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杨玄苏楠 > 章节目录 第329章 回礼
    杨玄今天特意过来说这些话,一是为了恶心那个姓杜的孙子。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另外就是想让张华芳以后彻底断了念头。

    她之所以现在天天把让苏楠和自己离婚的事挂在嘴边,就是因为苏楠还是干净的,依然可以重新嫁个豪门。

    杨玄想借着这个机会,彻底断了张华芳的念想。

    “你给我闭嘴!”

    张华芳怒火滔天,恨不能把杨玄给杀了。

    “杜公子,你别听他的,他这是在胡说八道!”

    “够了!”

    杜公子阴沉着脸,“三天之内,我要看到他俩的离婚证,人我带走,否则三千万别想了!”

    说罢,杜公子站起身气冲冲的拂袖而去。

    “杜公子您放心,三天之内,我一定把他俩得离婚证送到你面前!”

    张华芳见三千万又有了着落,这才长长松下一口气。

    然后扭头怒视着杨玄,恶狠狠道,“狗东西,我给你下最后通牒,以后有多远给我滚多远,今天的事以后再慢慢跟你算!”

    杨玄没有说话,只是一言不发的转身离开。

    并给守在楼下的周阿豹发了指令,“把那人给我绑了!”

    此时杨玄已经完全能够确定,杜公子突然开出三千万的价码要娶苏楠,背后必定有不可告人的目的。

    总之肯定不完全是冲着苏楠去的,否则刚才杨玄都把话说那么难听了,对方又不是傻子。

    龙泉山,废弃仓库。

    杜公子被五花大绑,嘴里塞了破抹布,像个土豆一样,被人从我一个麻布口袋里倒了出来。

    “你们想干嘛,知道我谁吗?知道这样做的后果是什么吗?”

    一人上前将他嘴里的破抹布扯掉,杜公子立刻开始骂咧起来。

    “你是在跟我说后果吗?”

    一个阴柔的声音响起。

    从暗处缓缓走出一人,身穿大红色双股背心,下身一条黑色肥大西裤,脚踩一双洁白旅游鞋,手持一把白纸折扇,折扇上边写着龙飞凤舞的三个大字:发大财。

    这份独特的品味,整个天底下,黄鼠狼独一份儿。

    “看你打扮得也算斯文,想必也是个有文化的人,怎么说话一点水准都没有呢?”

    黄鼠狼说话亲眼细语,像是在教育小朋友一样,“既然把你带到这里来,肯定有原因,这叫因果关系,至于你刚才说的后果,在逻辑上有点不通顺。”

    杜公子肺都快气炸了,根本听不懂这个神经病在说什么,怒声道,“我警告你,最好马上把我放了,否则后果不是你这种小毛贼能够承担得起的!”

    “说谁小毛贼呢?劳资是读书人!”

    黄鼠狼脸色开始变得不悦,他平时一向以文化人自居,最烦有人叫他小混混和小毛贼了。

    “放你娘的狗屁,你个臭要饭的,赶紧给劳资松开,知道我谁吗?你知道这样做的后果是什么吗?”

    杜公子态度很强硬。

    黄鼠狼怒火中烧,“我去你奶奶个腿儿!”

    狠狠一脚踢在杜公子脑袋上,然后抡起一根沾了盐水的皮鞭就是一顿猛抽。

    杜公子被打得哇哇惨叫,“别打了,别打了!”

    “我是小毛贼不?”

    “不是不是,您是读书人!”

    “操,听着,老子现在要训话,问你什么你就答什么,要是敢说半句谎话,老子把你蛋黄捏出来!”

    黄鼠狼恶狠狠道,“三千万娶苏小姐,你的目的是什么?”

    “我是真心喜欢苏小姐…….啊!”

    话没说完,黄鼠狼突然一刀扎在杜公子大腿上,“你再说一句假话试试?”

    “我说,我说,我全都说!”

    杜公子痛得脑门上全是汗珠子,此时他才意识到,这人根本就不是什么小毛贼,而是真敢要了他的命。

    “是郭少让我这么干的,我其实根本不认识什么苏楠,他只让我找到张华芳,说给她三千万,让他逼着苏小姐和她那个窝囊废丈夫离婚就行。”

    “等她离婚了以后,三千万肯定是不会给的,到时候让我白玩那个女的,我也不可能娶她。”

    “郭少是谁?”

    “郭云飞,省城的郭云飞!”

    “郭南山的儿子?”

    “是是是,就是他,他是我大哥,是他让我这么干的,如果我在这边出什么事儿,郭少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嗷——

    杜公子话没说完,腿上又狠狠挨了一刀。

    黄鼠狼将审问的内容,一五一十的给杨玄描述了一遍。

    “又是他?”

    杨玄皱了皱眉,心想这个叫郭云飞的人,为什么三番五次跟自己过意不去?

    而且经过这件事,他突然明白了,郭云飞肯定不是冲着张华芳去的,所有的一切,好像都是冲着自己而来。

    “你和郭云飞有过节?”

    仓库隔壁的一个小茶室,龙小蛮不解的问道。

    坐在这间小茶室里,能够清楚的听到外边审问的声音。

    杨玄自己也是一脸茫然,“我成天大门不出二门不进的,除了守着媳妇儿过日子,连南江都没出过几回,我跟那个叫郭云飞的人,有哪门子过节?”

    种种迹象都指明,郭云飞就是冲着自己来的。

    可杨玄始终也想不起,自己到底和郭云飞什么时候发生过矛盾。

    只是觉得这名字倒是挺熟的,但又想不起在哪里听见过。

    “这事儿不对劲。”

    周阿虎挠着头道,“你的身份,除了少数几个人以外,别人都只认为你是个开出租的。”

    “就算郭云飞想对付你,根本犯不着兜这么大个圈子,这点非常不符合逻辑。”

    杨玄自己也是一头雾水。

    周阿虎说的很有道理,在外人眼里,自己就是个开出租车的。

    郭云飞要是想对付自己,根本不需要绕那么大弯子。

    难不成,他已经知道自己真实身份?

    这就更不可能了,如果郭云飞知道自己是冠军侯,借他十万个胆子,他也不敢做出这些事来。

    “我倒有个提议。”

    龙小蛮突然道,“我们先不管郭云飞的动机是什么,三番五次的找茬,我们也得给他回个礼才行。”

    “回什么礼?”

    周阿虎疑惑道。

    龙小蛮双眸陡然间闪过一抹寒芒,“我们把这姓杜的人头给他送过去!”

    “这样一来,岂不是宣布和他们为敌了?”

    周阿虎连忙道,“凭我们现在的实力,根本不能和他们抗衡。”

    龙小蛮玩味道,“郭云飞做事藏头藏尾的,我们就假装不知道这事儿是他在背后指挥。”

    “既然他装糊涂,那我们也就陪他演戏,把姓杜的干掉,又没说针对他郭云飞。”

    “这叫投石问路,看看这姓杜的人头扔下去,能激起多大的水花来。”

    “同时,也算是给他提个醒,我们并不是什么软柿子,也不是他说捏就捏的!”

    “还有就是,郭云飞之所以藏头藏尾,只会在暗中使坏,说明他必定有什么顾忌,正好用姓杜的这颗人头,摸摸他的底细。”

    周阿虎沉吟一瞬,“行,就这么干,杨哥,你的意思呢?”

    杨玄点点头,“这倒是个好办法,我也特别想知道,这个叫郭云飞的人,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