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都市不灭修罗 > 章节目录 第173章 高手中高手
    林雷坏坏一笑,有了主意,拉着白灵又回到了刚才的赌桌上。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大肚男和鞋拔子脸看到林雷又回来了,直接弃牌,把面前的所剩下的筹码,全都直接拿走,离开了这里。

    开什么玩笑,这小子实在太邪门了,如果在一直跟他赌下去,非把老婆输进去不可。

    林雷看着跑掉的两人,一脸无语,至于吗?看到我就跟看到狼来了似的。

    林雷拉着白灵从新坐到赌台,敲了敲桌子,对着女荷官微微一笑道:“美女人,人多了太慢,在说他们也全都跑了。要不咱俩来赌两把吧,看看谁的赌术更胜一筹?”

    “毕竟像我们这样高手中的高手,玩起来才有意思。”

    荷官除了派牌,同时也代表庄家,手上也肯定有着真功夫,既然赌客这样要求,那他也没有理由拒绝,只好同意,开始派牌。

    林雷的运气一如既往的烂,起手只是一张梅花小2。女荷官是一张方块老k,底牌是一张q。因为两人是对赌,庄家也可以叫牌,但是一想林雷之前的邪门,不禁稍稍犹豫了了一下,扔出了一万块筹码。

    林雷还是底牌看都不看,嘿嘿一笑随手一推:“梭哈。”

    “他妈,这家伙又梭哈!”

    “真搞不懂这家伙到底那来的底气,起手的牌小的可怜,竟然还把把梭哈,最邪门的是他还把把都赢!”

    “是啊!每次赌博的时候都看他都在那里搓牌,难道他还真是赌圣传人?会特异功能不成?”

    周围的看客们,纷纷对林雷指指点点,议论纷纷。和普通人赌算了,这次跟荷官赌竟然还来这招。

    要知道发牌荷官不像普通的赌客,这些人可是千挑万选出来的,不单单洗牌发牌的手法利索,赌术也是一流,不然赌场非得赔个底朝天。

    要说林雷把把梭哈,是一种魄力的表现,可以震慑住普通赌客的气势。但是面对女荷官仍旧直接梭哈的话,这简直也太装比了。

    况且,这可是实打实的上千万,明牌的那张牌那么小,底牌连看都不看,随手就抛出去梭哈,这人不是疯子,就是真有本事。

    白灵倒是完全一点也不担心林雷,毕竟她可是知道林雷不是普通人,怎么可能会输了。

    只是冲着林雷做了一个加油的姿势,林雷微微一笑,对着荷官道:“该你了。”

    女荷官倒是训练有素,表面上却不动声色,心里却是郁闷的要死,即使上千万,上亿的牌局他都见过,可就是没见过像林雷这样的玩法,这简直就是学电影里面的赌圣。

    拜托这是现实世界,有必要这样吗,这个漂亮女荷官人忍不住暗道,混蛋!这家伙实在太邪门了,连续梭哈三把都能赢,并且他那搓牌的手法也实在是有点门道,竟然没有丝毫看出他出千,难道他还真会特异功能?

    看了看林雷,最终还是选择了弃牌。

    林雷看着推过来的原版筹码,一脸不满意道:“继续。”

    第一把,林雷名牌拿的是一张8,荷官k,仍然下注一万,林雷老样子把筹码一推,继续梭哈。

    荷官继续弃牌,周围的看客们,都忍不住嘘声起来,有的甚至忍不住打起瞌睡,这样的赌博实在太没意思了。

    第二手林雷手里一张6,想都不想,直接苏梭哈,女荷官一张a,自问不敢和林雷赌,直接把牌扣了,弃牌。

    第四手,梭哈……

    弃牌……

    第八手,梭哈……

    弃牌……

    一直杀到第十把牌,林雷还没嫌钱少,那些围观的赌客们,倒是不耐烦起来,纷纷叫嚷道。

    “你们搞什么呢,会不会玩牌,把把弃牌,有意思吗!”

    “就是,你到底是不是荷官,怎么连赌都不敢赌,这样还让人家玩个毛啊!”

    “就是,他们这些荷官也就欺负欺负我们这些普通人,来个高手就软了,以后不来爆虎的赌场了,真他娘的没意思!”

    女荷官的脑门上已经出了很多的汗了,没想到这些赌客们竟然这么激进,输钱是小事,万一这些赌客们以后真的不来爆虎的赌场了。

    那损失生意可是大事了,她相信爆虎是不会放过她的。

    赌桌就是这样,一旦输了气势便彻底瘫了,再加上赌客们的起哄,越是着急越是走背字,把把不敢跟,也做不成大牌,眼看林雷的风头正旺,抬手连牌看都不看,直接梭哈,急的发牌的手都抖了。

    还好这第十把,给自己发了一张a,女荷官戴着发白的手套擦了擦汗,心里早叫把世界各地的神仙,掀了个边,心惊肉跳的掀起了底牌一脚。

    忽然看见的是一张黑桃老a,竟然是老a一对,看到这里心里不免松了一口气,整个人都有一种虚脱的感觉。

    嘴角微微一笑,总算来了把大牌,别看你长的帅,老娘这次也要把你赢个底朝天,最后让你赎身给我!

    女荷官拼命的掩饰着内心的狂喜,面色依然平淡的扔出了一万块筹码。林雷的名牌却是一张小2,微微一笑,把筹码全都推了出去。

    “梭哈!”

    哼!混蛋,就等你上钩了,看老娘怎么玩你。抬手直接把面前的筹码推了出去,大吼一声。

    “梭哈!”

    所有的看客,也全都精神一怔,总算来点有意思的了。

    可是还没等女荷官推出筹码,一只满是肌肉的手臂摁住了她。

    “泰哥,你这是?”

    女荷官抬头看去,是先前过来压场子那个肌肉男,不仅露出了疑惑的表情,泰哥对着她淡淡一笑:“你时间到了,该下班了。”

    女荷官着急道:“泰哥,我还……”只说出四个字,后面的话,便被他给冷冷的目光的吓了回去。

    泰哥冲着林雷笑笑说道:“不好意思,这局算我们弃牌,她这会下班了,不知道兄弟有没有兴趣玩点别的?”

    然后扭头对着那个女荷官说道:“收拾你的牌局,换衣服去,你可以回家休息了。”

    女荷官本来还以为自己今晚的表现的太烂了,被开除了,急的都要哭了。听了这话不禁一愣,因为在赌场上,只有高级荷官才能够拥有属于自己的专用牌具,自己离混到那种地步还差十万八千里呢。

    不过,干这一行的也都伶俐着呢,马上明白了话里的意思,立马收拾了剩下的纸牌连同筹码牌盒,所有的一切器具,低着头跟虎哥走了。

    周围的看客们都忍不住发出一阵哄笑,说什么的都有。反倒是林雷坏坏一笑,翘着二郎腿很是舒服靠在椅子上,看着他们,这件事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不过看样子火候还不够,必须加把劲才能引出大佬。

    呵……

    申屠家,这个有意思的家族,你们到底有什么秘密呢?

    林雷的心里也有自己的打算,如果这次真的可以引出申屠家高层,想必可以查到很多有用的信息。

    收拾好东西的女荷官跟着泰哥来到后厅,穿过走廊来到了一间房间,进到一间地下室,只见一个男的赤着身,爬在一个同样赤身的女人身上卖力的耸动着。

    女荷官一点也不敢抬头,低低的叫了声:“虎哥。”

    在女人身上耸动的那个男人,抬起了头,这人不是别人,正是保护。看着女荷官露出了垂涎的神色,不过还是恢复了冷静。

    保护从那个女人身上爬了,这才看清那女人的面目,正是何晓云。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