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杨玄苏楠 > 章节目录 第289章 开炉
    约莫十来分钟后,一群雄性牲口这才面色潮红的重新回到看台。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你要不要去卫生间,我这里有卫生纸。”

    平头男冲杨玄热情道。

    杨玄连忙把屁股朝旁边挪了挪,强行挤出一个特别不自然的笑容,“不用不用,你自己留着用就好。”

    开炉大典之前有一系列繁琐的仪式和流程。

    焚香,祭拜祖先等等。

    每一项都是陈小醉亲自完成,难免做出一些弯腰,或者俯身的动作,让看台上的雄性牲口大饱眼福。

    为了维持现场秩序,陈龙泰直接派了陈家护卫把卫生间给封锁起来了,可把一群雄性牲口给憋坏了。

    “陈小姐,可以开炉了吗?”

    刘崇远迫不及待。

    陈小醉点点头,轻灵的走到会场正中央。

    哪里有一个约莫篮球场中圈那么大的圆形土坯,剑炉就被封存在下边。

    “等等。”

    这时候,看台上突然传来一个淡淡的声音。

    一袭白色西装的坤少从看台纵身跃下,一面往前走,一面冲刘崇远淡淡道,“你,给我滚一边儿去。”

    “凭什么!”

    刘崇远出身武道世家,自己也突破了武道宗师的境界,对坤少毫不畏惧。

    “这次考核,我是最后的优胜者,按照规矩……..”

    “谁说你是最后优胜者了?”

    坤少淡淡笑道,“我们杨家都还没有参加,你就是优胜者了?”

    坤少姓杨,单名一个坤字,说话的时候,嗓音有些嘶哑。

    说完后,又用一种极为贪婪的眼神,将陈小醉从上到下打量了一眼,玩味道,“陈小姐,你说是不是啊。”

    陈小醉似乎很厌恶眼前这人。

    微微皱了皱柳眉,“抱歉,考核已经结束,请你回到看台上去!”

    “听见没有,立刻离开这里!”

    刘崇远虽然潜心修炼武道,但也是个血气方刚的男人,看见陈小醉也得两腿发软。

    这么好一个表现机会,他自然不会错过。

    “就你这个垃圾,也陪和我说这样的话?”

    坤少冷眼看着刘崇远,“怎么着,怕了,不敢和我们比试?”

    “你放屁!”

    刘崇远一下怒了,“我知道你们家大业大,但这里是武道比武,你要是不服,我现在跟你单对单,让你一只手,你要是能碰到我一下就算我输!”

    “陈小姐,按照规则,我又继续接受挑战的权利,你在旁边等会儿,我先把这个扰乱秩序的人收拾了!”

    刘崇远愤愤道。

    旁边的陈小醉暗暗摇头叹息,这刘崇远功夫的确厉害,只不过从小到大一直潜心修炼武道,不问世事,在人情世故上还是太单纯了。

    三言两语就中了坤少的激将法。

    “呵呵,行,那我就我和你玩儿两把。”

    坤少呵呵一笑,“赵先生,该你现身了。”

    话音落下,突然从看台上掠下一道灰影。

    身法之快,肉眼只能见到一道残影,眨眼间便掠到坤少旁边。

    定睛一看,竟然是个身着灰布长衫的老者。

    “怎么会是他!”

    平头男惊呼一声。

    “嗯?你认识这人?”

    杨玄随口问道。

    平头男点头道,“青山集团的总裁,几年前来到山城,也是个武道者,但到了什么段位就不清楚了。”

    “刚来的时候,凭借一身功夫,很快站稳脚跟,后来又涉足商界,一心经商,退出武林,成为一个地地道道的商人,再没有过问江湖上的事。”

    “万万没想到,坤少竟然连他也笼络去了,还让他重出江湖,看来坤少家族要比想象中的雄厚,这下可有得看了。”

    关于灰袍老者的传说,整个山城人都知道。

    所以看台上惊讶的并不只有平头男一个,每个人都感到有些吃惊。

    “你不是已经退出江湖了吗?”

    刘崇远也认出了对方。

    灰袍老者笑了笑,“我们青山集团,已经并入了坤少的麾下,现在我只是坤少身边的一名护卫而已,废话少说,看你年纪轻轻,你要是主动退出,我今天可以不伤你。”

    “放屁!”

    刘崇远勃然大怒,最受不了别人的刺激,“废话少说,出招吧!”

    灰袍老者淡然笑道,“看在你是晚辈的份儿上,我让你三招。”

    “啊!”

    刘崇远本身就是个急性子,感觉自己受到了天大的屈辱,整个人都快气疯了。

    “去死吧!”

    一记刚猛凌厉的直拳,猛然朝着对方砸了过去。

    灰袍老者轻轻一闪,这一拳直接打空。

    接着,刘崇远反手又是两拳,青袍老者双手背在后背,脸上挂着笑容,每一拳都只是擦着他的衣衫滑过。

    “你………”

    三招过后,刘崇远脸色大变!

    他这三拳用尽了全力,可对方竟然云淡风轻躲过,这样的差距是他万万没有料到的。

    “你赢了,我退出!”

    刘崇远做出了最正确的选择。

    只是他刚准备离开,坤少突然冷冷道,“想走,没那么容易。”

    话音落下,青袍老者身形掠动,狠狠朝着刘崇远的胸膛拍出一掌。

    刘崇远连忙双手格挡。

    但这一掌看似绵软无力,实则藏着雄浑的暗劲。

    只听咔擦一声,一股力道顺着刘崇远七经八脉渗入,直接将他两只手臂的骨头震碎!

    啊——

    刘崇远两条胳膊软绵绵的耸拉着,痛苦的在地上发出嘶吼。

    “有谁还要出来挑战?”

    坤少朝着四周环视一眼,可哪还有人敢站出来。

    “陈小姐,请开炉吧,我也想看看,这尊传说中,陈家有史以来耗费最大心血的宝炉长什么样。”

    坤少冲着陈小醉玩味笑道。

    陈小醉虽然很气愤,但也没别的办法,坤少虽然嚣张跋扈,但刚才是刘崇远亲口答应接受挑战的,坤少也没有违规。

    只是陈小醉非常厌恶眼前这人,两家人的恩怨,要是细数起来,那就有得说了。

    不过按照规则,她依然只能选择开炉。

    走到圆形土坯前,用针扎破手指,挤出一滴鲜血滴入。

    只见那土坯,突然变成赤红色,并且轰隆隆的摇晃了起来。

    很快,土坯中间裂出一道缝隙,并且散发出一股极其刺鼻的血腥味。

    陈家人脸色大变,怎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片刻后,一道浓郁的血雾喷薄而出,四周血腥味更重,整个会场就像是泡在血缸子里一样,已经有人开始呕吐了。

    血雾散去,当看见出现在地面的东西时,所有人全都傻眼了。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