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杨玄苏楠 > 章节目录 第394章 寿礼
    张鲲瞪着眼睛,冷笑道,“我要是真在战团检阅上看见你,我就把脑袋拧下来给你当凳子!”

    “好啊,那我等着……..”

    杨玄刚开口说话,旁边的苏楠再也忍不住了,大声道,“杨玄,你就不能少说几句!”

    看着苏楠愤怒和失望的表情,杨玄也就没有继续把话说完。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他能理解苏楠此时的心情。

    苏楠平时最讨厌别人说大话了。

    虽然杨玄并没有说大话,但这事儿也暂时没法给她证实,所以还是少说几句比较好。

    这个时候,主持人突然大声宣布,下面进行送寿礼的行为。

    台下宾客瞬间蠢蠢欲动起来。

    在大部分人眼里,这次宴席最重点的部分,就是送寿礼的行为。

    一方面,他们可以通过这样的方式,向张老太太送东西,趁机拉拢关系。

    另一方面,也是大家暗中较劲的环节,可以通过谁送的礼物贵重与否,来彰显自己的身份地位。

    “小航,赶紧把礼物准备好,一会儿抓紧时间,一定要在老太天面前露露脸!”

    陈丽芬自信的指着旁边的礼品盒子,道,“这次我可是大出血,这些东西可是花了我十几万!”

    孙航也是个很没见识的人,自豪道,“一会儿我们肯定大出风头,十几万的寿礼,亮出来还不得震惊全场?”

    陈丽芬冲着张华芳道,“你们准备了啥礼物,拿出来瞧瞧?”

    张华芳刚才听见陈丽芬,说准备了十几万的寿礼,一下就怂了。

    连忙冲杨玄道,“你准备的礼物呢?”

    杨玄指了指放在脚边的黑色塑料袋,“准备好了,在这儿呢。”

    “啥玩意儿,你打算拿这个当寿礼?”

    陈丽芬一看,是个黑色垃圾袋,顿时就傻眼了。

    “我说华芳啊,知道你们一家平时比较抠,可是也用不着这样啊!”

    “老太太可是滇南的名门望族,你们送个黑色垃圾袋是几个意思?”

    孙航更是哈哈大笑,“卧槽,笑死人了,还是第一次听说有人送寿礼送垃圾袋的。”

    张华芳的脸色阴沉到极点,她倒是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他们家准备的礼物,一定不可能超过陈丽芬她们家的。

    但万万没想到,这个窝囊废居然准备了一个黑色垃圾袋!

    “狗东西,这是怎么回事,让你准备礼物,你就准备个黑色垃圾袋吗!”

    张华芳怒声呵斥道。

    旁边的苏楠也皱了皱眉,冲杨玄埋怨道,“你不是说你能办好吗?没钱你可以找我要,你这样做也太丢人了。”

    杨玄笑着解释道,“我可没打算把垃圾袋当礼物送出去,礼物装在里边呢。”

    “呵呵,垃圾袋装的礼物,价值和垃圾袋有区别吗?”

    孙航指着黑色塑料袋,嘲讽道,“那你说说,里边装的是啥?”

    杨玄道,“我也不太清楚,还没看呢,但肯定差不到哪儿去。”

    杨玄的确不知道里边是什么东西。

    刚才那两个一星将官把东西送来以后,杨玄也没打开看过。

    但徐云龙准备的东西,再差也不会差到哪儿去。

    “哈哈哈哈,你是要笑死我吗?”

    孙航哈哈大笑,“自己准备的礼物,能不知道里边是啥?我看你是怕丢人不敢说吧!”

    陈丽芬冷声道,“真是丢死人了,行了,先别管他们,一会儿让咱的寿礼大出风头,要是能得到老太太的青睐,咱家可就发了!”

    很快,送寿礼环节正式开始。

    第一个送礼的男人,抱着一个礼品盒走上前,然后当着司仪的面打开。

    司仪拉长音调,高声宣布道,“七号桌,钟德刚先生,送金珠算盘一副,翡翠如意一对——”

    这话一出,陈丽芬和孙航还有王雪兰瞬间傻眼了,手腕一哆嗦,差点没把礼物摔在地上。

    进驻算盘,翡翠如意…….这……..这至少得上百万啊!

    “别紧张,这么多人,肯定偶尔有几个特别有钱的,再接着往下看。”

    孙航像是在给陈丽芬说话,又像是在自我安慰。

    接着第二个人走上台,司仪继续拉长音调宣布道:“九号桌唐艳梅女士,送元青花瓷瓶一个——”

    孙航和陈丽芬等人惊得张大嘴巴。

    只是元青花瓷这几个字,就已经足够震撼了。

    但孙航依旧咬牙道,“这只是例外,大部分人绝对不会送那么贵重的东西!”

    然而接下来,孙航的侥幸心理便彻底消散。

    随着一个又一个的送礼人上台,司仪报出的寿礼一个比一个贵重。

    就算是最差的,估计也得八九十万。

    这样一来,孙航手里的那包十几万的东西,瞬间就像是垃圾一样。

    司仪继续高声宣布,“下面有请,一百零八号桌,孙航先生上台!”

    孙航惊得满脑门全是汗珠,“这……这可怎么办啊!”

    陈丽芬和王雪兰也搓着衣角,急得像是热锅上的蚂蚁。

    “孙航,愣着干嘛,到你了,走,我带你一块儿上去。”

    这时候,张鹏笑盈盈的从旁边走来,拉着孙航朝台上走去。

    孙航无奈,只好跟着一起朝前。

    礼物拆开,司仪看到里边的东西,不由得皱了皱眉,然后用鄙夷的眼神扫了孙航一眼。

    好像意思是说,老太太过大寿,你就送这些垃圾?

    但按照流程,还是得大声宣布,司仪的语气也没有之前那么慷慨激昂。

    而是懒洋洋道,“一百零八号桌,孙航送的西洋参一支,次品玉镯子一对。”

    哗——

    这话一出,下边的人顿时发出嘲笑的声音,冲着孙航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张老太太是什么人啊,那可是张氏家族的实际掌权人,在滇南赫赫有名,身份贵不可言。

    有人居然给他送一支破西洋参,和一对残次品玉镯子?

    “喂,你是猴子请来逗逼的吧!”

    下边有人高声喊了一句,接着就是一阵哄笑。

    孙航脑门全是汗珠子,恨不能找个地缝钻下去。

    张老太太也表现得很不高兴,冲着张鹏埋怨道,“说了多少次了,我们交朋友要有选择性,怎么什么人都往这儿带。”

    张鹏也是一脸尴尬,万万没想到孙航会送这么垃圾的东西。

    “奶奶,你听我说。”

    张鹏走上前,冲着老太太耳语了几句。

    老太太听完后,猛一抬头,“噢?此话当真?”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