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都市不灭修罗 > 章节目录 第63章 毒伤发作
    “张婶,你干什么!”

    一处隐秘的地方,男子不满的甩开了张婶的手怒道。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啪!”

    谁知道张婶突然转身,狠狠给了男子一巴掌。

    男子被这一巴掌扇猛了,看着她疑惑道:“张……张婶,你这是为什么?”

    张婶有些心疼看着男子,不忍道:“林,你到底怎么了?孙家可是有名的古武世家,你为什么要杀孙菲菲。刚才要不是我出手拦着你,你早就被隐藏在暗处的孙家高手抓了。”

    “一旦你被抓住了,这些年所有的努力不都白费了。不单单是这样,就连你弟弟的身份也会暴露,将他置身危险之中。”

    “孙家三叔的身份,比你想象中的还要可怕许多,你最好离孙菲菲远些!”

    听到张婶说完这些,男子彻底冷下来,这一次自己要是真的动手。刚才如果失手被抓,后果绝对会比张婶说的还可怕。

    于是,男人低头认错道:“张婶,对不起。是我考虑不周了,我以后会注意的。”

    “唉!”

    张婶摇了摇头,道:“刚才我是真的气急了,希望你不要怪婶子打你,我也是为你好。”

    男子摇了摇头,冰冷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道:“张婶,当初要是没有你,我们林家就真的绝后了,我怎么会怪你呢?”

    张婶伸出手,溺爱的摸了摸男人的头。

    ……

    谢雨荨精神恍惚的回到家里,心里一直在想着林雷去了那里。刚打开门却惊讶的发现,被扣留的谢雨珊竟然回来了,只是她的精神状态却不怎么好。

    看着谢雨珊回来,她奇怪道:“雨珊你……”

    谁知一旁的李秀娥,先站来一脸激动道:“来,来,雨荨你可算回来了。你可真厉害啊?什么时候连孙家的人都认识了?”

    伸手向她介绍起来了一个在沙发上坐着穿着一身正装的男子,道:“这个是金陵楼的大堂经理李彬山,特意将雨珊给送回来了。”

    李彬山立刻站了起来,恭敬道:”谢小姐,发生在金陵楼的事情,我们实在是万分抱歉。要是知道您和孙小姐认识,就是给我们赵哥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对您大不敬。”

    “为了表示诚意,赵哥已经往你的公司打了一千万,稍后还会有工程和你合作。还有这位雨珊小姐,我们也并没有为难她,已经给送了回来,还请你不要责怪赵哥才好。”

    这……

    谢雨荨一脸疑惑的看着李彬山,这些都是看在林雷的面子上吗?

    那个孙菲菲果然对她有意思。

    这边的谢雨珊还没有说话,李秀娥倒是急忙上前一脸感激道:“多谢,多谢。替我家雨荨好好谢谢赵哥,有时间我们请赵哥好好吃顿饭答谢下,让我家雨荨和赵哥好好认识下。”

    谢雨荨分明从母亲眼中看到了某种暗示,看到母亲的这种眼神,谢雨荨不知道为什么,内心出现了深深地厌恶。

    怀疑自己在母亲的心里,是不是她的联姻工具。只要是个稍微有本事的人,就不管对方的秉性,变着法的撮合。

    “一定,一定。能和谢小姐吃饭,是我们赵哥的荣幸。”李彬山客气道。

    “哎呀呀!这孩子真会说话。”转身对着谢雨荨,道:“你这孩子真是的,站着半天了。怎么一句话也不说,还不赶紧谢谢李经理。”

    “谢谢。”

    谢雨荨随便敷衍了一句,便上楼了,今天过的实在是太累了,现在她做什么都没心情,自己只想好好静一会。

    “不敢,不敢。”李彬山双手直摆道:“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在送走李彬山后,谢雨珊一脸怒气的坐在那里,她觉得今天实在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不仅没有算计到谢雨荨,竟然还让她和孙家攀上关系。

    实在是太气人了!

    “雨珊,你看见林雷那个窝囊废了吗?今天一天都没见他了?”李秀娥奇怪道。

    平常那个窝囊废可是和谢雨荨形影不离的,今天这么晚了怎么还没见到他?

    这一天没骂他了,心里还真有些不舒服。

    不说林雷还好,一说林雷。谢雨珊更气了,今天所遇到的倒霉事全是拜他所赐。

    只见他拿起包,站了起来,怒道:“你管那个吃软饭的窝囊废干嘛!他死了,你家谢雨荨不就可以嫁入豪门,如你所愿了!”

    说完,直接怒气冲冲的离开了谢家,这里她是一刻都不愿意呆了!

    面对谢雨珊的暴怒,李秀娥不但没有生气,反而眼中一亮,低语道:“对啊,我管那个窝囊废干嘛,真希望他能死在外面。”

    二楼的房间里,谢雨荨躺在那里,心乱如麻。

    一直想着林雷,觉得的今天对林雷是不是有些过分了?

    虽然她的心里一直讨厌林雷,怨恨林雷。如果不是她毁了自己的世家联姻,恐怕自己现在会有不一样的生活。

    有时真的恨不得林雷可以离开自己,消失才好。这样自己就真的解放了,再也不用这么累,再也不用整天面对别人的冷嘲热讽。

    但是今天林雷真的走了,却让她又不免担心起来。

    “唉,也不知道他现在怎样了,他……他好像到现在一直都没吃饭,身上也没钱,不知道一个人在外面怎样?”

    谢雨荨仔细回忆了一下,今天在金陵楼他貌似很生气,一向很喜欢吃东西的他,在金陵楼面对那么多山珍海味他一口也没吃。林雷昨晚还在外面淋了一夜的雨,刚从医院出来会不会生病呢?

    越想谢雨荨的心里越担心,她终于忍不住坐了起来,拿起衣服,起身出门。

    对于林雷这个毁了她一生的男人,明明心中恨他恨的要死,可是她就是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还会在乎他?

    或许这些年,自己每次在外面应酬喝多酒回来,总会看到那个端着醒酒汤的男人,站在门口等她。

    半夜总是会起床,为她做碗高汤,为她补身体。知道自己的胃不好,那个每天太不亮,就起床跑到菜市场,和那些大爷大妈争抢新鲜的猪肚,为她煲汤。

    久而久之,或许连谢雨荨都不知道,自己已经依赖上那个吃软饭的窝囊废了。

    越想谢雨荨越担心林雷,开车的速度也不禁加快。

    赣江湿地公园。

    林雷坐在河边,看着波光粼粼的河面,思绪万千。

    想着今天发生的事,觉得自己是不是对谢雨荨有些凶了,才让她那么生气?

    我怎么可以就这样一走了之了呢?

    都是那个该死的孙菲菲,今天摆明了是故意整我,等找个机会一定好好教训她一顿才行。

    “哇!”

    忽然,林雷感到一阵心口痛,一口黑血吐了出来。

    他急忙坐下调息,片刻睁开了双眼,擦了擦嘴角的血迹,语气阴寒道:“毒伤发作了,实力又跌下许多。该死的!这次要是压不住毒性,恐怕就要沦为普通人了。”

    现在又没时间去药店,买中药材调理,这下要怎么办?

    就在林雷着急不已的时候,忽然他发了自己不远处的有一片碧绿碧绿的小草,在杂草中显得鹤立鸡群。

    这是一片化清草,没想到在这里能见到,实在是太幸运了,好在身为杀手的他,药理也是非常精通,要不然今天恐怕真的危险了。

    看着那片化清草,林雷二话不说,由于身体毒伤发作,使不上力气,无奈只能爬了过去。

    拔下一把化清草,也没有来得及处理,直接带着泥土往嘴里塞去。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