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杨玄苏楠 > 章节目录 第342章 把欺负你的人写下来
    小火鸡一路把杨玄送到城中村门口。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她打扮很得体,穿着一袭清纯漂亮的裙子,与身后破败的建筑群形成鲜明对比。

    杨玄打开车门,刚准备上车,想了想,扭过头,冲小火鸡叹息道,“上车吧,找个地方坐会儿。”

    两人来到一家小酒馆。

    “会喝酒吗?”

    杨玄问。

    小火鸡笑道,“给人做小三,当然得会喝酒了。”

    不知道为什么,杨玄听到这话,心里边竟然感到有些酸楚。

    两人要了一打啤酒。

    “说说吧,我想听听你的故事。”

    杨玄给小火鸡倒上一杯啤酒。

    小火鸡笑了笑,“说完我的故事,你就得答应我。”

    “答应你什么?”

    “保护我,让我不再受到别人的欺负!”

    “嗯……..你说吧。”

    小火鸡说出了她的故事。

    她的童年并没有狗血剧情中的苦难,反而有个特别幸福的家庭,父母有着稳定的工作,把她视为掌上明珠。

    可以说她的童年是彩色的,每天生活像童话故事里的公主。

    但这一切,在她十二岁那年,统统成为了过去。

    有一天,一群穿着制服的人,突然闯入她家,拷走了她的父亲。

    后来她才知道,她家里优越的条件,是怎么得来的。

    由于涉案金额太大,且造成很大的社会影响,加上又是顶风作案,半年之后,她父亲吃了枪子儿。

    同一天,她郁郁寡欢的母亲,也从一幢大楼上跳了下去。

    那些曾经捧着她父亲,围着她父亲转悠的叔叔阿姨,瞬间变了一副嘴脸。

    把她视为瘟神,避而远之。

    祸不单行,父母出事后,她的爷爷,也是唯一的亲人,突然间病倒了。

    需要一笔昂贵的治疗费用,她挨家挨户,去求那些昔日捧着她父亲的亲人和叔叔阿姨。

    可得到的不是冷漠就是谩骂。

    一名“好心”的叔叔,曾经靠着他父亲,如今算是小有成就,点头答应可以帮她。

    不过条件是,当天晚上她必须留在那个叔叔家里,准确的说,是留在那个叔叔家的卧室。

    她永远忘不了那个晚上,无论她怎么挣扎,尖叫,求饶,全都无济于事。ァ看书室ヤ~8~1~www.kan~shu~shi.com<首发、域名、请记住

    第二天,那个叔叔,一脚把她从门里踹了出去,扔了五张钞票给她。

    她一个人行走在大街上,衣衫凌乱,血迹斑斑,没有一个人上来帮助她。

    有人认出了她的身份,向她吐口水,扔石头,说她是某某某的孽种,上梁不正下梁歪。

    也就是那天,她学会了坚强,因为爷爷还躺在医院里。

    她用自己仅存的尊严和价值,换取了一部分钱财,让爷爷保住一条性命。

    可却留下了后遗症,爷爷双目失明,肌肉萎缩,只能长期卧病在床。

    她开始出去打工挣钱,勉强维持着两人的生活,搬到了又脏又臭,房租最便宜的城中村。

    她不甘心这辈子就这样过下去,她很清楚,她一定不能放弃学业。

    靠打零工,无法同时支撑她的学业和爷爷的生活费,以及治疗费。

    她能靠的,只有自己的脸蛋,和那具已经彻底放弃了尊严和灵魂的躯体。

    “抱歉,我之前误会你了。”

    杨玄听完,端起一杯啤酒一饮而尽,心里边五味杂陈。

    同时她也能理解小火鸡,一个弱女子,遭遇如此变故,这个世界根本就没有给她第二个选择。

    所谓道德底线之类的东西,在生存面前,一文不值。

    “这张卡里有两百万。”

    杨玄掏出一张银行卡,放在桌上,“拿去给你爷爷治病,以后安心念书,不够再给我说。”

    “我不要你的钱。”

    小火鸡很意外的把银行卡推了回去。

    杨玄纳闷儿,“那你到底想让我做什么?”

    “我已经说了,我想让你保护我!”

    小火鸡的眼里闪过一抹愁苦,“我其实并不是一个物质的人,钱我已经攒了一些,足够维持我完成学业,和爷爷这两年的治疗费用。”

    “我只是希望,你能够保护我,让我安心的学习,再不要受到别人的欺负。”

    杨玄听着这话有些不对,问,“难道还有什么事儿?”

    小火鸡脸上满是说不出的哀愁,“其实如果只是为了钱,我在两年前就已经攒够了。”

    “当时我很天真,想的是我现在有了这些钱,就可以彻底改变以前的状况,踏踏实实的陪着爷爷生活。”

    “可是后来,我发现命运并没有打算那么轻易放过我,有很多人,知道我的身世,他们依旧用各种各样的方式,欺负我,占有我。”

    “我没有别的选择,只能一次又一次的选择服从和妥协,所有人都以为我是为了利益,才和教导主任好上的。”

    “其实,我恨透了他,但我没别的选择,如果我不服从他,他就会刁难我,甚至找借口开除我,还威胁我说要把我的事捅出去。”

    “这样的日子,我已经过够了,我只想踏踏实实的生活,可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欺负我!”

    小火鸡的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

    杨玄轻叹一口,“我就一个开出租的,你凭什么认为我能保护你?”

    小火鸡用纸巾擦了擦眼泪,抬起头,“那天我就在门外,你和教导主任的谈话内容,我都听见了。”

    “我很清楚教导主任,他后边的背景很不简单,但你却能轻易让他屈服,说明你肯定不仅仅是一个开出租的。”

    “但你的真实身份是什么,我不会去猜,更不会去问,我总感觉你和别人不一样,与其被那么多人欺负,还不如…….还不如…….”

    “还不如被我一个人欺负,至少我看上去没那么讨厌。”

    杨玄笑着帮小火鸡把她没有说出口的话说了出来。

    “你现在给我列个名单,把那些欺负你的人姓名,地址,统统都写上。”

    杨玄让服务生找来了纸和笔,笑道,“你是个心思缜密的女孩,凭你的头脑,这些资料你应该早就搜集了吧。”

    虽然接触时间不长,但杨玄却能看出,小火鸡的头脑可不一般。

    但这种不一般,却透着心酸,是这个残酷的社会,让这个柔弱的小姑娘,不得不聪明。

    小火鸡很熟练的,写了满满一页纸,咬着嘴唇道,“这些,都是欺负过我,或者正在欺负我的人!”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