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杨玄苏楠 > 章节目录 第284章 乱披风锤法
    杨玄一眼看出对方的心思,这是想要多学几招呢。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大概三十锤的样子吧,后边的你先别管,就算我现在教你你也学不会,先把这十三锤练好,后边的事后边再说。”

    杨玄随口说了一句。

    其实并不是他不想教,而是这乱披风锤法,每一锤的难度都是递进的。

    到了第十四锤,其难度是前边十三锤的总和加起来,还有乘以几百倍,就算杨玄想教,古爷一时半会儿也学不会。

    “三十锤,这么多!”

    古爷无比惊讶,他也感受到,这乱披风锤法,一锤更比一锤难,到十三锤他已经力不从心了。

    如果完后继续递进十几锤的话,难度根本无法想象!

    “嗯,差不多吧。”

    杨玄随口回了一句,其实他并没有告诉对方真相。

    他害怕要是让古爷知道,这乱披风锤法,一共由七百七十七锤的话,会当场把他吓尿。

    “哈哈哈,我说古爷,你也一大把年纪了,能不能不要那么幽默?”

    这时候,徐林和徐蛮锤哈哈大笑着走了过来。

    “我听你管家说,让我们来欣赏你铸剑?”

    徐林哈哈笑道,“不过也好,投降函一旦签署,你再自断双臂,估计这也是你这辈子第一次铸剑了,请开始你的表演。”

    古爷没有多做理会,重新拿了一块新的紫黑金刚毛坯放在铸剑台上。

    “你想干嘛?”

    徐林一眼就认出那块毛坯是用来铸造幽蓝宝剑的。

    古爷没有回答对方问题,而是反问道,“之前我们有约定,如果都在约定时间铸造出幽蓝宝剑,以宝剑的品质为主,时间为次对吗?”

    徐林楞了楞,蔑笑道,“是怎么说的,怎么着,你不会是想告诉我,你要现场铸造一把幽蓝宝剑,而且品质比我的还要好?”

    “嗯,那就好。”

    古爷点了点头,缓缓将那把三斤重的小锤拎起。

    “就这?”

    徐蛮锤鄙夷道,“我说古爷,你也算是铸剑界有头有脸的人,都知道幽蓝宝剑的核心在于力道,你不会打算用这把小锤去砸吧,就算你不吃不喝,也得砸上几十年吧!”

    呼——

    就在这时,古爷突然掠动身形,将小锤高高抛起,脚步外翻,身子猛然旋转。

    杨玄在旁边暗暗点了点头,古爷果然有些资质,自己刚才只演示了一遍,他倒是学到了七八分精髓。

    呼——

    破空之声。

    古爷抓着下坠的锤柄,猛然朝着紫黑金刚毛坯砸去。

    嘭。

    一声轻微的闷响。

    旁边的徐林和徐蛮锤停止大笑,都是一脸茫然,心里边有着和古爷刚才同样的疑惑。

    这么大力气砸下去,为什么只发出如此轻微的响声?

    砰砰砰!

    古爷身法未停,一番行云流水,转眼间又朝着紫黑金刚毛坯砸了七八下。

    徐林和徐蛮锤已经被惊得张大嘴巴。

    惊讶的发现,那块紫黑金刚毛坯,竟然像是被抽了真空一样,迅速凹陷了下去!

    到了第十三锤,那紫黑金刚毛坯已经有了清晰的轮廓,古爷闪电般抓住剑柄,朝着水桶一扔。

    只听嗤啦一声,伴随着翻滚的水花,水桶里陡然间蓝关乍放!

    一柄通体幽蓝,闪着荧光的幽蓝宝剑,缓缓取出。

    “这,这,这不可能!”

    徐林双手狠狠揪着自己的头发,怀疑是不是在做梦。

    徐蛮锤浑身都在颤抖,狠狠用力拧着自己大腿,试图让自己从“幻境”中清醒过来。

    “你输了,按照约定,你们徐氏一脉,彻底退出铸剑界,投降函你自己写,还是我帮你准备?”

    古爷将幽兰宝剑轻轻扔出,插在地面上,剑柄嗡嗡颤抖着。

    已经不需要多言,从剑身闪动的幽蓝光泽来看,他这把幽蓝宝剑的品质,远高于徐林带来的那把。

    徐林瘫软在地上,绝望的闭上眼睛,“想不到,传承了数百年的徐氏一门,今日便要断送在我手里!”

    在铸剑界,诚信比任何东西都要宝贵。

    之前双方的赌约,已经公告天下,徐林就算想赖也赖不掉。

    如果他们不遵守赌约,整个铸剑界都会团结起来对付他们。

    徐蛮锤坐在地上,一个劲儿的用拳头捶打着自己的脑袋。

    “我自幼隐姓埋名,数十年苦练铸剑本领,为的就是这一天,我有辱老家主的嘱托,我这只历经千辛万苦练就出来的麒麟臂,留有何用!”

    说着,突然将地上的幽兰宝剑拔起,狠狠朝着自己粗壮的右臂削去。

    铛!

    这时候,从旁边飞来一枚小石子,将幽兰宝剑打掉在地上。

    “能练出麒麟臂的人,必定有着非常人难以想象的意志力,历尽千辛万苦,你这又是何必呢?”

    杨玄淡淡道。

    “你为什么拦着我!”

    徐蛮锤抬头怒视着杨玄,“就算如此,那又如何?我几十年的心酸,几十年的艰辛,却没想到,最后落成一个笑话,还抵不上人家十几分钟,我就是个废物!”

    杨玄轻轻摇了摇头,“虽然你们输了,但如果向外公示,这场比赛的结果是平局呢?”

    徐林冷笑道,“我们徐氏一脉,和古氏一脉,明争暗斗了几百年,平局?呵呵!”

    徐林根本不相信,古爷会放过他们,这可是两家人几百年的矛盾。

    “古爷,这件事能不能交给我来定夺?”

    杨玄冲古爷问道。

    古爷毫不犹豫的点头道,“一切听剑…….听你的。”

    “那行,今天这事儿我做主了。”

    杨玄道,“你们两家虽然明争暗斗了几百年,但也没什么不共戴天的血海深仇,只不过是两家人的好胜心而已。”

    “现在玩儿铸剑的人本来就很少,你们两家都有着几百年的铸剑传承,两家人应该团结才对,现在我宣布,这场比赛结果最终判定为…….平局!”

    徐林和徐蛮锤猛然瞪大了眼珠子。

    杨玄知道对方肯定要对自己感恩戴德,率先抬手制止了他们说下去。

    “古爷,你回头把我刚才教你的乱披风锤法,教给徐蛮锤,我希望将来看到你们两家共同繁荣,将铸剑这门技艺继续传承下去。”

    杨玄吩咐道。

    “是,我一会儿就把这套锤法交给徐家,并且,立刻和徐家签订盟约!”

    古爷坚定道。

    徐林也表示,愿意和古氏一脉结成联盟。

    杨玄深吸一口气,两家的矛盾算是调和了,只不过自己的事儿,还八字没一撇呢。

    “这位兄弟,你刚才问我剑炉的事儿,你对这个有兴趣?”

    徐蛮锤突然问。

    杨玄笑了笑,抱着试一试的态度,“你知道哪里有上品灵炉不?”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