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都市不灭修罗 > 章节目录 第260章 抛硬币
    他先是拿出了一个小盆,那盆里装着一些透明而稠的东西也不知道是些什么东西。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华飞子也没跟林雷解释,直接用手将那些东西就在他身上涂抹了起来,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感觉一个男人对自己做出这些举动挺别扭的。

    当林雷的身上布满了那些不知名的东西之后,华飞子就打开了那个布包,那个包里面密密麻麻的全都是各种针,看的林雷直眼晕,头皮都跟着发麻,太你妈渗人了!

    之后,华飞子抽出了一根十五厘米长的银针,一下就扎在了他的后颈上,林雷抬头一看。

    我擦……这么长一根针,几乎全部都刺了进去,当时就一股刺痛传来,蔓延到了全身,随后就麻酥酥的,身体好像失去了知觉。

    当下第二根针的时候,林雷就已经完全没了感觉,就跟那针不是扎在他身上的一般。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林雷身上的银针越来越多,有长有短,有细又粗,这华飞子倒是手法高明,上下起手,在他们身上下针。

    不知道下了多少针的时候,华飞子的速度就慢了下来,至始至终,都没有再说上一句话。

    三叔和华儿就在旁边站着,目不转睛的看着华飞子在林雷身上不停的走针。

    只是华儿的目光看向林雷的目光,越来越怨恨……

    华飞子在行针的时候,会将真气灌注到银针之上,然后才将针扎在林雷的身体上,每一针都一丝不苟。

    尤其是下针到六十多针的时候,他的速度会越来越慢,有时候手里拿着针,足足停留半个小时,才将针扎在林雷身上。

    不知不觉中,天色已经黑了下来,现在的林雷身上已经扎了数之不尽的根根银针,而华飞子也似乎累的够呛,脑门上全都热汗,小药童华儿在一旁一直不停的给他擦汗,越到后面,华飞子的眉头蹙的越深,有时候会停下来,翻阅古书,才接着在林雷的身上下针。

    林雷的痛觉在第一根针下去之后,就完全感觉不到了,时间变的无比漫长,每一分钟都是煎熬,不知不觉中困意袭来,林雷一倒头就睡了过去,这一觉睡了不知道多久,外面已经天光大亮,林雷抬头一看,发现身上竟然还插着银针,三叔和小药童不知道去了那里,屋里只剩下了华飞子,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林雷感觉他好像多了几根白发。

    同时林雷也不禁惊叹道:“这都过了一夜了,竟然还没有扎完!”

    “不,已经过了七天了。”华飞子淡淡开口道。

    “什么!”

    林雷更觉得惊讶,自己一觉竟然睡了七天,而华飞子难道为自己治疗,已经七天七夜没有合眼了?

    这时林雷才向华飞子看去,此刻的他身子看上去都有些摇摇欲坠,看来动用这梅花一百零八针独门绝招,还真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

    这时候,只见华飞子脸色凝重的从布包里面拿着一根足有三十厘米厘米长的银针,自言自语道:“这是梅花一百零八针的最后一针了,能不能让你的丹田和经脉恢复以前的实力,就看着这一针,只是这最后应该扎在那里呢?”

    华飞子对着林雷的眉头指了一下子,拧着眉头凝重道:“要不然这一针就扎在眉中穴,这样比较保守些,丹田、静脉应该恢复的更快些……”

    说着正要的扎的时候,忽然停了下来,摇了摇头低语道:“不妥,我觉得这最后一针还是应该扎在天池穴上大有益处,天池穴乃是奇经八脉必走之重穴,打通之后,对他以后的修炼大有好处,要不就这里吧……”

    就在他要下针的时候,谁知道犹豫了,自言自语道:“不行,不行,还是觉得眉中穴比较保守,要不那里?可要是天池穴行的话,那就实在是太可惜了。”

    不知道的还以为这华飞子有双重人格呢,一个人在那里对话。

    而林雷更是急得心里直叫我滴个神啊!

    这最后一针你老倒是扎啊,前面的一百零七针都扎完了,爷们也就差这最后一针了,早死早脱生,墨迹半天了,搞得我很难受的。

    但是这些医术方面的东西林雷也不懂,只能老实实的在那里乖乖的听着,神情十分激动,等待着他的最后决断,赶紧下针。ァ看书室ヤ~8~1~www.kan~shu~shi.com<首发、域名、请记住

    就为了这最后一针到底是扎在眉中穴还是天池穴的问题上,华飞子他纠结了两个多小时都没有个结果,急的林雷都出了一脑门汗。

    不过这脑门出的只是热汗,华飞子下面做的举动却让林雷出了一身的冷汗。

    只见华飞子纠结了半天,还是没有任何结果,最后他做出了一个非常伟大的举动,说是要看天意让在那里下针。

    林雷还以为他所说的“天意”是什么高深莫测的医学,结果华飞子竟然向后退了一步,拿出了一枚硬币,他要抛硬币决定生死。

    我擦!

    林雷那叫一个欲哭无泪啊!

    虽然平常自己很不要脸,但总的来说也是一条鲜活的人命,你好歹是一代神医,怎么可以用抛硬币来决定治疗呢?

    我这可是看生死,你丫的给我抛硬币,和我闹着玩呢?

    你这随便一下子我就可能挂掉了,能不能正经一点儿,实在不行在看看古书去,也比这抛硬币靠谱啊。

    那啥,我愿意等呢。

    可惜华飞子完全不理会林雷心中的呐喊,最终的结果,硬币停在正面。

    “好!就你了!”

    说着,华飞子就直接拿着那根三十厘米长的银针就朝着林雷走了过来。

    林雷看见着华飞子真要动手,连忙笑着尊敬道:“那啥,华神医……这最后一针你要不要在慎重考虑一下?晚辈觉得这一百零八针并非等闲的医术,一旦出现了一丝的差错,我不光救不活,还有可能当即挂掉,我还是处男,不想死啊……”

    华飞子当即一瞪眼,不爽道:“你这小子!这是对我的医术质疑!”

    林雷尴尬的一笑,急忙解释道:“那敢啊!这人世间想必再也没有逼华神医医术高超之人,只是我实在不想死,有很重的事情要做,你老能不能在仔细考虑一下,下这最后一针呢?”

    “考虑什么?没看见刚才我考虑了半天,也没有想出个结果!这最后一针是天意,天意不可违,知道吗!”说着,华飞子手中的三十厘米银针就举了起来,一下子就扎在了林雷的天池上。

    林雷还没来及说话,就眼睁睁的看着那根三十厘米的大银针扎进了他的身体里面。

    起初林雷还以为这一针跟前面那些针一样,不会有一点疼痛感,可是这一针扎下去之后,顿时疼的他浑身抽搐,口吐白沫,钻心刺骨般的疼痛,让他这个顶尖杀手,当即就发出了一声惨嚎,脑袋嗡嗡作响,眼前一黑,就昏死了过去。

    林雷心中那个恨啊,这次真的是被华飞子那个不男不女的家伙搞死了,第一眼见他的时候,感觉印象很不错的,完全是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样,没想到他这么不靠谱,还玩抛硬币,高人形象瞬间一落千丈。

    在昏死过去的最后一刻,林雷脑子里还在想,他到底是不是真的要死了,还有那么多事情没有做,怎么就死在了这里,早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当初就不来这里了,用生命最后的两周做些有意义的事情,我还是处男呢……

    </div>