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杨玄苏楠 > 章节目录 第295章 冠军侯的邀请函
    “家主,这是坤少那边送来的邀请函!”

    这时候,一名陈家人拿着一个信封从外边走了进来。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邀请函?”

    陈龙泰连忙将信封撕开,看到信上写的字后,整个人面色一凝,冷汗唰一下就顺着脑门冒了出来。

    “爸,怎么了?”

    陈小醉连忙问。

    陈龙泰拿着信封的手剧烈颤抖着。

    陈小醉一把将信拿到手里,看清上边的内容后,只感觉双腿一软,向前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

    “怎么回事儿?”

    杨玄皱了皱眉,将信拿过来瞥了一眼,看到上边的内容后,嘴角顿时勾起一抹玩味。

    上边的内容,让陈家人今晚去市郊某个荒地,说冠军侯想亲自跟他们聊几句。

    其余陈家人听到冠军侯三个字,整个别墅顿时乱成一锅粥!

    冠军侯亲自出面!

    这下彻底完了!

    如果说得罪坤少,后续还有那么一丝机会的话,那么现在,陈家将再无一丝侥幸。

    万万没想到,冠军侯居然会亲自出面!

    “所有人听着!”

    陈龙泰强行让自己镇定下来,沉声道,“所有人立刻收拾行李,马上离开山城,跑得越远越好,永远也别回来。”

    “那家主你呢?”一人问道。

    陈龙泰长长叹息一口,“我是陈家家主,陈家延续几百年,眼看就要葬送在我手里,我必须留下,就算是死,也要给陈家挽回最后一丝尊严!”

    “家主,我们不走!”

    “我们愿和家主同生共死!”

    众人立刻表达了自己的决心。

    陈龙泰无比动容,为陈家有这样的子弟而感到骄傲。

    “好,既然这样,那今晚,我们就一起去面对冠军侯,要死,我们也死在一起!”

    “只不过,这件事是我们陈家的事,不能连累到别人!”

    一面说着,一面转过头,冲着鲁义管道,“鲁公子,今天我就不留你了,请鲁公子速速离开,不要淌这趟浑水。”

    鲁义管长长叹息一口,眼里满是无奈。

    “陈家主,告辞!”

    说完,转身离开。

    他虽然是个讲义气的人,但和陈家的关系,也还没有好到把自己的性命也搭进去。

    而且这次招惹到的是冠军侯,哪怕鲁义管再于心不忍,也只能咬牙离开。

    因为这件事一旦牵扯进去,不仅自己小命不保,整个鲁家都要跟着完蛋。

    陈龙泰长叹一口,又开口道,“这位小兄弟,今天你对陈家做的事……..”

    话说到一半,陈龙泰突然愣住,“刚才那位小兄弟呢?”

    他刚准备让杨玄也赶紧离开,却发现早已没了对方的踪影。

    “恐怕早就已经走了吧。”

    一名陈家人道,“大难临头各自飞,在面的危难的时候,每个人都是自私的。”

    陈小醉眼里闪过一抹失落。

    虽然她很理解杨玄在这个时候逃离,但依然感到有些小小的失望。

    “话也不能这样说。”

    陈龙泰道,“那位小兄弟与我陈家素不相识,今天为我们陈家做的事已经够多了。”

    “而且冠军侯的名讳,谁听了都会害怕,他选择离开也情有可原。”

    这时候,一名陈家人道,“家主,他好像没有走,刚我看见他跑到院子里去了,好像在打电话。”

    杨玄的确没有走。

    他只是在院子里接电话而已。

    是天影打来的。

    “启禀君候,我们接到一个去西域的任务,要从华夏国穿过。”

    杨玄之前跟天影她们打过招呼,但凡玄字軍进入华夏境内,都必须给自己说一声。

    毕竟玄字軍的性质,不属于任何国家,严格来说,任然属于雇佣兵。

    “行,只要战场别在华夏境内就行,你们这次过去多少人?”

    杨玄随口问了一句。

    “这次任务比较特殊,为了保险起见,我们七个首领同时出动,各率两千人,今晚在山城汇合,明天一早出发。”

    “啥?你们在哪儿汇合?”

    “山城,君候,有什么问题吗?”

    杨玄笑道,“我也在山城,正好,今晚你们随时听我号令。”

    挂断电话,杨玄对今晚越发期待,事情貌似变得越来越有意思了。

    陈家别墅正乱成一锅粥,杨玄突然笑着从花园走进大厅,“陈家主,今晚让我去会会那冠军侯。”

    这话一出,所有人立刻安静下来。

    陈小醉眼里闪过一抹喜色!

    自己没有看走眼,他没有逃跑,他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万万不可!”

    陈龙泰动容道,“兄弟你的情分我们陈家心领了,只不过我们绝不会牵扯到外人,还请小兄弟速速离开,这是我们陈家自己的事……..”

    “陈家主,您这话就说错了。”

    杨玄摆手笑道,“今天得罪坤少的是我,他最恨的肯定也是我,而且冠军侯那么厉害,就算我想跑,恐怕也没机会了。”

    “还不如这样,等会儿你们现在家里等着,我自己去跟那冠军侯好好聊两句。”

    “我也很好奇,那传说中的冠军侯到底长什么样子,如果陈家主真心想感谢我的话,就遂了我这个心愿吧。”

    陈龙泰张了张嘴,似乎想要说点儿什么。

    但又半晌没有说出话来。

    “唉,好吧!”

    陈龙泰只好叹息答应。

    因为杨玄说的句句在理,如果冠军侯铁了心想要对付他,根本就不可能跑得掉。

    很快到了约定时间。

    杨玄准备出门时,陈小醉无论如何也要跟着一起去。

    她已经认定杨玄了,就算是死,也要和杨玄死在一块儿。

    “你是我女人不?”杨玄问。

    “是,这辈子都是!”

    陈小醉坚定回答道。

    “行,既然是我女人,就得听我的话,今天我不是让你准备一些药材吗?”

    “你现在去把那些药材熬煮了,十五桶水熬成两桶,记住,那些药材的数量,还有种类,一点都不能出现差错。”

    陈小醉刚准备说话,杨玄突然沉声道,“做我的女人就得听话,快去,把东西准备好,在家等我回来!”

    说完,杨玄转过身,头也不回的走出陈家大门。

    距离市区,开车大概四十分钟车程的一处荒地。

    摆着一张红木茶几,和一张皮沙发。

    茶几上泡着上好的龙井,沙发上则坐着一个五十岁左右的西装男。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