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杨玄苏楠 > 章节目录 第315章 带你去省城喝酒
    周阿豹在南江的名气,丝毫不亚于他老爸周阿虎。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以前也是个飞扬跋扈,心狠手辣的狠角色。

    直到遇见杨玄,性子这才慢慢变得沉稳起来。

    最近更是一头扎进训练当中,他本来就有底子,加上十分能吃苦,杨玄也偶尔特殊“照顾”他一下,让周阿虎很快成为这批特训精英中的翘楚。

    他手里掌管着一支五十人的精锐小队,这五十人,全都是训练中脱颖而出的精英。

    名字就叫做龙虎队,周阿豹就是他们的队长。

    他报出自己的名号,甚至都不用说威胁的话,茶楼的人就已经知道该怎么做了。

    这件事就当做没看见,坚决不能对外透露一个字,更别说报告城卫,除非他们不想活了。

    而他们也很清楚,王春梅这回恐怕凶多吉少。

    就算她真的中了彩票,那点小钱,在周阿豹眼里,连毛毛雨都算不上。

    “最近练得怎么样了?”

    杨玄坐在副驾,看着开车的周阿豹问道。

    有一阵子没见,周阿豹整个比以前黑了一些,结实了一些,整个人看起来沉稳很多。

    “还行,你教我的那些训练方法,我每天都在练,杨哥,你觉得我现在算什么水准了?”

    周阿豹问道。

    杨玄笑道,“我听小蛮说了,前两天你们和那帮人交战的时候,你表现非常出色,以一当十,已经很不错了。”

    周阿豹诚恳道,“可我还是觉得差点儿意思,打些小喽啰可以,但要碰上真正的高手,我恐怕都还不够看的。”

    杨玄赞许的点了点头,眼里闪过一抹欣慰。

    他最欣赏周阿豹的一点,就是这人特别实在,不论什么时候,都会很客观的看待自己。

    而且他也很有头脑,就比如他刚才说的这句话,其实就是在暗示杨玄,能不能再多教给他一些东西。

    “以你的体质和性格来看,你适合练一些外家拳,等这几天空了,我抽个时间,教你几套外家拳法。”

    杨玄点头道。

    周阿豹大喜过望,“那我先谢谢杨哥了!”

    驱车来到龙泉后山。

    这里有一间废弃仓库,是龙泉山上的“刑房”。

    王春梅被像条狗一样,从麻袋里抖了出来。

    光线很暗,散发着一股刺鼻的血腥味,地上满是干涸的血渍。

    王春梅惊恐道,“你们带我到这儿干嘛,是想要钱吗?你们放我走,要多少钱开个数。”

    “去你妈的!”

    周阿虎一脚蹬在对方肚子上,“让你说话了吗!”

    杨玄看着王春梅,淡淡道,“说说吧,你钱是从哪儿来的。”

    “我中了彩票。”

    王春梅连忙道,“有五百多万呢,你们要是放我走,我给你们五十万!”

    杨玄冷冷一笑,冲周阿豹示意了一下。ァ看书室ヤ~8~1~www.kan~shu~shi.com<首发、域名、请记住

    周阿虎单手一挥,立刻从旁边走来两个凶神恶煞的壮汉,手里拿这蘸了盐水黑色皮鞭,对着王春梅就是一顿猛抽。

    啊啊啊啊——

    王春梅皮开肉绽,发出一阵杀猪般的惨叫,“别打了,求求你们别打了。”

    杨玄这才抬手示意两名壮汉停手,看着王春梅冷冷道,“我没工夫和你绕弯子,从现在开始,我问什么,你回答什么,说错一个字,刴你一根手指头!”

    “我再问一次,你的钱是从哪儿来的!”

    “我真是中彩票…….你们干嘛……不要…….啊!”

    王春梅刚说了半句,旁边一名壮汉便把她手踩在地上,掏出匕首,二话不说,直接吧王春梅的一根小拇指给剁了下来。

    “我再问一次,你的钱是从哪儿来的。”

    杨玄平静的重复了一次。

    看着王春梅有些犹豫,旁边的大汉又要准备上手。

    “别,我说,我说,我什么都说!”

    王春梅实在受不了这种折磨,“前阵子,有人要我帮他办件事,我帮他办成了,他就给了我五百万。”

    “办的什么事?”

    杨玄平静问道。

    “那个人说,让我想办法把我一个叫做张华芳的老同事,带到省城,住进指定的酒店,配合工作人员,把她引到赌场里去。”

    王春梅此时已经不敢再说半句假话了。

    “那人是谁,叫什么名字,是干什么的。”

    杨玄又问。

    这和他之前预料的差不多,张华芳输钱,果然不是偶然。

    当初他听张华芳说了整个过程,就感觉这里边有古怪。

    后来又听苏楠说,张华芳这个老同事,是个摆地摊的,而且平时比较抠门。

    这样一来,事情就很不符合逻辑了。

    试问这么一个没钱,又抠门的人,怎么会平白无故邀请张华芳去省城玩,而且还住高档酒店。

    所以当时杨玄就已经确定,张华芳的这个老同事,绝对有问题。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那个人只是给我安排任务,但什么都没有说……..”

    眼看着锋利的匕首又要举起,王春梅连裤裆都吓湿了。

    “别别别…….让我想想,再让我想想!”

    “对了,我想起来了,那个人虽然什么都没有对我说,但他威胁我,让我别把这件事说出去的时候,提到了一个人,说这是省城雷东平大哥安排的事,我要是敢泄露出去的话,后果自负,但我从来没听说过雷东平这个人…….”

    “雷东平?”

    周阿豹皱了皱眉。

    杨玄问道,“你认识?”

    周阿豹道,“倒不算认识,但我听说过,省城道上有个叫雷东平的人,我想应该是他了。”

    “知道他在哪儿不?”

    杨玄问。

    周阿豹道,“省城有家叫做雷丁豪斯的酒吧,是他的场子,平常他应该就在那儿。”

    “行,我知道了,这边你处理一下。”

    说完杨玄就准备转身离开。

    “杨哥,你是要去找雷东平吗?”

    周阿豹道,“你可得多留个心眼儿,省城有个叫冬瓜的人,势力很大,雷东平是冬瓜的人,那帮人可不好对付。”

    杨玄笑道,“你觉得对我来说,还有不好对付的人吗?”

    说完拍了拍周阿豹的肩膀,然后离开。

    “小蛮,你帮我订四张去省城最近的机票,然后收拾一下,在机场等我,今晚我请你去省城喝酒去。”

    杨玄一面开着车,一面给龙小蛮打了个电话。

    然后把车开到云雀和海棠的住处,冲二女笑道,“你俩去收拾收拾,今晚带你俩去省城散散心。”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