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杨玄苏楠 > 章节目录 第314章 驴
    悦海茶楼。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哗哗哗——

    几个人在里边搓着麻将。

    “梅姐,你这项链这么粗,一定很贵吧!”

    一个穿着条纹格子衫的中年女人小心翼翼的问道。

    坐在她对面的,是个浑身挂满各种首饰,打扮得雍容华贵的女人。

    只不过她身上虽然一身名牌,挂满各种珠宝,但总给人一种格格不入的感觉。

    从后颈露出一截黝黑的皮肤,不难看出,这个女人并不是一开始就这么有钱的。

    “不贵,也就五万多。”

    珠宝女人挑眉道,“要说贵,还得是我这个宝,买成十二万。”

    “啥,十二万,这包能值这么多钱?看着也不像是金子做的啊。”

    几人惊讶道。

    珠宝女人轻蔑一笑,指着包包上的“lv”标志,“认识这是啥标志不?”

    几人盯着看了半晌,一人道,“驴?”

    “驴个屁啊!”

    珠宝女人嫌弃道,“这叫路易斯威登,外国名牌,懂不!”

    “路易斯威登?”

    一人疑惑道,“可是这只有两个拼音啊,怎么能读出这么多字儿来?”

    珠宝女人也被问懵了,随口道,“这是人家外国的拼音,外国人就是这么念的。”

    “噢噢,梅姐你真有见识。”

    几个牌友一脸羡慕的看着王春梅。

    就在两个星期以前,王春梅还只不过是个摆地摊的,平常在外边吃碗面剩下的汤都得打包的那种。

    可是这阵子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王春梅突然变得有钱起来,而且特别阔绰。

    问她原因,她说是自己中了彩票。

    众人对这个说法将信将疑,王春梅这人是出了名的铁公鸡,平常就连姨妈巾都恨不能洗干净重复使用,更别说花钱买彩票了。

    但人家的确变得有钱了,这是事实。

    这个时候,一名服务生过来倒水。

    王春梅正在兴致勃勃的炫耀着她身上的名牌。

    一面说着一面手舞足蹈,不小心打翻了服务生手里的水壶。

    里边的开水洒在服务生胳膊上,烫得服务生哇哇直叫。

    “哎呀!”

    王春梅也发出一声尖叫。

    “姐,没关系,是我自己不小心。”

    服务生连忙道。

    啪!

    却没想到,王春梅抬手就是一耳光,恶狠狠道,“你没关系?我还有关系呢!”

    一面说着,一面指着lv包包上的水渍,“你把我宝给弄脏了,怎么办!”

    服务生捂着脸,连忙道,“我帮你擦干净……..”

    “滚一边儿去!”

    王春梅怒道,“你以为这是你家几十块的破包啊,这可是lv,弄脏了就不能用了,你得赔偿我!”

    “这……这得要多少钱……..”

    服务生小心翼翼问道。

    王春梅冷哼道,“我这包十二万买的,你这么一烫,损失就大了,你给我拿三万块,这事儿我就当没发生。”

    “什么,三万块!”

    服务生急得眼泪一下就淌出来了,“姐,您这不是讹人嘛,啥包要那么多钱啊。”

    啪!

    王春梅又是一耳光甩上去,大声道,“你还敢顶嘴是不?多少钱可以去查,今天你要么赔我钱,要么我现在就报警,拿不出钱就让你去坐牢!”

    “姐,我错了,饶了我吧,我每个月工资只有两千五…….”

    服务生吓得噗通一声跪在地上,把头磕得砰砰作响。

    茶楼经理过来劝说,王春梅照样一耳光摔过去。

    “这轮得到你说话吗?你一个小小的茶楼经理,也敢管我的事儿?”

    “你知道我银行卡上有多少钱吗?就你这样的,我随便拿点钱出来就能砸死你!”

    茶楼经理见到对方一身名牌,也不敢招惹,只能赔着笑脸,“姐,他是刚来的,小孩子不懂事,您打人不计小人过,而且,就算你把他剐了,他也给不了那么多钱啊。”

    王春梅冷哼道,“最烦你们这些穷人了,连区区三万块都拿不出来,行了,老娘今天心情好,你让他跪下来,帮我把鞋舔干净,这事儿就算过去了。”

    说着,把脚向前伸去。

    服务生委屈得直掉眼泪,但没办法,只能咬着牙跪在地上,缓缓把头伸过去……

    “我还以为只有那些富二代喜欢让人舔鞋呢,没想到土鸡也喜欢。”

    这时候,旁边传来一个淡淡的声音。

    王春梅扭头一看,说话的是个相貌平平的年轻人。

    “你说谁土鸡呢,你有资格说我吗?就你那身地摊货,我衣服上随便扯块料子都够你穿一辈子了!”

    王春梅怒声道,“哪里来的臭小子,还敢骂我,你也跪下来,把我鞋舔干净,否则,小心我用钱砸死你!”

    杨玄并没有动怒,这种小人物也没资格引起他的情绪波动。

    只是他眼里闪过一抹可悲和同情。

    难道这就是人性吗?

    那些个富家子弟,公子哥大少爷,在外边飞扬跋扈,有时候也情有可原。

    毕竟这些人都是含着金钥匙长大的,从小被人宠坏了。

    可是眼前这个叫王春梅的女人,杨玄已经摸清了她的底细。

    出生在最底层的贫困山区,工作以后碌碌无为,后来被裁员,不得已靠摆地摊度日。

    就是个典型的,还在挣扎在温饱线上的小人物。

    可是,就在不久以前,她通过不正当的手段,突然获得一笔对她来说不菲的财富。

    这才多少时间,就已经变成这个样子了。

    “你个狗东西,再说一句!”

    周阿豹可不像杨玄想那么多,上前一步,瞪着对方怒声呵斥。

    “你又是从哪儿蹦出来的?”

    王春梅不屑道,“看你那穷酸样,竟然敢跟我这样说话,行,那我就大发慈悲,你也跪下来给我舔鞋,要是我高兴了,等会儿赏你几百块钱,就够你这种穷人吃俩月了……..”

    啪!

    周阿豹气得眼冒金星,一耳光甩了过去。

    王春梅尖叫一声,被打翻在地,可是嘴依然很硬,骂咧道,“好哇,你们这些穷人是要造反吗,知道我多有钱吗…….”

    嘭!

    周阿豹一脚踢在对方嘴巴上,要不是这女人还有用,当场就得活剐了!

    “给我带走!”

    周阿豹大手一挥,几名小弟迅速上前,直接把王春梅塞麻袋里,扛着就走。

    “都特么听好了,老子是龙泉周阿豹!”

    周阿豹怒声吼道。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