招呼就起身走了出去。

    房间里只剩下杨玄和萧远山。

    “萧家主是不是有什么话要对我说?”

    杨玄看出了异样。

    萧远山轻轻点了点头,看着杨玄凝重道,“你身上并无我萧家的血脉灵力,但依旧能在井下存活片刻,足以说明你的气血已经强大到难以估量。”

    “但井底空间浩大,想要下井去找到你说的那株火灵芝,保守估计也要一个小时,我在下边的存活时间,也绝对不超过五分钟,所以这件事还得必须由你自己亲自去完成。”

    杨玄有些听不太明白,“可是我连一分钟都撑不过。”

    萧远山轻轻摇了摇头,“你如果就这样下去,哪怕你的气血再旺盛,也的确撑不过一分钟。”

    “但有一个办法,能让在井底撑过一个小时以上。”

    “什么办法,请萧家主明示!”

    杨玄一下来了希望。

    萧远山道,“如果你身上也沾染上萧家的血脉灵气,凭着你自身气血的强度,在井下呆上一两个小时绝不是问题。”

    “沾染上萧家的血脉灵气?”

    杨玄听得云里雾里,“这玩意儿还能沾染的?就算是换血也不可能做到吧。”

    萧远山轻轻点了点头,神色凝重的盯着杨玄打量了好半晌,长长叹息一口,这才道,“紫衣现在是你的妾室,如果…….你们能真正行了夫妻之礼,你身上自然能沾上我萧家的血脉灵气。”

    杨玄沉默了。

    萧远山的意思很明显,就是让他和萧紫衣成为真正的夫妻。

    半晌后,杨玄抬起头,“紫衣愿意吗?”

    “这个办法就是她自己提的。”

    萧远山长长叹息一口,“紫衣在她房间等你,希望你以后能够好好善待她。”

    说完后,萧远山转过身,叹息着走出房门。

    杨玄静静的坐在房间,低着头,面色沉凝,脑子里一团乱麻。

    约莫半小时后,他终于下定决心,走出房门,来到萧紫衣的卧室门口。

    轻轻敲了敲门。

    “等我一会儿。”

    里边传来萧紫衣轻柔的声音。

    杨玄站在门口,掏出一根烟,刚准备点上,却又重新放了回去。

    他突然想起当初在亚马逊雨林里执行一项任务时,中了对手的埋伏,深陷重围。

    唯一能逃脱的路径,部署着数十名最顶级的狙击手,当时在踏入狙击覆盖圈的时候,他也没像今天这样忐忑过。

    约莫半个小时,里边终于传来萧紫衣的声音,“你进来吧。”

    轻轻将房门推开,闻到一股淡淡的幽香。

    看到里边的一瞬,杨玄一下愣住。

    萧紫衣穿着一袭大红色鲤鱼尾嫁衣,略施粉黛,头上挽着一个简洁却精致的发髻,如同从画卷中走出的仙子,美得不可方物。

    “我好看吗?”

    萧紫衣看着杨玄,轻柔一笑,眼眸柔情似水,并没有任何一丝不自然。

    杨玄机械般的点了点头,此时的萧紫衣,恐怕已经不能简单的用美这个词来形容了。

    “你过来,闭上眼睛,什么也不用想,什么也不用说。”

    萧紫衣伸出白嫩的手臂,轻轻拉着杨玄走到床头,“我一点也没有觉得自己委屈,而且觉得自己特别特别的开心,这辈子能嫁给你,是我最开心的事。”

    她是一个特别聪慧,特别善解人意的女人。

    她知道此时杨玄一定承受着巨大的心理负担。

    杨玄一把将萧紫衣紧紧拥入怀中,用力咬着自己的嘴唇,萧紫衣的良苦用心,他又何尝不明白。

    整个过程,萧紫衣都很主动。

    房间里温馨一片,摆在床沿上的一盆紫罗兰见证了这一切。

    一个小时后。

    “紫衣,我杨玄发誓,这辈子,绝不让你受到一丝一毫的委屈,亏欠你的…….我下辈子,下下辈子,永生永世用来偿还!”

    杨玄将萧紫衣楼在怀里,身上残留着香汗的余温。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